7一颗佛牙引起的风波


一颗佛牙引起的风波

陈义宪


    在1998年迎佛牙事件中,佛光山似乎出尽了风头,他们从筹备、出发、迎迓及回归,都制造了不少新闻,不但台湾各家的报纸皆有大篇幅连续性的报导,甚至连美国和大陆的华文报纸,也都大量的刊登。不但台湾政界有很多要人参加,而且也有几万的民众参与这次的「迎佛牙」活动。但这次的活动不但引发了政教应否分离的争论,也引发了「佛牙」是真是假的论争。


    佛光山在这次的活动中,不但为八架华航飞机举行了洒净礼,也到华航大园空难现埸洒净,为当地住户祈安祝福,消灾解厄,也为罹难者举行超荐。(注一)


    在这次的迎佛牙活动中,在表面上似乎很热闹,但却是在多方的责难及争论中度过,也看见不只是两岸政治界在暗中较劲,也看见佛教界本身,在明里彼此攻击。


    第一、我们看见大陆「中国佛教协会」的抵制,质疑「佛光山佛牙」的真实性,也看到佛光山的全力反击。另外真佛宗的卢胜彦活佛也否定「佛光山佛牙」的真实性。明白的表示,那颗「佛光山佛牙」是贡噶多杰的牙齿。


    第二、在政治上外传北京的抵制,使泰国原定参加的政要,几乎全部缺席;而台湾的政要,则几乎是倾巢而出。


    第三、星云法师在这次的迎佛事件中,三次指明慈济的缺席,也藉这机会,把原属宗教团体的「慈济」,定位在「民间社团」中(注二),但佛光山自己的「功德会」又是什么?


    第四、台湾的佛教界组织,只看见「台北巿佛教会」参加,其他的组织像「中国佛教会」、「世界佛教僧伽会」、「世界佛教华僧会」,以及其他各县巿的佛教会皆未参加,像佛教的两个最大团体「慈济」和「真佛宗」也都缺席。在这次的「迎佛牙」活动中,虽有卅二山头的长老出席,但却有更多山头的长老缺席。佛教本身的内斗都和平不了,怎能靠着一颗「佛牙」,就能促进世界的和平?


    事实上,在这次的佛牙风波中,对佛教来说,尚有更大的冲击﹕一方面不但曝露出台湾佛教界和中国佛教界,在佛学研究上的疏忽,给人的感受是,他们不重视佛经。第二方面,显露出佛经中伪经的充斥。像这次「迎佛牙」活动中常被提到的《大般涅盘经》实际上有三本,而且第二本还有三个差异很大的译本,它们却都是十足的伪经。第三方面,曝露了佛教在处理他人质疑,以及佛法的活动中,有很多的致命伤。


7一颗佛牙引起的风波 佛学究竟

(斯里兰卡康提佛牙节)


    一、佛牙不该鉴定真假吗?


    在这次迎迓「释迦牟尼佛牙」的事件中,最引人注意的问题是,这颗「佛光山的佛牙」是真﹖是假﹖关于「佛光山佛牙」的真假问题,不但大陆的「中国佛教协会」负责人的质疑,连自诩是「佛法第一」的真佛宗的卢胜彦活佛也质疑;有些研究佛学的学者,如江灿腾教授,瞿海源教授也在质疑。尚有更多的读者也质疑。


      <一>、佛光山佛牙真假之辩论


    在这次迎佛牙的活动中,很让人注意的一件事,是大陆的「中国佛教协会」的负责人,突然透过官方新华社,否认这枚「佛光山佛牙」的真实性,宣称不知是从何而来。他说:


    「根据《大般涅盘经》记载,释迦牟尼涅盘后,留有四枚佛牙,一枚被帝释请往天上供养,一枚被捷疾罗刹请走(笔者按:应是二枚),其余二枚留在人间。一枚现在斯里兰卡佛牙塔供奉,被称为『锡兰佛牙』;一枚现在北京佛牙塔供奉﹐被称为『法献佛牙』。在西藏地区从来没有释迦牟尼佛牙的文字记载和说法,历代的达赖和班禅,从来没有谈及在西藏有佛牙之事,这第三枚佛牙不知从何而来?」(注三)


    不只是大陆的「中国佛教协会」负责人,认为「佛光山的佛牙」是假的,连自诩「佛法第一」的卢胜彦活佛,也认为「佛光山佛牙」是假的。他说﹕


    「我们所知道佛牙的来历,就是这么多,现在泰国大理石寺迎来的佛牙,是何根据﹖恕我们不知道,当然他们一定有他们一套说法。(注明﹕星云大师迎来的佛牙,是西藏人页噶多杰所送。由印度到尼泊尔,由尼泊尔到泰国,此佛牙没有根据,也没有文献。)」(注四)


    卢胜彦活佛在「妈妈佛牙」一文中,甚至指明「佛光山佛牙」,是贡噶多杰在牙医处拔下自己的牙齿后,送给星云法师的。

他说﹕


    「达赖喇嘛在日本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问﹕『在西藏,有释迦牟尼的佛牙吗﹖』

    达赖回答﹕『根据文献,世上有根据的佛牙只有两颗,一颗是锡兰佛牙,另一颗是法献佛牙在中国,西藏未有佛牙之说,这个嘛,要回去研究研究。』

    现在我们知道,星云大师从『页噶多杰』迎回的佛牙,是完全没有根据的也完全没有文献的,无论星云如何巧辩,无论如何去编造,无论如何去自圆其说,没有就是没有,有就是有。

    星云说﹕

    『毁谤佛牙,是有罪孽的。』

    『这是恐吓!』

    我说﹕『锡兰佛牙,我们不会去讲;法献佛牙,我们也不会去讲,我们不但不讲,还会恭敬顶礼呢!只有你星云大师迎回的假牙,大家才会讲。』

    星云大师说﹕『这么美好的事情,还管什么真伪呢﹖』

    (哇!这是什么话!)

    现在我们真佛宗的文献上,将会如此记载下来,目前世界上的佛牙有四﹕

    一、锡兰佛牙(佛陀的)

    二、法献佛牙(佛陀的)

    三、妈妈佛牙(卢胜彦活佛的母亲的)

    四、星云假牙。(贡噶多杰的)『贡噶多杰』在牙医处拔牙后,送给星云法师的。」(注五)


    「中国佛教学会」的负责人,他会提质疑,其考虑有二,第一,因「香港佛教联合会」准备趁香港回归一周年,向「中国佛教协会」商借「中国佛牙」,到香港展览一星期。(注六)「中国佛教协会」怕「佛光山佛牙」的先行曝光,减弱了「中国佛牙」的光彩;但他对佛牙史认识不足,以为在斯里兰卡之外,只有一佛牙是真的,那就是「中国佛牙」。虽然「中国佛教协会」的负责人,讲错了佛理,但他的质疑不是没有道理,如果真的有释迦牟尼的佛牙在西藏存在过,按理,历代的达赖和班禅一定知道,也一定会谈及的。但佛光山的反应,则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将大陆「中国佛教协会」一军,反而质疑大陆又怎能证明其「佛牙」就是真的﹖佛光山满净法师针对大陆的说法表示﹕


    「那是因为对佛经的解读不同,依大陆引用的《大般涅

    盘经》中记载,佛陀入灭后,留下四颗佛牙,除一在北

    京,一在斯里兰卡,一在天上外,还有一颗在『龙宫』

    。『龙宫』指的是印度南部龙族所居之处,第三颗佛牙

    在龙族持有后,流传至那难陀寺,后再传入西藏,这些

    在佛学上都是可考的。」(注七)


    佛光山佛牙文献研究负责人也是佛光山文化学院院长的依空法师指出﹕


    「北京、斯里兰卡的佛牙真伪,也是莫衷一是。斯里兰

    卡流传二种版本,一说在葡萄牙人入侵时,真的被毁坏

    ,假的被供奉着;也有说,毁坏的是假的。北京佛牙是

    在地窟里挖出来的,上面写着某某法师供养的佛牙,又

    如何去辨别真伪﹖」(注八)


    而担任恭迎佛牙代表团团长的总统府资政吴伯雄,在八日表示﹕


    「中共宣称我方正迎接的第三颗佛牙『并不存在』,那

    么中共是否能证明,在北京的佛牙一定是真的。」(注九)


    以下是星云法师的反应﹕


    「根据佛经的记载,佛陀有四十颗牙齿,火化后,留下四颗牙齿未毁,玉帝取走一颗,(笔者按:应加上被捷疾罗刹盗走二颗)留存在忉利天,遗留在人间的佛牙舍利只有三颗,之一在中国北京的灵光寺招仙塔,之二在里斯兰卡坎底巿的马拉葛瓦寺,第三颗正是即将从印度经泰国迎回的这颗舍利。」(注十)


    「第三颗佛牙有十二位西藏仁波切的联名保证,若如此

    还不能相信,请问江灿腾是否有足够推翻十二名仁波切

    联名保证的证据。」(注十一)


    「对宗教或迷信妄发批评的人,他欢迎大家来辩论,但

    对于佛牙舍利的真伪,根本就不需辩论,你信就是真,

    不信就是假。」(注十二)


    星云大师指出﹕世间到底有多少颗佛牙,在佛教文献的

    记载仍是个谜,释迦牟尼佛在世时牙齿有四十颗,佛陀

    涅盘后,全身碎为细小舍利,到底有多少颗佛牙莫衷一

    是,有人说是三颗,也有人说是四颗,但从未听过五颗

    的传说。」(注十三)


    读了星云法师的话,使我觉得很讶异,因为佛牙的真假,怎能说「你信是真,不信就是假」呢﹖佛牙的本质就像钻石一样,真就是真,假就是假。如果佛牙是真,不管别人再怎么否定,它还是真,如果佛牙是假,再怎么信也是假的。这就像有一女人,她的男朋友送给她一颗假钻石,这女人以为它是真的,这颗钻石不管真假,对她来说,是有很深的感情和意义,但不管她怎么信,对别人来说,它还是一颗假钻石。


    另外,释迦牟尼佛死后到底留下几颗佛牙在世上,若按第三本《般若涅盘经》的说法,应是四颗,如果这四颗包括被请走的和被盗走的都加在一起,应是只剩下一颗,如果不包括在一起,应是还有四颗,怎会莫衷一是﹖


   「佛光山的佛牙」,是真是假,最大的两个症结是﹕第一、释迦牟尼荼毘后有没有下佛牙﹖第二、释迦牟尼到底留下了多少佛牙。如果这两个主要的症结若没有弄清楚,上述的争论,可以说完全失去了意义。


      1、释迦牟尼有无留下佛牙﹖


    释迦牟尼在荼毘后,有没有留下佛牙﹖这是很重要的症结,如果有,这些争论也才有意义,如果没有,这些争论就变成虚空,而佛光山号召几万人去迎佛牙,就变成了「大人在玩家家酒」了。


    从笔者所收集到的资料,发现,在佛经中有三部经都叫做《大般涅盘经》,而且第二本的《大般涅盘经》更有三个译本。第一本是记在《大正新修大藏经》第一册中,第二本是记在《大正新修大藏经》第十二册中,这本经有三个译本,第三本经也是记在《大正新修大藏经》第十二册中,笔者把这三经的名称、译本及译者,简列于下﹕


    第一本经﹕


    东晋法显所译《大般涅盘经》「三卷」(注十四)


    第二本经﹕(共有三个译本)


    1.北凉天竺三藏昙无识译《大般涅盘经》「四十卷」(

      注十五)

    2.宋代沙门慧严等依泥洹经加之《大般涅盘经》「三十

      六卷」(注十六)

    3.东晋平阳沙门法显译《佛说大般泥洹经》「六卷」(

      注十七)


    第三本经﹕


    大唐南海波凌国沙门若那跋陀罗译《大般涅盘经》「后

    分卷上下」(注十八)


    虽然这三本经都称为《大般涅盘经》,都是在记载释迦牟尼怎样般涅盘的经典,但事实上,在第二本经中,不但未记载有关释迦牟尼死后怎样被荼毘(即火化),也未说明是否留有佛牙﹖。而在第一本《大般涅盘经》中,也只是记载释迦牟尼怎样被火化,但也没有提及释迦牟尼留有佛牙;只有在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后分卷上下」中才表明释迦牟尼荼毘后留有四颗佛牙。


    事实上,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后分卷上下」是十足伪经,它所陈述的细节,不但和第一本《大般涅盘经》有很大的出入,而且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也是较后期的经典,属于大乘时期的产物,因之,按理来推测,释迦牟尼死后应未留下佛牙的。因为这是一件重大的事,若释迦牟尼死后有佛牙留下,按理在第一本《大般涅盘经》中应会记录,而其他的佛经也会记载,既然未记录这件事,就表示根本没有这件事。


    虽然在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中表示有留下佛牙,但这一本经却是一本十足的「伪佛经」,笔者会在后文中详细论述。而且第三本《大般涅盘经》也显示是出于两人的手,其经的内容也有自相矛盾的地方,笔者也会在下文详述。


    2、释迦牟尼留下多少佛牙﹖


    释迦牟尼荼毘后,有没有留下佛牙﹖到底留下了多少佛牙﹖是这次「迎佛牙」活动中的争执的焦点,为便于讨论,笔者先把第三本《大般涅盘经》中的记载,引述于下﹕


        「尔时帝释持七宝瓶及供养具至荼毘所,其火一时

    自然灭尽。帝释即开如来棺欲请佛牙。楼逗即问﹕『汝

    何为耶﹖』答言﹕『欲请佛牙还天供养。』楼逗言﹕『

    莫辄自取』可待大众尔乃共分。释言﹕『佛先与我一牙

    舍利,是以我来火即自灭。』帝释说是语已,即开宝棺

    于佛口中右畔上颔取牙舍利,即还天上起塔供养。尔时

    ,有二捷疾罗刹隐身随释,众皆不见,盗取一双佛牙舍

    利,尔时城内一切士女、一切大众,即一时来欲争舍利

    。﹍﹍尔时,世尊大悲力故,碎金刚体成末舍利,惟留

    四牙不可沮坏。尔时大众即见舍利复重悲哀,以其所持

    流泪供养。」(注十九)


    从以上的记载,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的先后次序﹕


    第一、帝释天来开棺,于佛口中右畔上颔取一颗「牙舍利」,回天起塔供养。

    第二、有二捷疾罗刹隐身跟随帝释,众皆未见,来盗取一双佛牙。

    第三、城内一切士女及一切大众,一时要来争取舍利。

    第四、释迦牟尼以其大悲力碎其金刚体成末舍利,只留下四牙不可沮坏。

    第五、大众看见舍利所以再度的悲哀,以其所持的(佛舍利),流泪供养。


    若这五个次序没有错,则根据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的记载,释迦牟尼一共留下了「七颗」「佛牙」,不是「四颗」,这是很明显的记述。「中国佛教协会」的负责人,把它解为「四颗」是错误的。他还有以下的两个错误。


      <1>、捷疾罗刹盗走几颗佛牙﹖


    「中国佛教协会」的负责人,在上述的谈话中,说明释迦牟尼荼毘后留下了四枚佛牙,其中的一颗被帝释请往天上供养,一枚被捷疾罗刹请走,其余二枚留在人间。这种说法是错的,捷疾罗刹所盗走的是「一双」佛牙,不是「一颗」,因为第三本《大般涅盘经》明明是这么说﹕


    「尔时,有二捷疾罗刹隐身随释,众皆不见,盗取『一双』佛牙舍利。」(注二十)


      <2>、捷疾罗刹是盗走非请走


    「中国佛教协会」的负责人说﹕「一枚被捷疾罗刹请走」,这种说法是不对的,因为只有在别人同意的情形下拿走的,才可以说是「请走」,若在别人不同意,或不知的情形下「拿走」的,不能说是「请走」,应是「盗走」。因之「中国佛教协会」的负责人明显的说错了话。


    这位「中国佛教协会」的负责人不知道是谁,但他能坐上这个位置,应是万中选一的,按理,他应是对佛学有相当研究的人。但没想到他的佛学根底竟会这么差,真是出人意外。他既然能说出佛牙的出处,是根据《大般涅盘经》,这本经也没有几页,他竟然会看不懂释迦牟尼留下多少佛牙,看不出捷疾罗刹盗走的是「一颗」或「一双」佛牙,也看不清捷疾罗刹是「请走」佛牙的,还是「盗走」的。


    关于释迦牟尼荼毘后,在世上有没有留下佛牙,按莲生活佛卢胜彦的说法,他指出,如果按《观虚空藏菩萨经》的记载,(注廿一)应是没有,他认为四颗都被帝释天天主拿回忉利天了。


    「佛陀荼毘后,全身化为细粒的舍利,唯留下四颗牙齿

    不坏,天上的帝释天主,取四颗佛牙,马上回到天上,

    建佛牙塔供奉,所以释迦牟尼的四牙,就在忉利天宫之

    北方。(观虚空藏菩萨经)。」(注廿二)


    莲生活佛卢胜彦的这一段话,应是说错了,因为按《观虚空藏菩萨经》的记载,也只是这样说﹕


    「天上四塔者,忉利天城东照明园中有佛发塔;忉利天城南**园中有佛衣塔;忉利天城西欢喜园中有佛钵塔*;忉利天城北驾御园中有佛牙塔。」(注廿三.**计算机中无此字)


    按这段经文,也只是说在忉利天的城北驾御园中有佛牙塔,并没有像莲生活佛所说的﹕「天上的帝释天主,取四颗佛牙,马上回到天上建佛牙塔供奉,所以释迦牟尼的四牙,就在忉利天宫之北方。」因之,莲生活佛的这一段说法,应是说错了,是他自己误解了经意所致。而且释迦牟尼荼毘后所留下的佛牙,是「七颗」,也不是四颗。但他在「妈妈佛牙」一文中的记载,却似又承认「锡兰的佛牙」和「法献佛牙」是真的。他自己对佛牙的认定,似乎尚未有很清楚的概念。


    就因为在这些《大般涅盘经》中,只有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记有「佛牙」,也因此,释迦牟尼在荼毘后,留下多少佛牙的事,大家就只根据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所记。但如果我们仔细研读佛经,就会发现尚有一佛经也记载了释迦牟尼死后只留下一颗佛的「上牙」,当香姓婆罗门在分佛舍利时,把这颗佛牙别置一面,然后遣使者送给阿阇世王。(大正十二P.1014)为何这些大法师都没有读到?


    这一次佛光山的迎佛牙活动,对佛教来说是一件大事,报纸上陆陆续续有很多的报导,大家也都在谈《大般涅盘经》,连我这个「业余的佛学研究者」都知道,在三本《大般涅盘经》中,只有一本记有佛牙的事,但这位自诩明白天下学问,可看十年后报纸,前知后知五百年的莲生活佛,也自言读过大藏经的人,竟然会不知道在《大般涅盘经》还有这一段记载。他一开口,就把自己活佛的大招牌砸了。因为佛应是一位「觉行圆满」,是「正遍知」,是不会讲错话的人。


    莲生活佛在「佛牙舍利的传说」一文中,他除了讲错《观虚空藏菩萨经》之外,第二件事是讲「锡兰佛牙」,第三件是讲「中国的佛牙」,第四件是讲「道宣佛牙」,第五件是又是讲法献法师的佛牙,也就是「中国佛牙」,然后他做了以下的总结说﹕


    「我们所知道『佛牙』的来历,就是这么多,现在泰国

    大理石寺迎来的佛牙,是何根据﹖恕我们不知道,当然

    他们一定有他们一套的说法。」 (注廿四)


    莲生活佛自诩佛教是佛学的博士班,却认为基督教是天国乘的幼儿园佛教(注廿五),而他自己也自诩是佛学第一,但他这次的表现,却戮破了牛皮,有关于佛牙的资料,只是像他所说的那么多么﹖从下文就可以发现,我这个「幼稚班的学生」,似乎知道的比起这位博士班的老师还多。人可以偶尔吹吹小牛皮,大牛皮最好少吹。吹多了,总有一天会被人戮破的。

                       

    在这次「迎佛牙」的活动中,败得最惨的,应是佛光山,佛光山上自星云法师,下自其手下的大将,竟然也没有一个看得懂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是在说什么﹖他们和「中国佛教协会」的负责人一样,都不知道释迦牟尼荼毗后,究竟留下了多少佛牙,被盗走的又是多少颗,更不知第三本《大般涅盘经》是一本十足的伪经。


    佛光山这几年来,一直在举办佛学会考,他们只知道出题目考别人,一等到自己上阵时,这些大师级的人,却是个个都不及格,真叫人跌破了眼镜。


    如果把这本记有佛牙的第三本《大般涅盘经》当一个科目,把大家在迎佛牙活动中所论及的事件看做考题,很自然的可以拟出五道考题﹕


    第一题﹕这本《大般涅盘经》「后分卷上下」是真经或伪经﹖

    第二题﹕按第三本《大般涅盘经》「后分卷上下」中,释迦牟尼荼毘后留下多少佛牙﹖

    第三题﹕在《大般涅盘经》「后分卷上下」中,谁来请走一颗佛牙﹖

    第四题﹕在《大般涅盘经》「后分卷上下」中,捷疾罗刹来盗走多少佛牙﹖

    第五题﹕按佛经的记载,释迦牟尼在地上真正留下几颗佛牙﹖


    如果这五个题目,以每一题得二十分计算,则佛光山上上下下,都考不及格,有的也只考20分,你们猜他是谁﹖


    在整个「迎佛牙」活动中,表现最好的一位,应是释昭慧法师,笔者不知道她是不是属于佛光山系统的﹖所以就没把他当做是「佛光人」。只有他真正读通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知道被捷疾罗刹盗走的佛牙是「一双」,也知道释迦牟尼留下的佛牙是「七颗」,他第五题末答,因此只有他拿了六十分。但可能因为她也是一位法师,所以不敢太得罪那些大法师们,因此,她在讲话时,给人的感受是,也没有太把握。但他却是整个「迎佛牙」活动中,在开口说话的法师中,唯一考及格的人。


    <二>、释迦牟尼留世几颗佛牙﹖


    释迦牟尼死后有没有留下「佛牙」﹖这是这次「佛牙」真假之争的主要症结。在佛经中有三本经都名为《大般涅盘经》,但第二本《大般涅盘经》有三个译本。在第二本经中,虽有三个译本,但事实上它的内容大略很不相同,我们可以把这三本译本,看成三本相异的佛经,这三本译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它没有讲到释迦牟尼怎样死亡,怎样被烧,大家怎样处理其骨灰的事。只有第一本《大般涅盘经》及第三本《大般涅盘经》有讲到这些事。但在第一本《大般涅盘经》中,却没有提到有关释迦牟尼死后留有「佛牙」之事,只有第三本《大般涅盘经》「后分卷上下」提到了「佛牙」。


    释迦牟尼荼毘后有没有留下「佛牙」,是这次「佛牙」真假之争的「焦点」。如果「有」,那么大家来辩,来争,也才有意义,如果「没有」,争辩就都失去意义了,而佛光山的「迎佛牙」活动,就成了「儿戏」,就像成人在辨「家家酒」一样,只能说是「好玩」和「热闹」。


    若按第三本《大般涅盘经》「后分卷上下」的记载,则释迦牟尼死后所留下的「佛牙」应是有「七颗」,即帝释明取「一颗」,捷疾罗刹盗取「一双」,及释迦自碎其金刚体成粉未,留下四颗「佛牙」。按理世上应有四颗「佛牙」。


    但佛教学者中,有人却认为所说的四颗「佛牙」,应包括帝释及捷疾所取走的,若按此说,则世上应只剩下一颗「真佛牙」。则现在已知的三颗「佛牙」,可能只有理斯兰卡的那一颗是真的,北京的那颗「佛牙」及佛光山的那一颗「佛牙」,应都是「假货」,这不只是「唱错了戏」,更是「没戏可唱」了。


    在「迎佛牙」的活动中,笔者恰巧在台湾,因此前前后后大略剪了七十多份的报导,回美国后又剪了十多份的报导,从这些报导中﹐也只读到在辅大宗教系中担任讲师的昭慧法师,能正确的说出是「七颗」,而且也能指出当时被捷疾罗刹所盗去的是「一双」佛牙;其他的「佛学大师」不管是大陆的或台湾的,是佛光山的,是真佛宗的,凡是有开口表示意见的,都说错了。综观在整个「迎佛牙」的活动中﹐不管是大陆佛教或台湾的佛教,都败得很惨。从他们所说的话来看,显示他们在佛学的研究上,都没有好好下过功夫!


    吴伯雄先生在这次「迎佛牙」的活动中,被任命为「迎佛牙团团长」,他说﹕


    「佛陀涅盘后,火化荼毗时,全身碎为八斛四斗的细粒

    舍利,唯有四颗牙齿完好如初,忉利天帝释天(民间称

    为玉帝)立即取了其中一颗,于忉利天宫起塔供养。另

    外,《虚空藏菩萨经》也说﹕忉利天城北驾御园供奉有

    佛牙舍利。因此在人间的佛牙尚有三颗,一颗在斯里兰

    卡,一颗供养在中国大陆,一颗直到现在才公诸于世。

    此外,也有人说﹕西藏地方拥有三颗佛牙。」(注廿六

    )

   

    吴伯雄先生在上面的短短一段话中,讲错了五件事﹕


    第一、他说﹕「佛陀涅盘后,火化荼毗时,全身碎为八斛四斗的细粒舍利。」这是不真的。虽然也有一些「伪佛经」也这样说,但却不合事实。

   

      可能读者不知道「八斛四斗」是多少,「八斛四斗」,即「四十四斗」(笔者按:五斗一斛)。但这种说法是不可能的。笔者相信,若加上包裹他的千张的毡灰,是有可能的(但根据佛经的说法,包释迦牟尼的外毡和内毡都没有烧毁,因此,不可能混在一起)。因此,若单单以释迦牟尼的真身骨灰来说,那是不真。


      笔者的妻子两年半前刚过世,她的骨灰也只「四分之一斗」。释迦牟尼荼毘后,其骨灰应有多少﹖如按佛的卅二相来说,其身高按佛经的说法是「一丈六」,则其体积也只有正常人的「廿七倍」,其骨灰最多也只有「9.2斗」。不会是「八十四斗」的。


    第二、他说﹕「唯有四颗牙齿完好如初。」若这话是真,那么他的「迎佛团团长」就白当了。因为在整个「迎佛牙」的过程中,最靠近「佛牙」的是他己自己,捧着「佛牙」最久的,也是他自己。难道他没有看见那颗「佛牙」是「断牙」,是「残牙」﹖

   

    第三、释迦牟尼留下他的「佛牙」,应是「七颗」,不是「四颗」,是先被人拔了三颗,再留下「四颗」。


    第四、他说﹕「因此在人间的佛牙尚有三颗,一颗在斯里兰卡,一颗供养在中国大陆,一颗直到现在才公诸于世。」。留在人间的佛牙应是「四颗」,不是「三颗」。如果说留下的「四颗」,是包括被「请走」及「盗走」的,则现在留在地上的,应只剩下「一颗」,不是「三颗」。既使是「三颗」,则「中国佛牙」及「大陆佛牙」也都是假的。下文会详谈,按推理,有可能连斯里兰卡的佛牙也都是假的。


    第五、应是《观虚空藏菩萨经》,不是《虚空藏菩萨经》。


    释迦牟尼的骨灰真正有多少﹖按佛教的说法,有一说是「八斛四斗」,但不管怎样,这「四颗佛牙」当初如果是被分散在八份骨灰中,被八王分别带走。如果这八份骨灰,现在已全部挖掘出来,则世上的「真佛牙舍利」,应有「四颗」,而佛舍利最少也应有「9.2斗」,若是如此,则现在的佛舍利,应到处都是。但事实上,今天留在世上的「佛舍利」却很少,以台湾为例,全台湾的「佛舍利」,大概不会超过百颗,以此类推,则全世界的「佛舍利」,应是不足「一升」,显明当时的八份「佛舍利」 ,最多也只是被挖出一份而已。虽然笔者手上的数据不够,无法确断,但相信笔者的推断,应是相差无几。


    这就意味着,假若把第三本《大涅盘经》「后分卷上下」看成真经,则释迦牟尼荼毘后所留下的「四颗真佛牙」,至今可能会被挖出的机会,只有八分之一,也就是最多只有「一颗」,也就是今天出现在世上的「真佛牙」,不会有「四颗」,最多只有「一颗」。


    但事实上,今天号称是「佛牙」,至少有十二颗,这就意味着其中大部份的「佛牙」都是假的。不可否认的,佛教徒对「佛牙」是有一分「尊敬」,有一分「期待」,也有一分「感情」的。但这些情绪,也是由佛光山主导而成的。但它也只能对真佛牙而言。如果佛光山所迎回来的不是「真佛牙」,而是西藏人的一颗「普通牙」,或是印度人的一颗「普通牙」,或如卢胜彦活佛所说的,是页噶多杰自己的牙齿,或是其他动物的牙齿,而佛光山在尚未鉴定真假之前,就把它当做「真佛牙」看待,那是很说不过去的。


    佛光山的这种做法实在是很草率的举动,他们全山上上下下,连佛经都未细看,连佛牙都未鉴定,就大举的举办「迎佛牙」活动,而一般的佛教徒在未判真假之前,就火热的大量投入,因而形成「以盲导盲」、「以讹传讹」的乱动。而且佛光山还有更大的后续动作,想要借着这颗佛牙,在北部得一块三十到四十公顷的地,想建立大型的道场,想盖「佛牙寺」,这是很不理性的。也正因着这缘故,所以笔者主张应要「先鉴定」。


      <四>、历史上曾有很多假佛牙


    「佛光山佛牙」是应该鉴定真假的,因为在佛教史上,已有很多「假佛牙」出现了,像明朝医学家李时珍就曾经鉴定一颗「佛牙」,被认为是兽骨所冒充的(注廿七)。除此之外,在笔者所收集的剪报中,就显示尚有十四颗佛牙的存在。


    1、中国大陆现有四颗佛牙


    「中国佛教协会」自称在中国有一颗「真佛牙」,但以笔者所收集到的剪报,显示单单在中国就有十颗「佛牙」。


    第一颗是「中国佛牙」。中国佛教弟子于十一世纪在北京西山特建一宝塔珍藏于塔基之下,并在盛匣外刻有「释迦灵牙舍利」字样。一九零零年,被移奉于「灵光寺」内。(注廿八)


    第二颗是「太子灵*塔佛牙」。1994年山东省汶上县在维修

太子灵*塔时,也发现一颗佛牙,据报导,这颗佛牙「粗大且长,白中微泛黄,比现代人的牙齿大三到四倍。」(注廿九.*计算机无此字)


    第三颗是「万年寺的佛牙」。在四川峨眉山万年寺内也供着一颗「释迦牟尼的佛牙舍利」这颗佛牙长达一尺二寸,重约六公斤相传系明代嘉靖年间由狮子国(今斯里兰卡)佛门中人赠送给该寺的。(注三十)


    第四颗是「五台山佛牙」。五台山上的这颗佛牙,据说是从圣地印度过来的。这佛牙长五厘米,呈圆锥形。多少年代众佛教徒都敬仰着。不料后经专家鉴定,﹕发现毫无石化性质,是一块现代牛牙。(注卅一)


    从上面的引文中就可以看到,明明在中国本土至少就有四颗佛牙,但「中国佛教协会」只承认第一颗佛牙是真的,表示他们已确定其他的三颗是假的。但这三颗佛牙现在却还是被放在原有的寺中,也依旧被看为「真佛牙」,在接受佛弟子敬拜。


    事实上,连中国的佛牙也是假的,不信就看「中国佛牙」的小史,想一想,在那时的新强,怎会有「佛牙」﹖


    「话说南北朝时,有一位叫法献的僧人,从小立下雄心

    壮志,要去西行漫记,以睹圣,便从南京出发了﹍﹍

    到了现在的新强,世界风云变幻,大气候小气候无法再

    考查了,这个僧人汉子就怏怏而归。在打道回府的途中

    ,竟意外的得到一颗佛牙,可谓歪打正着。那时的佛牙

    就像现代的护照一样,倍受四方佛徒仰之,回来后置于

    寺上。到了梁武帝时某一天,风高月稀,天黑得像一篇

    大号字排在社论,一伙强人从金庸或梁羽生的小说中跳

    出来了,便把那『佛牙』『推敲推敲』走了。


      三十多年后,有人又见佛牙。到了陏唐,佛教盛行

    ,佛牙又成了热门货,专门修了佛牙宝塔供奉其内,唐

    宣宗亲自视察。


      再到后来,在我现在住的长垣县,王仙芝开始闹革

    命了,黄巢紧随其后,唐僖宗逃往四川时,把这佛牙装

    在手提包里一同带走。后便落在成都官员手中,再后便

    下洛阳,再下开封。后晋契丹族打入东京时,胡人毛乎

    乎而健美的手又抚摸了一下那佛牙,然后就宋元明清了

    。最后才落北京西山藏于塔基之下。八国联军来观光时

    ,佛牙也安然无恙。


      这样一直躺了千年,到了一九九五年,中国佛教协

    会,将佛牙又了盖了个十三层塔,称『佛牙塔』,以壮

    行色。就像友人的书房,因有一部宋版本书,伪称『老

    宋居』。


      以后,世界各地佛徒光临朝圣,都说这颗佛牙货真

    价实,真乃一颗好牙。」(注卅二)


    除了上述的四颗佛牙外,从吴伯雄先生的口中,我们听到在西藏共有三颗佛牙,如果这话是真,则单单单在西藏,除了这颗「佛光山佛牙」外,西藏就还有两颗佛牙,这也意味着,有一天台湾可能还会有两次「迎佛牙」的活动,还会再建两个「佛牙寺」,还会再建两个大道场,台湾的国际地位会更抬高,佛教会有三个「镇山之宝」,台湾也会有三个「镇国之宝」,台湾会成为更有福份的地方,台湾的大官们,还有两次机会出出风头,赶上「迎佛班机」,希望不要,还有两次的机会,可以去超度失事的班机。


    除了这些佛牙外,刘国威先生在「从史料看佛牙舍利」一文中曾提到当道宣法师带回的「神授佛牙」,悟空法师从迦湿弥罗国(今日之克什米尔)所带回的「佛牙」,尚有日本僧人圆仁所撰,会昌元年(公元841 )记事,在长安城中的「四颗佛牙」,即「崇圣寺佛牙」、「庄严寺佛牙」、「荐福寺佛牙」和「兴福寺佛牙」(当中可能包括着道宣及悟空所带回的佛牙)。(注卅三)若是这样,单单在长安,就又多了两颗「佛牙」。


    从刘国威先生的「从史料看佛牙舍利」一文中,他也提及在西藏「止贡寺」及「达陇等」,都曾有一颗「佛牙」,但自1959年就不知所终。


    从刘国威先生的研究中,在文献上,在西藏地区,确实还有其他佛牙的记录,若刘国威先生的研究属实,则「中国佛教协会」的负责人、卢胜彦活佛和达赖喇嘛三人就都跌得很惨,因为他们都表示﹕不知道西藏存有「佛牙」的文献,也显出他们在这方面的佛学常识,都比吴伯雄先生差。这三人,其中有两位都是「活佛」,都是「觉行圆满」的「正遍知」,他们跌得更惨,因为以他们的的身份,应是「铁口直断」的,但这次却把他们「活佛」的招牌砸坏了。


    从上述的引证中道,单单在中国大陆,就有十颗佛牙,如果释迦牟尼当初真的有留下四颗佛牙,而且都在中国,则单单在中国至少就有六颗是「假佛牙」。因此,笔者主张应先鉴定佛牙是真、是假。如果未先鉴定是真是假,就把它当做真佛牙来对待,那是在愚民,而台湾政府在还没有搞清楚佛牙是真是假之前,就高官大举出动,也答应要拨地,那也太草率了。


    2、斯里兰卡也有四颗佛牙


    再看斯里兰卡,它们的佛牙似乎也不只一颗,至少有四颗以上。不信请看以下的报导﹕


      「说到郭兆明博士在斯里兰卡康地的佛牙庙内,获

    得佛牙舍利(佛牙),其中倒也发生过一件属于奇迹的

    事。﹍﹍当郭兆明博士正式接受佛牙时,首先他与广甫

    法师向佛陀圣物供花,再由维巴拉莎拿博士,带领斯国

    僧侣诵经﹍﹍诵经完毕之后,民间国王将供奉佛牙舍利

    的金塔打开,转放在郭兆明先生预先准备的舍利塔内。

    就在这一刻中,斯里兰卡民间国王向舍利塔望去,大吃

    一惊。原来他们准备赠送郭兆明博士的一颗佛牙舍利,

    竟然多了一颗,这便是他大吃一惊的原因。他说﹕『前

    几天,我亲自打开安放佛牙的舍利塔,将仅存的几颗佛

    牙舍利,拿出一颗,放在塔内,以便奉行赠送的仪式,

    但是想不到现在突然多出了一颗。」(注卅四)


    我们不谈增生的真假,但从上文中可以看到斯里兰卡的佛牙原先就有「几颗」(笔者按﹕应是三颗以上,否则不会说几颗),再加上增生的,至少就有四颗。由此可见单单在斯里兰卡的佛牙,(不谈增生的),至少就有三颗。若加上大陆的十颗,台湾的一颗,就有十四颗。若按《大般涅盘经》后分卷的说法,不管怎样解释,释迦牟尼的佛牙留在地上的,也只有四颗,斯里兰卡自存三颗,则在外头的,最多应只有一颗是真的;也就是在「中国佛牙」(出于新强),「佛光山佛牙」(出于西藏)之中,一定有一颗是假的。如果斯里兰卡所有的「几颗」佛牙,是「四颗」,则「中国佛牙」和「佛光山佛牙」,应都是假的。


    如果当初的释迦牟尼骨灰,被分成八分,而现在所找到的只有一份,则四颗佛牙能出现的机会,最多也只有一颗,则今天的这些被称为「佛牙」的,包括斯里兰卡的在内,有十三颗「佛牙」可能也都是假的。因之佛光山的「迎佛牙」活动,实在是很草率的活动。


    若根据第三本《大般涅盘经》「后分卷上下」,按有些人的解释,释迦牟尼留下的四颗佛牙,是包括被帝释请走的「一颗」,被捷疾罗刹所盗走的「一双」,则留在世上的真佛牙,就只有「一颗」,因此,连在斯里兰卡的那些佛牙,至少有两颗以上是假的。当然「中国佛牙」和「佛光山的佛牙」也都是假的。


      <四>、「佛光山佛牙」是假的七理由


    笔者根据以上的举证,发现世上的「假佛牙」实在太多了,所以主张要先鉴定。可能有人会说:「释迦牟尼已死了二千多年,我们怎能知道它是真是假呢﹖」根据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臧振华先生指出﹕如果要用「碳十四测定法」来测定,至少要有二百克以上才够,单以一颗「牙齿」做鉴定,恐怕有点难。(注卅五)既然连科学都无能为力,我们怎能判定其真假呢﹖


    虽然在整个的佛牙争论中,无人提出如何来鉴定佛牙真假的方法,但并不就表明无法鉴定佛牙的真假。事实上,只要深入研究佛经,要想鉴定佛牙的真假,还是有办法的。笔者就想到了可判定其真假的的七个方法。笔者也根据这七个方法,不但确定「佛光山佛牙」是一颗「假佛牙」,也确定「中国佛牙」也是假货


    1、释迦牟尼根本就未留下佛牙


    释迦牟尼荼毘后有没有留下「佛牙」﹖若有,对佛教徒来说,应是天下一大事,按理应会在佛经中大加记载。以今日的佛经之数量来看,至少应有几处记载。但事实上,除了第三本《大般涅盘经》,和《观虚空藏菩萨经》这两本十足的伪经记载外,其他都未记。像《长阿含经》中就有几本经也记载了释迦牟尼的般涅盘和荼毘,但都未记载释迦牟尼留有「佛牙」。


    更何况在荼毘释迦牟尼的身体时,其火的温度很高,高到连铜棺及铁棺都融化了,(注卅六)而且莲烧了七天,以牙齿来说,它是无法抗拒那样的高温的。如果有人以为,那些「佛牙」会留下来,是因为释迦牟尼是「金刚体」,所以才能保留下来。如果此话是真,那么释迦牟尼不但要把所有的佛牙留下来,连佛骨也都要下来。如果这些佛舍利真的都有那么大的作用,以释迦牟尼的慈悲,应该会留下更多的「佛牙」及「佛骨」,不会单单留下「四颗」「佛牙」。再说既然已留下「四颗」,按理,应是「四颗」都会有作用的,不会至今还有「三颗」被埋起来的。因之,笔者认为,如果当时释迦牟尼荼毘时,如果有留下「佛牙」,必然会留下记录,不会单单记在「伪佛经」中。因此笔者根据此点断定,不管是「佛光山佛牙」,或是「中国佛牙」都是「假佛牙」。因为释迦牟尼根本就没有留下所谓的「佛牙」。


    2、释迦牟尼的佛牙不应是残牙


    若按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后分卷上下」所记,释迦牟尼在荼毘后,曾自碎其金刚体为粉末舍利,只有留下四牙不可沮坏﹕


    「尔时,世尊大悲力故,碎金刚体成末舍利。惟留四牙

    不可沮坏。」(注卅七)


    如按这一段经文所示,释迦牟尼既自碎金刚体为末舍利,意即成为「粉末的骨灰」,应是没有留下所谓的「舍利子」或「舍利骨」。因为「末舍利」的原意是「粉末的骨灰」,「舍利」原是「骨灰」的音译。如果在「舍利」之后再一个「子」字,就给人有一颗颗的感觉。如果按这本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所记,则佛陀在荼毘后,应没有留下「舍利子」和「舍利骨」,如果有人坚持「有」,笔者倒想用铁锤印证看看,那些「舍利子」、「舍利骨」是真﹖是假﹖


    「佛舍利子」真的是「金刚体」﹖是打不破吗﹖不只是笔者不相信,我想也应有不少的佛教徒和笔者一样,也是信不下的。笔者相信,如果让笔者鉴定「佛舍利」,以铁锤锤击这些「佛舍利」,不但可以去除我的不信,也可使看到的佛教徒,心中更加的坚信。如果说笔者这样做,就是「杀佛」,就会下「无间地狱」,笔者倒愿付上这个「代价」。如果「佛舍利子」是「金刚体」,本来就是打不坏的,笔者认为,让笔者锤打,也是无损的,反而更可证明释迦牟尼佛的伟大,这是一举数得的试验。不知有那一位大法师肯让笔者试试看!


    若按这一段经文「惟留四牙不可沮坏」,笔者研读了很多次,只有两个可能﹕第一、「只有留下四颗牙齿,不可沮坏它。」第二、「只有留下四颗牙齿,人无法沮坏它。」

                                   

    若按第一个意义,表明,释迦牟尼很担心人弄坏了他的佛牙,所以嘱咐人不可弄坏它。但若按该经文所记,释迦牟尼的身体是「金刚体」,这种担心是白担心的。如果释迦牟尼真的是「佛」,他在死前应知道他的身体是属于「金刚体」,所以不应有这种嘱吩的。所以第一意义的解释是不对的。


    再说如果它真的是释迦牟尼的「佛牙」,佛弟子应是「不敢」去破坏的,因为一破坏了它,其罪是「杀佛」,死后会下「阿鼻地狱」,永不超生的。按理,也应是「不愿」去破坏它的。


    从「佛光山佛牙」之「残缺」来看,应是已有人「沮坏」了它,若是任凭那人「沮坏」它,这样,它被沮坏的程度应不只如此而已,必是曾经有人也不相信「佛牙」是打不破的,所以当众就试了一下,结果那「佛牙」破了,所以他就停手,或是他想再打时,被人适时的拦阻,所以「佛牙」才会只「断头断尾」,只保留下这一颗「残牙」。若是这样,这颗「佛牙舍利」,就不是「金刚体」。这和第三本《大般涅盘经》所记的「金刚体」是相违的。


    第二意义﹕「只留下四颗牙齿,人无法沮坏它」,这种解释应较合于佛教的说法。正如「法味珠林」所说的﹕


    「舍利,西域梵语,舍利有三种﹕一、体舍利,白色;

    二、发舍利,色黑;三、肉舍利,色赤。若佛舍利,推

    打不破;若弟子舍利,推击便破。案﹕佛骨即舍利也。

    」(注卅八。但现在的法师舍利,却是五颜六色,有的

是杂花)                          

                                  

    若这种解说不错,则今天的各佛寺所供的「佛舍利」,应都是打不破的,不管是「佛牙」或「佛指骨」,或是其他的「佛舍利」应都是「打不破」的,因都是金刚体,如果能打破,那应不是「真佛牙」,应是以「别人的牙齿」来冒充的。因此,「佛光山佛牙」如果真的是释迦牟尼所遗留,它也应是「打不坏」的。但从「迎佛牙」的照片中,如第一图所示,我们所看到的,却是「残牙」,不但较大的那端,有碎裂的痕迹,较小的那端,不只显出曾折断过,而且折断得很不整齐。这是「真佛牙」不应有的现象。所以笔者断定,这颗「佛光山的佛牙」是假冒的。


    如果佛光山认为它是真的,笔者虽然人在美国,但我愿意花几万元台币回台湾一趟,来公开的锤击那颗「佛光山佛牙」,为历史作见证,看看佛经所说的真不真。如果佛光山不敢让我锤打那颗「佛光山佛牙」,我也可以锤打那两颗,据说是「佛牙所增生的佛舍利」(注卅九)按理,它也应是「金刚体」的。不知道星云法师有没有这样的信心与胆量!如果没有,希望以后不要再谈「佛牙增生」的事。


    再看,「中国佛牙」,笔者无法确定其真正长度,但若新闻的报导不错,其粗细有如成人的大姆指,则其宽度应是二点五公分左右,则该佛牙露出的长度应有四点七四公分长,(请看下面3.的解释)则佛牙的全长,应有二点五倍,(注四十)即是十一点八五公分长。但其照片显出它并非如此,可见「中国佛牙」也是「残牙」,也是一颗「假佛牙」。


    3、这颗佛牙从比例看不够细长


    我们一般人的牙齿是三十二颗,但按佛经的记载,如果释迦牟尼真的是佛,按佛的「卅二相、八十种好」来看,在「卅二相八十种好」中,有关于「佛牙」应有以下的「四相」和「一好」,其「四相」是﹕


    <1>、二十二相﹕四十齿。

    <2>、二十三相﹕方整齐平。

    <3>、二十四相﹕齿密无间。

    <4>、二十五相﹕齿白鲜明。(注四一)


    其「一好」是﹕


    第十五好﹕牙齿洁白纤利,光耀面门。(注四二)


    若按「第廿二相」来看佛牙的长宽比例,按比例来说,应会比较窄。因为人的「牙孤」,按比例来看,是一样的。虽然释迦牟尼的「身体」,有一丈六。第十七相的「身长倍人」所说的,其身体的体积,应是现代人的「廿七倍」,而其「佛头」的比例,也应是一般人的「廿七倍」。按理,它的「佛牙」体积,也应大我们廿七倍。但牙孤的比例应是「相似」。


    然而因为释迦牟尼生有「佛相」,经仙人鉴定,他若不出家必成「转轮圣王」,若出家,必成「佛」,所以他死后才要求人,为他举行「圣王葬」,把生前没达到的心愿,借着死亡得到了。因为不管是「转轮圣王」或「佛」,据说一出生,就都有「卅二相八十种好」的特征。(笔者按﹕按佛学来说,将成佛的妙觉菩萨和转轮圣王,虽皆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但应是不同的,那位仙人会说如果释迦牟尼不出家,会成为转轮圣王,那是看走了眼,说错了话。而释迦牟尼在死前要求人,要以转轮圣王葬法来葬他,也是走了调。)


    正因为释迦牟尼的「佛牙」比正常人多了「八颗」,按理,应是上下额各多了「四颗」,但不管所多的是「大臼齿」、或是「小臼齿」、或是「犬牙」、或是「门牙」,其「齿孤」的比例,应是与人一样,否则释迦牟尼就会有怪相。正因为这样,在我们的牙孤中,我们只要放「十六颗」牙齿就可以了,释迦牟尼的同一牙孤中,却要放「二十颗」牙齿。


    也因为,他是「佛」,其牙相的另一特征是「方整齐平」,所不能有「暴牙」,所以才会产生如上所述的另二牙相﹕「齿密无间」和「纤利」。意即,按比例来看,其「佛牙」,应比我们这些「不是佛」的普通人的牙齿更细长,但从「佛光山的佛牙」来看,它并未有那样的特征。如第二图所示。


    这颗「佛光山的佛牙」,露出牙肉的部份,其长与宽之比,大约是0.659 ,从佛牙应有的比例来看,应是1 :0.527。则显出「佛光山佛牙」太宽。因此,笔者根据这一点来推断,判定「佛光山佛牙」是「假佛牙」。因笔者没有看见「大陆的佛牙」,若其组细是有成人的大姆指那么粗。(大约是二点五公分)则其露牙的长度,应是有四点七四公分长,全长应是二点五倍,即是十一点八五公分,若不是如此,则大陆的佛牙就是「假佛牙」。


    4、这颗佛牙按其洁白度不够白


    从佛的三十二相及八十种好中,有关「佛牙」其中的「一相」和「一好」,如上所述是﹕「齿白鲜明」和「牙齿洁白纤利,光耀门面」。因此,按理来说,「佛牙」的另一特征,应是非常「洁白」。但「佛光山的佛牙」,从照片所看的,却是「微黄」。所以笔者根据「佛的卅二相,八十种好」来断定﹕「佛光山佛牙」是「假佛牙」。而「大陆的佛牙」,根据报导,它是呈「棕褐色交杂」(注四三)。因此,也可从这点断定「大陆的佛牙」也是「伪佛牙」。


    5、这颗佛牙从比例看不够粗大


    这颗佛牙有多大,笔者从佛塔的大小比吴伯雄先生的脸,再比对佛塔的高度和佛牙的大小,得出的结果,发现这颗佛牙的大小,大约是一公分长,如第二图所示,扣除盖牙肉的部分(即画黑的部份),其长度大约是0.74公分,这也是我们平时所看见的牙齿部份。则其大小虽比一般常人略大一些。就因这样,就显出这颗「佛光山佛牙」太小了。因为佛身是现代人的三倍高,他的「佛牙」长宽也应是我们的三倍大,因此,露出的部分至少应有一点五公分大才对。因此笔者从这一点断定,这颗「佛光山佛牙」,应是「假佛牙」。而「大陆的佛牙」,从报纸的报导称,其大小约有「成人姆指大小」。(参上注)显出又太大,也显明大陆的这颗佛牙也是「假佛牙」。


    6、佛牙不应是门牙应是犬牙


    在刘国威先生所写的「从史料看佛舍利」一文中,他对佛经的牙齿,有这样的研究﹕


    「在梵文中,牙齿可以分成几种讲法,最常用的字汇有

    两个﹕Danta 是一般牙齿的通称;Damshtra指的是獠牙

    或犬齿(在中后期印度俗语中,此字进一步包含有臼齿

    之意义)。这两字在梵文佛典中均常用到,但在中文佛

    典翻译中常常不加分别。


    因为梵文本的《大般涅盘经》现已不存,我们无法就此

    判断,在梵文中用的是哪一个字。尽管如此,根据藏文

    之《大般涅盘经》同样的段落,藏文所用之字乃是mChe

     Ba ,此字之意乃是犬齿。据此,我们大致可推断以,

    梵文原文所用之字,应意为犬齿的Damshtra  ﹍﹍若此

    可信,现在各界所存之所谓『佛牙』,应是形状圆润的

    犬齿才是。」(注四四)


    笔者在探讨本文时,曾将「佛光山佛牙」的照片,拿给本会一位从事牙医工作的徐世劼牙医师看。他一看就告诉我﹕「这是右边的门牙。」


    如果「佛光山佛牙」真的是释迦牟尼的「佛牙」,按刘国威先生的研究,真佛牙应是「犬牙」,但「佛光山佛牙」却是「门牙」,也因为如此,所以笔者断定,「佛光山佛牙」是颗「假佛牙」。而「大陆的佛牙」若非犬牙,也应是「假佛牙」。


    7、 那有门牙可留给佛光山


    若按第三本〈大般涅盘经》的记载,在释迦牟尼死后,虽然经过那么多天的焚烧,但身体尚是完好如初,后来是他自己自碎「金刚体」才成为粉末的。因之在帝释来请走「一颗」佛牙,捷疾罗刹来盗取「一双」佛牙时,帝释是从「佛口中右上畔上颔取牙舍利」。也就是帝释把释迦牟尼的右门牙请走了。他也只能拿走门牙。可能读者不同意笔者的看法,但如果我们对「帝释」有一点认识,必会同意笔者的看法。「帝释」是佛教二十八天的第二天的天主,他也是有色身的,他的身高是四十里,(参注七十),按此比例,可知其手掌约有二里宽,因此,其食指约有400尺宽,大拇指大约有500 尺宽,而释迦牟尼的口,只有我们的两倍宽,大约只有十公分宽,若是这样,请问「帝释」会拔什么﹖又能拔什么﹖


    再说「捷疾罗刹」也应是「天人」之一,第一天的天人最短,但其身长,至少也都有二十里,(同上注)其手虽没有帝那么大,但其手掌最少也有一里,其食指大约宽200 尺,其大拇指大约有250 尺宽,他们若要盗走佛牙,除了门牙和前面的牙齿,他们又能拔什么﹖因之,释迦牟尼的门牙早就被拔光了,那还有门牙再留给佛光山﹖笔者由此断定,「佛光山佛牙」既是「右门牙」,必定是「假佛牙」的。而「中国佛牙」若也是「门牙」,则「中国佛牙」也应是假的。


    笔者就是根据以上的七个理由,来确定佛光山的佛牙,不是真正的佛牙,是由别人来冒充的。卢胜彦活佛也是佛教的大师,他一口咬定,「星云佛牙」是贡噶多杰的牙齿,而「大陆佛教协会」的负责人,也应是大师级的法师,他也认为「佛光山佛牙」是假的;像「中国佛教会」的法师们,也拒绝参加,他们的态度也显出,不屑参加。既然整个的佛教界都反对,佛光山若还坚持不用鉴定,那就显出他们自己明知是假,心虚不敢鉴定了。


      <五>、考古学对假据证的作法


    由上逑的七点,我们很可确定,「佛光山佛牙」是百分之一百的「假佛牙」。佛光山该怎么做呢﹖最干脆的作法是「丢掉它」。以下的一则人类学故事,可以给佛光山做参考。


    在一九二二年,人类学上有一个古人,叫做「内布拉斯加人」。那是一位颇负盛名的古生物学家奥氏(H. F. Osbon )和几位权威人士联合宣布,他们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Nebraska)的地层中,找到了一颗臼牙,这颗臼牙据说有猩猩、猿人及人类牙齿的联合特征,奥氏等人就给取名为Hesperopithecus harold-cookei。在当年六月份伦敦新闻画刊上也刊出了专家根据这颗臼牙所画出的臆像。在这画像中,内布拉斯加人看起来很像现代人,只是略带一点野蛮粗犷的样子。


    这颗臼齿,曾一度放在华盛顿博物馆内供人参观。新闻记者更夸称它是无价之宝,认为它是价值百万美元的「美国牙齿」。这颗牙齿,由于经过专家们刻意的宣传,又经新闻界的大量传播,使一般人深信专家们已找到了人与猿类之间的连系环,许多支持进化论的人,也把它当做人类的老祖宗对待。诚如美国幽默大师马克吐温所说的﹕


    「科学实在有趣,它是一本万利的玩意儿,只需一点点

    的数据作本钱,居然可以换来那么长篇大论的利润。」


    这些人类学专家们真厉害,他们竟然能根据一颗臼牙,不但画出他的上下额,也根据这上下额再画出人头,又配上身体,就成了古人,再为他画了妻子、儿女,并推断他们的日常生活,我们另一群老祖宗的故事,就活龙活现的展现在人前。


    当这颗百万元的「美国牙齿」展览了五年后,引起了一位考古学家的兴趣,他想﹕若单单一颗牙齿就价值百万美金,人类总共有卅二颗牙,就价值三千两百万,若能再找到其他部份,不就大发了。于是他专程到找到那臼牙的地方去挖掘。他挖了很久,只挖到了一个猪的下额骨,他很失望,本来想把它丢弃,但他突然想到,这个下额骨少了一个牙齿,从它的牙洞判断﹐它遗失的牙齿,倒很像那被看为宝贝的「美国牙齿」,于是他就拿了这个下额骨到华盛顿博物馆去比对,这一比,就把那个「赫斯拍罗皮特苦死」(Hesperopithecus )比下去了,原来这个下额骨的洞,刚好很适合那颗价值百万元的「美国牙齿」。这时大家才知道,原来那颗价值百万元的「美国牙齿」是颗「猪公牙」,并非专家所说的是「人类的老祖宗」。一下子,这个「美国牙齿」就不值一毛钱了。从此生物学的课本也不再提「内布拉斯加人」了。


    其他像「皮尔当人」、「加州人头」、「爪哇人」、「重演说」、「蝾螈变色」、「无核原生物、「包地布斯」﹍﹍一知道是假的,就立刻拿掉。虽然科学和宗教是不相同的领域,但笔者相信,在处理「伪造」,和「弄错」的态度,应是一样的。


    二、三本《大般涅盘经》皆伪经


    在这次的「迎佛牙」活动中,大家都提到《大般涅盘经》,但实际上,《大般涅盘经》共有三本,首先来看第二本《大般涅盘经》。


      <一>、第二本经三译本皆伪经


    第二本《大般涅盘经》有三个译本,其经卷虽有不同,长短也不等,甚至其细目及内容也有很大的差异,但一般佛学者都把它看为同一本经。但这三本译本都有共同的错误,就是参与的人太多,以北凉天竺三藏昙无谶所译的《大般涅盘经》为例:


    听经的大比丘有八十亿百千人俱

    复有比丘有八十百千人(即8,000,000人)绕百千匝。

    比丘尼六十亿绕百千匝。

    一恒河沙的菩萨摩诃萨绕百千匝。

    二恒河沙的诸优婆塞

    三恒河沙的诸优婆夷,绕百千匝。

    四恒河沙毗耶离城诸离车等,绕百千匝。一一象前有宝

        幢幡盖,其盖小者周匝纵广满一由旬宝幢卑者高百

        由旬(笔者按﹕一由旬最小是四十里)

    五恒河沙大臣长者,遶百千匝。

    毗舍离王等王,一一王各有一百八十万亿人民眷属等

        。他们拿的宝盖极小者周匝纵广八由旬,幡极短者

        十六由旬,宝幢卑者三十六由旬。

    七恒河沙诸王夫人,宝盖小者周匝纵广十六由旬,幡最

        短者三十六由旬宝幢卑者六十八由旬,遶百千匝。

    八恒河沙诸天女。遶百千匝。

    九恒河沙诸龙王。遶百千匝。

    十恒河沙诸鬼神王。遶百千匝。

    二十恒河沙金翅鸟王。

    三十恒河沙干闼婆王。

    四十恒河沙紧那罗王。

    五十恒河沙摩  罗伽王。

    六十恒河沙阿修罗王。

    七十恒河沙陀那婆王。

    八十恒河沙罗刹王。

    九十恒河沙树林神王。(注四五)

    千恒河沙持咒王。

    一亿恒河沙贪色鬼魅。

    百亿恒河沙天诸娙女。

    千亿恒河沙地诸鬼王。

    十万亿恒河沙诸天子及诸天王、四天王等。

    十万亿恒河沙等四方风神。

    十万亿恒河沙主云雨神。

    二十恒河沙大香象王。

    二十恒河沙等狮子兽王。

    二十恒河沙等诸飞鸟王。

    二十恒河沙等水牛牛羊。

    二十恒河沙等四天下中诸神仙人。(注四六)


    其他的两译本,其参与人数大略相似。请读者想一想,在释迦摩尼的时代,世界的人口数,最多也不会超过一亿,那来那么多人,请再想一想,当时的尼泊尔会有多少人﹖而且释迦牟尼从发病到死亡也不过一天,他们怎能召集那么多人﹖怎会有那么多的动物及时出现﹖再说「双树间」是森林地,怎能容下那么多的人和动物﹖单单大比丘就有八十亿人,大比丘尼就有六十亿人,优婆夷三恒河沙人,诸离车有四恒河沙人,大臣长者有五恒河沙人,若他们都绕十万圈。像他们这样的绕,释迦牟尼经十万年都死不了。


    再看他们所拿的宝幢幡盖,最小的有一由旬,最大的有六十八由旬,最高的有一百由旬。一由旬最小是四十里。其幡幢最大的是2720里,最小的也有四十里,其高度最高是4,000里,请问读者们,这么大的幢幡怎么拿﹖这么高的杆子怎么举﹖有谁能把这么长的杆子立直﹖再说,以我们现在的科学技术都无法制造这么长的杆子,他们又怎么能﹖由这些就可断定,第二本的《大般涅盘经》是伪经。


      <二>、第三本《大般涅盘经》是伪经


    有关于佛牙的事,可以说都是根据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后分卷上下」而说的,但如果我们仔细的研究,就会发现这本《大般涅盘经》「后分卷上下」,实在是一部「伪佛经」。如果我们比对第三本《大般涅盘经》「后分卷上下」,和东晋法显所译本的第一本《大般涅盘经》「三卷」(注四七 ),就会发现,这两本经有很大的出入,而且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后分卷上下」,更会把佛教陷在很不利的情况中。


      1、荼毘佛尸的时日不相同


    释迦牟尼死后,经多少时日才火化﹖我们可以看见两经有很大的不同,一个是七日,一个是十四日。以下是第一本《大般涅盘经》所记的,即死后七日即荼毘,也是一次入棺就完成﹕


    「时诸力士白阿难﹕『如来今者即般涅盘,最后供养极

    为难遇,我等请留如来之身,七日七夜恣意供养,令诸

    天人长夜获安。』阿难即便以力士言问阿  楼驮,阿 

      楼驮答阿难言﹕『善哉随意。』阿难尔时告诸力士,

    ﹕『听留佛身七日七夜恣意供养。』时诸力士闻阿难言

    ,心大悲庆,即于林中种种供养,满七日已,时诸力士

    以新净绵及以细毡缠如来身,然后内以金棺中,其金棺

    内散以牛头檀香屑及诸妙华,即以金棺内银棺中,又以

    银棺内铜棺中,又以铜棺内铁棺中,又以铁棺置宝舆上

    ,作诸伎乐歌呗赞叹。诸天于空散曼陀罗花。」(注四

    八)


    但在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之上卷中,则记为入棺两

次,第一先等七日,再放入铁棺中泡先香花香油七天,再取

出包裹再入铁棺再火化﹕


    『转轮圣王命终之后,停经七日乃入铁棺,既入铁棺已

    ﹐即以微妙香油注满棺中。闭棺令密,复经七日,从棺

    中出,以诸香水灌洗沐浴,既灌洗已,烧众名香而以供

    养。以兜罗绵遍体衬身,然后以无价上妙白毡千张,次

    第相重遍缠王身,既已缠讫,以众香油满铁棺中,圣王

    之身乃入棺。密闭棺已,载以香木七宝车上,其车四面

    垂诸璎珞,一切宝绞壮严其车,无数花幡七宝幢盖,一

    切妙香,一切天乐围绕供养。尔乃纯以众妙香木表里文

    饰,微妙香油荼毘转轮圣王之身,荼毘已讫收取舍利。

    』」(注四九)


    「阿难,我入涅盘如转轮王,经停七日乃入铁棺,以妙

    香油注满棺中,密盖棺门,其棺四面应以七宝间杂庄严

    ,一切宝幢香花供养,经七日已复出铁棺,既出棺已,

    应以一切众妙香水,灌洗沐浴如来之身,既灌洗已,以

    上妙兜罗绵遍体缠身,次以微妙无价白毡千张,复于绵

    上缠如来身,又入铁棺,复以微妙香油盛满棺中,密棺

    令密,尔乃纯以微牛头檀沈水一切香木盛七宝车,一切

    以为庄严。载以宝棺至荼毘所。」(注五十)


      2、圣王葬法的不同


    按照第一本《大般涅盘经》,释迦所说的转轮圣王葬法

,是用了四个棺材﹕


    「满七日已,时诸力士以新净绵及以细毡缠如来身,然

    后内以金棺中,其金棺内散以牛头檀香屑及诸妙华,即

    以金棺内银棺中,又以银棺内铜棺中,又以铜棺内铁棺

    中,又以铁棺置宝舆上,作诸伎乐歌呗赞叹。」(注五

    一)


    但按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的记载,释迦牟尼向阿难解释的圣王葬法,却只用了一种铁棺材﹕


    「佛告阿难﹕『我般涅盘汝等大众当依转轮圣王荼毘方

    法。』阿难复曰﹕『转轮圣王荼毘法则其事云何﹖』佛

    告阿难﹕『转轮圣王命终之后,停经七日乃入铁棺,既

    入铁棺已﹐即以微妙香油注满棺中。闭棺令密,复经七

    日,从棺中出,以诸香水灌洗沐浴,既灌洗已,烧众名

    香而以供养。以兜罗绵遍体衬身,然后以无价上妙白毡

    千张,次第相重遍缠王身,既已缠讫,以众香油满铁棺

    中,圣王之身乃入棺。密闭棺已,载以香木七宝车上,

    其车四面垂诸璎珞,一切宝绞壮严其车,无数花幡七宝

    幢盖,一切妙香,一切天乐围绕供养。尔乃纯以众妙香

    木表里文饰,微妙香油荼毘转轮圣王之身,荼毘已讫收

    取舍利。』」(注五二)

                               

    以下也是第三本《大般涅盘经》中,释迦牟尼对阿难的嘱咐,很明显的可以看出,其全部荼毘(即火葬)过程,也只用铁棺:

                               

    「阿难,我入涅盘如转轮王,经停七日乃入铁棺,以妙

    香油注满棺中,密盖棺门,其棺四面应以七宝间杂庄严,

一切宝幢香花供养,经七日已复出铁棺,既出棺已,

    应以一切众妙香水,灌洗沐浴如来之身,既灌洗已,以

    上妙兜罗绵遍体缠身,次以微妙无价白毡千张,复于绵

    上缠如来身,又入铁棺,复以微妙香油盛满棺中,密棺

    令密,尔乃纯以微牛头檀沈水一切香木盛七宝车,一切

    以为庄严。载以宝棺至荼毘所,无数宝盖,无数宝衣,

    无数天乐,无数香花,周遍虚空悲哀供养,一切天人无

    数大众,应各以栴檀沈水微妙香油,荼毘如来,哀号恋

    慕荼毘已讫,天人四众收取舍利,盛七宝瓶,于都城内

    四衢道中,起七宝塔供养舍利。」(注五三)


    比较这两本经,不但可以看到其火化的时日不同,也可以看到佛死后停棺受人供养,在东晋法显所译《大般涅盘经》中,说明是由力士要求,经门徒的同意,所以才等七日让人供养(注五四),但在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中,则记明这七日的供养,是出于佛的遗嘱和指示。(注五五)


    3、佛棺绕城的说法不相同


    释迦牟尼死后,它的棺材曾绕城,最后才停棺焚烧。按第一本的《大般涅盘经》,它是记为由诸力士抬佛棺,由北门入住城中,听诸天人种种供养,然后从东门出,往于宝冠支提之所。


    「彼力士闻语已,共相谓言,诸天意尔,宜应顺从,即  (笔者按﹕意共抬)佛棺绕城一匝,从北门入,住城之中,听诸天人恣意供养,作妙伎乐﹍﹍供养讫已,即便从城东门而出,往于宝冠支提之所」(注五六)


    但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则记为金棺是自己飞行的,而且其绕行的路线也很复杂﹕


    「尔时如来七宝金棺徐徐乘空从拘尸城东门而出,乘空

    右绕入城南门,渐渐空行从北门出,乘空左绕还从拘尸

    西门而入。如是展转遶三匝已,乘空徐徐还入西门。乘

    空而行从东门出,空行左遶,入城左绕入城北门,渐渐

    空行从南门出,乘空右遶还入西门,如是展转遶经四匝

    ,如是左右遶拘尸城经于七匝。(注五七)


    4、荼毘之火熄火说法不同


    在两经中,可以看见释迦牟尼经七天的火化,诸天想熄火,在第一本《大般涅盘经》中,记载他们下雨使火熄灭;但在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中,则说明四天王及海龙王,他们用尽了办法都浇不熄,但帝释一来就自动熄灭,也正因着这缘故,才被帝释拿去一颗「佛牙」。以下是东晋法显所译《大般涅盘经》的记载﹕


    「迦叶即便还下于地,以佛力故香积自然,四面火起,

    经历七日,宝棺融尽,于时诸天,雨火令灭,诸力士众

    收取舍利。」(注五八)


    以下是第三本《大般涅盘经》的记载﹕


    「尔时四天王各作是念,我以香水注火令灭,急收舍利

    天上供养,作是念已,即持七宝瓶盛满香水,复将须弥

    四埵四大香洁出甘乳树,树各千围高百由旬,随四天王

    同时而下至荼毘所,树流甘乳注写香瓶一时注火,注已

    火势转高都无灭也。尔时海神莎伽罗龙王及江神河神,

    见火不灭,各作是念,我取香水注火令灭,急收舍利住

    处供养。作是念已,各持宝瓶盛取无量香水至荼昆所一

    时注火,注已火势如故都亦不灭。﹍﹍尔时帝释持七宝

    瓶及供养具至荼毘所,其火一时自然灭尽。帝释即开如

来棺欲请佛牙。楼逗即问﹕『汝何为耶﹖』答言﹕『欲

请佛牙还天供养。』楼逗言﹕『莫辄自取』可待大众尔

乃共分。释言﹕『佛先与我一牙舍利,是以我来火即自

灭。』」(注五九)


    5、有无开棺说法上的差异


    在释迦牟尼火化后,是否需要开棺取舍利,两经亦有不同的记载,按第一本《大般涅盘经》的记载,盛佛尸体的棺材皆已融尽,因此不必开棺。(注六十),但按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的记载,棺材则未融,由帝释开棺先取「佛牙」。以下是第一本的《大般涅盘经》的记载﹕


    「迦叶即便还下于地,以佛力故香积自然,四面火起,

    经历七日,宝棺融尽,于时诸天,雨火令灭,诸力士众

    收取舍利。」(注六一)


    以下是第三本《大般涅盘经》的记载,明言棺材未融,需要开棺才能取出「佛牙」﹕


    「尔时帝释,持七宝瓶及无养具至荼毗所,其火一时自

    然灭尽。帝释即开如来宝棺欲请佛牙,楼逗即问﹕『汝

    何为耶﹖』答曰﹕『欲请佛牙还天供养﹍﹍」(注六二)


    6、阿阇世王有无分到佛舍利﹖


    按第一本《大般涅盘经》的说法,阿阇世王是八王之一,他曾分到释迦牟尼的骨灰。(注六三)在《长阿含卷五典尊经》也明记八王分到佛舍利,其第八王就是阿阇世王(注六四)但按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的记载,阿阇世王则没有分到释迦的骨灰,他是「不果所请,愁忧不乐即礼舍利惆怅而还。」(注六五)


    从以上六事的对立知道,这两本经有可能是一真一假,也有可能是两者皆假。但至少须要去除一经。笔者认为若只要去除一经,应去除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其理由如下﹕


    第一﹕因为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至少出自两人的手因为该经说明拘尸城人民为释迦作的是金棺,而释迦的身体是放在「金」棺中。(注六六)但在P.902 则说是放在「铁」棺中。显明本经非出自一人之手。


    第二﹕第一本的《大般涅盘经》,是属于小乘的经典,而第三本《大般涅盘经》,则属大乘经,前者是早期的经典,而后者则属较晚期的经典,从考古学的立场来看,前者较有价值及真实。


    第三、按增一阿含经的说法,释迦牟尼生前曾三次阻止舍卫国琉璃王来消灭迦毘罗卫国,以报复在他少年时代迦毘罗卫国所加给他的侮辱。由于释迦的阻止,琉璃王进军了三次,也撒退了三次,但到了第四次,佛陀知道这是释迦族的共业,也是无法挽救的定业,虽然同情与惋惜,也是爱莫能助,等到琉璃王第四次进军时,佛陀才放弃了挽救故国厄运的努力。后来琉璃王就把释迦族全部死杀死。(注六七)这则故事常被法师们用表示释迦牟尼的爱国表现,可以说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事。但在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中,却看到,有「迦毘罗国王诸释种等」,来要求分释迦牟尼的骨灰。这表明不但释迦族没有被消灭,而且他们还有国王。(注六八)由此可断定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应是伪经。若不是这样,释迦牟尼的爱国故事,就变成假的。佛教法师也不能再有这伟大的故事了。


    第四、按佛经的说法,释迦牟尼的骨灰是由八王瓜分而去。(参注六二)而且也明列得舍利的八王之名(参注六三)但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则记明,释迦牟尼的骨灰皆未分给任何一王,以为这是释迦牟尼生前所吩咐的。(注六九)


    第五、按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所记,在释迦牟尼荼毘后有帝释来请走释迦牟尼的一颗佛牙。这件事会出现,完全是由于其伪作者不明佛学所致。因为按佛经的记载,帝释的身高是一由旬,即四十里。(注七十)以笔者的身高来看,笔者的食指宽大约为身高的百分之一,则帝释的食指,应有四百尺宽,大拇指应有五百尺宽,他不但是色界中人,又是地居天人,他的一只手就有两里大,如以其身量来计算,他怎能从释迦出牟尼大约只有十公分的口中,取出不到两公分大的「佛牙」来﹖而捷疾罗刹是天人,其身体,至少也有帝释的一半大,他要从佛口中取佛牙也很难。


    第六、按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所记,在释迦牟尼荼毘后有二捷疾罗刹隐身随帝释来盗取一双佛牙。若释迦牟尼在未自碎其身体前,其身体是金刚体,捷疾罗刹怎能来「盗取」佛牙﹖应是拔不动的。除非是释迦牟尼自己允许。若是这样,又怎能说是「盗取」呢﹖


    正因为本经有六点与第一本的《大般涅盘经》不同,而且以上述的这六点,更使本经站不住脚。因之,笔者断定,这本第三本的《大般涅盘经》,是一部「伪经」。


      <三>、第一本经也是一部伪佛经


    1、怎会是一千二百五十人﹖


    「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这一句话,不只是数目的问题,表示释迦牟尼在讲这经时 ,有一千二百五十个大弟子在那 里听他讲佛法,更重要的是,在讲释迦牟尼在讲这经的时机。因此这句「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乃是在表明当释迦牟尼在讲这经的时候,是在得道的第一年。但《大般涅盘经》是在记佛的死及荼毗,故知其讲经的时日应是最后一年,不会是在第一年。就因为所记的时间错误,所以可断定是本经是「伪佛经」。南怀瑾先生对此的批注是﹕


    「为什么只提千二百五十人﹖佛出来传道以后,第一批

    招收的学生拿我们现在的话讲,最难降服的学生,就是

    这一千二百五十人。其中的舍利子,在佛还没有出来说

    法之前,他已经是大老师了,跟他的有一百学生。还有

    三迦叶兄弟兄(不是拈花微笑那个迦叶),其中两人各

    有二百五十个学生,另一位有五百个,合起来一千个学

    生,他们都是影响当时社会宗教的大学者。另外有神通

    有的目莲尊者也在那里,年龄也比佛大几岁,也在传教

    ,他也有一百个基本徒弟。还有耶舍长者子,朋党五十

    个,所以佛有这六个徒弟皈依了以后,他们带领出家修

    道的学生,一起皈依佛,才变成了一千二百五十个常随

    众,就是经常跟着佛的;每次说法他们都是听众。」(

    注七一)


    2、地的构造怎会像个轮﹖


    在本经中我们看见其地的构造像个球体,和佛的「地像平盘」的思想不同,因此本经是一部伪佛经。本经是这么说﹕


    「佛言阿难,大地震动有八因缘,一者大地依于水住,

    又此大水依风轮住,此风轮依虚空住。空中有时猛风大

    起,吹彼风轮,风轮既动,彼水亦动,彼水既动,大地

    乃动。」(注七二)


    以下是释迦牟尼的思想,在他的思想中,地球像是「千层糕」是一层一层的﹕


    「地深二十亿万里,从是巳下复有地味二十亿万里,下

    复有粟金二十亿万里,下复有刚铁二十亿万里,下复有

    水八十亿万里,下复有风五百二十亿万里及复有下方异

    天地。从是人间上至梵天,亦五百二十亿万里。」(注

    七三)


    「佛告比丘﹕『今此大地深十六万八千由旬,其边无际

    。地止于水,水深三千三十由旬,其边无际;水止于风

    ,风深六千四十由旬,其边无际。』比丘﹕『其大海水

    深八万四千由旬,其边无际。须弥山王入海水中,八万

    四千由旬出海水上,八万四千由旬。下根连地多固地分

    ,其山直上无有阿曲。」(注七四) 


    「佛言比丘,是地深六百八十万由旬(笔者按﹕一由旬

    最少是四十华里)其边无限,其地立水上,其水深四百

    六十万由旬,其边际无有限碍,大风持水,其风深二百

    三十万由旬,其边际无限。比丘,其大海深八百四十万

    由旬,其边际无崖底。」(注七五。笔者按在佛的思想

    中不只是地球如此,所有的三千大千世界地的构造皆如

    此。)


    以上的三段,虽然说法不一样,但却有一共同的特点,就是地的样子,很像「千层糕」,因之,《大般涅盘经》的轮式,非佛所说,故是「伪佛经」。


    3、五百比丘得了阿罗汉果﹖


    在本经中有这样的一段话﹕


    「如来说此法时,五百比丘漏尽意解,成阿罗汉。」(注七六)


    但在同一经中,却有另一说法﹕


    「佛言如是如是。阿难,今此众中,五百比丘,未得道

    者,我般涅盘后,未来世中,当得尽漏,汝亦当在此中

    数也。」(注七七)


    4、阿难陀怎会是一位尊者﹖


    在本经中有两次都说阿难是「尊者」(注七八),即「大阿罗汉」。这是反历史的说法。只要对佛教历史略有认识的人都知道,当佛死后,不久,就举行了「第一次结集」,由大迦叶主持,由五百大阿罗汉参加,当时因为阿难与大迦叶交恶,大迦叶不同意阿难参加,不同意的理由是「阿难不是尊者」,但由于在释迦的门徒中,只有阿难可以把释迦牟尼平时所讲过的经背下来,所以最后阿难才以「诵经者」的身份参加,因此阿难在现阶段不是尊者。在上面的引文中,释迦牟尼也很明白的告诉阿难﹕「我涅盘后,未来世中,当得尽漏,汝亦当在此中数也。」故知这经是「伪佛经」。


    5、怎会有人活得那么长久﹖


    在佛学中有一个重要的基础,就是「劫」,所谓劫,是说,人类在最开始的时候,可活到八万四千岁,但每经一百年,就会减少一百岁,一直减到只剩下十岁,再每经一百年,人类的寿命又会增加一岁,一直的增加到八万四千岁,这是「一小劫」,合二十「小劫」,是一「中劫」,合四「中劫」是一「大劫」。天地就这样的在轮回。因此可知人类的寿命,不管怎样,是不会超过「八万四千岁」的,但在本经中却有人活到 588,000年,是反佛理的,由是知,本经是由一个没有佛学根底的人所伪造的。


    「我于往昔八万四千岁为婴儿,八万四千岁为童子,八

    万四千岁为灌顶太子,八万四千岁为灌顶王,然后得成

    转轮圣王,领四天下七宝具足,八万四千岁统理民务,

    八万四千岁为诸人民讲说诸法,八万四千岁坐禅思惟,

    从尔已来,五十八万八千岁。」(注七九)


    6、这时怎会有三藏可结集﹖


    在本经中有这样的一段话﹕


    「其后迦叶共于阿难及诸比丘,于王舍城,结集三藏。」(注八十)


    这段话是很反佛教历史的说法,因为大迦叶和阿难所参与的结集,是「第一次结集」是在佛死后大约一个月左右,而「第二次的结集」是在佛死后一百多年,那时大迦叶及阿难都死了。所以阿难及大迦叶所能参加的结集,只是第一次,在「第一次的结集」中,只有诵「经」和「律」,是未诵「藏」的。由此可知,本经也是一个不知佛教史的人所写,故是一本「伪佛经」。


    三、佛光山体系应有的反省


    佛光山在这一次的迎佛牙活动中,他们自己做了很多事,也遭受他人的诘难和质疑,笔者觉得有几件事情,是他们应该再思与反省的。


      <一>、佛牙真假该诉之权威吗﹖


    佛光山在这次「迎佛牙」的活动中,遭遇到他人的质疑,看到星云法师祭出的法宝,竟是十二位法王及仁波切的保证,真叫人跌破眼镜。他指出﹕


    「第三颗佛牙有十二位西藏仁波切的联名保证,若如此

    还不能相信,请问江灿腾是否有足够推翻十二名仁波切

    联名保证的证据。」(注八一)


    如果不明真相的人,真的会被这些仁波切的身份唬住,但若知道他们的身份不过也就像我们平时所看到的「法师」一样,你就会觉得星云法师所际出的「法宝」,实在是一个「破碗」。不信,就请看下文的引注。


    所谓「仁波切」,按一般话来说,就是「活佛」。很多人一听见「活佛」,可能会以为他们是很神奇的,但事实上,那也没有什么。不信就请读者猜一猜,单单单在西藏地区,有多少「仁波切」和「法王」﹖就让笔者告诉你,若没有上万,至少也有几千。要当「仁波切」是很简单的事,只要你有钱,要弄一个「仁波切」的名份是很简单的。为着取信于读者,笔者引用卢胜彦活佛的话于下。


    「现任西藏三大寺的住持之一『嗡恰克仁波切』,其属下就有一千多名的活佛,(注八二)


    卢胜彦在「活佛的等次」一文中曾这样说﹕


    「据我所知,西藏第一等的活佛是达赖喇嘛、班禅。第

    二等的活佛是西藏王,能够摄政的是第二等,第三等的

    活佛是西藏三大寺的住持。第四等的活佛,是三大寺底

    下的法王。那么三大寺以外的,像白教的大宝法王,花

    教的教主,萨迦教的教主,跟红教、黄教的教主,他们

    都是属于第四等。第五等是一般藏密寺院的住持。第六

    等是教法的教授师,能够懂得密法的活佛是第六等。另

    外很普遍的,在寺拄持底下到处游走的,这个是第六等

    。还有第七等的,是当喇嘛当了很久,一直没有活佛的

    身份,家里有一点田地,或者是一些牛、羊,把它换成

    钱,到西藏政府去缴一点钱,就给你当活佛,这个活佛

    叫『捐班活佛』,就是把钱捐出来,列入活佛的这一班

    人,叫『捐班活佛』,很多活佛是捐出来的。


    以前有人去问达赖喇嘛﹕『我们遇到了一个活佛,但是

    他教我们的东西,不知道正确不正确﹖他是不是活佛呢

    ﹖』他说﹕『你把名字拿给我看。』达赖喇嘛一看,『

    咦!这我不认识。』底下的人问﹕『你怎么不认识这位

    传给我们法的活佛呢﹖』达赖喇嘛说﹕『活佛太多了,

    已经多到没有办法数了。我已经没有办法认出那一个是

    真,那一个是假的活佛了。因为每一个都称为活佛,每

    一个名字后面都写仁波切。』」(注八三)


    从卢胜彦的自述中,我们也可以看见,今日的西藏活佛是如何的粗制滥造;以下的实例,又是另一种粗制滥造﹕


    「从前,一位印度尼西亚来的小同门,常在『真佛密苑』车库门口帮我洗车。后来他结婚,由我帮他福证。接着他去西藏绕了一圈回来。现在这位小兄弟已高高的坐在法坐上,穿西藏活佛的法衣,戴法王的帽子,很多慕名而来的信徒,向他顶礼,他一一给加持贯顶。在印度尼西亚,造成轰动。这位小兄弟就是西藏活佛『荣欣·图尔库仁波切 』。于是,有印度尼西亚的真佛宗弟子,储备了一笔钱,到西雅图来对我说,他也准备去西藏,如法泡制,找一位默默无闻的西藏活佛,求封一个『活佛』的名字,回印度尼西亚后,照样大家一起来乱搞。他告诉我,真佛宗的上师阿阇梨,难求,活佛,根本不可能。如今,西藏活佛容易,只要捐上一笔钱就是,这是最后一等的『捐班活佛』 了。他又告诉我,他早探听好了,有位『泰西仁波切』一次就贯顶四百位『西藏活佛』,只要交上钱,你就准备当仁波切,就可戴上活佛的法帽,可以给人加持灌顶,而且可以收供养。我听了,心中默然。西藏活佛有实修的,有挂名的,有优有劣,有内证金刚三昧的,有表面混饭吃的,大家要具有分辨的明眼才好。我感叹,这真是一个未法时代啊!」(注八四)


    从卢胜彦活佛的话中我们知道,一个洗车的小弟一下子就成了仁波切,也戴上了法王帽,单单在小小的西藏,活佛大略就有几千位,他们能保证什么﹖星云法师应该很清楚的,为什么要诉诸这样的权威呢﹖


      <二>、请问是谁种了那棵芭蕉﹖


    佛光山的「迎佛牙」活动,可以说是盛况空前,佛光山出尽了风头,但佛光山也面对了很多的质疑和诘难。对于这些诘难和质疑,佛光山在面对这些质疑和诘难的反应,其文化院院长依空法师表示。他说﹕


    「是谁心绪太无聊﹖」(注八五)


    依空法师的话,使人读后觉得很怪。笔者想请问依空法师﹕


      是谁说﹕「这是信仰的圣物﹖」

      是谁说﹕「它具有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如今还生

            出两颗小佛牙!」

      是谁说﹕「供养舍利有无量的福报﹖」

      是谁号召卅二山头的佛教长老﹖

      是谁组织佛牙护持委员会﹖

      是谁请吴伯雄资政充当迎佛牙团的团长﹖

      是谁带一团大人前往泰国迎迓那颗残牙﹖

      是谁安排百位长发妇女布发接地﹖

      是谁安排水侄师搭衣持钟、手炉、提炉迎请﹖

      是谁安排西藏喇嘛吹响法螺﹖

      是谁安排国防示范乐队及各界代表团吹奏﹖

      是谁安排恭迎典礼﹖

      是谁捧着佛牙去大园洒净和超荐﹖

      是谁三次故意点名慈济缺席﹖

    再请问﹕

      是谁想藉这颗佛牙想在北部地区设立一个大道场﹖

      是谁想藉这颗佛牙获地三、四十公顷﹖

      是谁想藉这颗佛牙盖「佛牙寺」﹖

      是谁把这新闻炒大﹖

      是谁使佛光山几乎下不了台﹖


    总归一句,就是「你知我知」!佛光山的文化院院长依空法师,怎能怪人说﹕


    「是谁心绪太无聊﹖」


    难道是小老百姓种了芭蕉﹖是小老百姓刮起了这一阵「迎佛牙风」﹖是谁撒了这一阵雨﹖是谁和谁在明争暗斗﹖是谁搅混了这一池水﹖答案是﹕是佛光山。依空法师怎能怪人说﹕「是谁心绪太无聊!」


      <三>、超度空难亡魂是逆佛意


    像佛光山,在这一次的迎佛牙活动中,他们一行人带着这颗「假佛牙」,到大园空难的现场去「超荐」华航失事的冤灵,这件事实在做得很不好


    1、因它违背释迦牟尼教训


    人死了可以超度吗,超度有用吗﹖如果我们看佛经,它是没有用的,而且也是违背释迦牟尼的教训的。


    龚天民牧师在日本佛教大学读研究院的时候﹐曾问日本佛教大学冢本善隆博士(他是和尚)﹐有关替死人念经超度的功用﹐他回答﹕


      「第一、为了安慰活人﹐而替死人念经。死去了的

    人业已随他而去﹐念经拜忏对死人已不发生任何效力。

    第二、为了增加寺院之经济收入﹐故僧侣为死人念经超

    度。」


    当时有一学生举手反问说﹕


    「我们替死人念经难道都是为了钱吗﹖」


    冢本善隆博士不客气的反问他﹕


    「不为钱,是为什么﹖」(注八六)


    在《铃木大拙的生平与思想》一书中记有这样的一段对话,希望佛教徒及法师能好好的思想﹕


    「婆罗门教徒有个习俗﹐当他们讽诵经文绕着死人

    走时﹐那个死人就能转生到好的地方吗﹖」一个弟子提

    出这个质问。


    佛陀反问﹕


    「把一抱的石头抛进井里。然后绕井说『石头浮起

    来吧!』那石头浮起来否﹖」


    「不会浮起来!」


    「为什么﹖」


    「石头是一种浮不起来的东西。」


    「那是同一个道理。人由他们自己本身的行为来决

    定其死后的命运﹐他人无法改变。」(注八七)


    既然连释迦牟尼佛都说超度没用,佛光山捧着一颗真假未分的佛牙,想去超度什么﹖


    2、因飞机失事已超过了四十九天


    如果在读者中记忆好一点的人,定能记得,华航在大园乡沙仑村失事,那是今年二月十六日(注八八),而星云法师带队去大园乡空难现场超度,是在四月九日(注八九)。从二月十六日,到四月九日,共经过二月份的十三天,三月份的三十一天,四月份的九天,总共是五十六天,如果头尾都不算,也有五十四天。以笔者的了解,按照佛教的说法,其「中阴期」应是四十九天,过了这四十九天,一切都已确定,该轮回的已去轮回,该被关在地狱的已都定狱。佛光山在这时想去超度什么﹖再说,这些被超度的的人又有什么「功」﹖以致可使他们的因果改变﹖佛光山这种做法,真是「以讹导讹,以盲导盲」。


    大约在五年前,故副总统陈诚先生移灵佛光山安奉,佛光山出动了三千多位法师及信徒,在心平法师率领下去诵经超度。(注九十),陈诚先生已埋了廿八年,按佛教的说法,他有可能已出生为人,已廿八岁,可能刚刚结婚生子,或是出生于天界中,佛光山这一强力的超度,不等于要他的老命﹖又害他家破人亡!请问读者,如果你刚刚结婚,又有婴儿,你愿被人超度吗﹖


    再说按佛教的说法,法师超度的对象,应是只有地狱道及饿鬼道的众生。佛光山的法师怎能确定,陈诚先生死后是下地狱,或在饿鬼道﹖这一超度,不等于在定陈诚先生的罪﹖再说,陈诚先生死的时候,应是已做过超度法事,他需要再超度一次吗﹖如果上一次的超度是无效,这一次的超度就会有效﹖


    可能佛光山一直的忽略以下的四件事,第一、人死了超度是没有用的,这是佛说的。第二,人死了超过四十九天,已不必超度了。第三、若未确定那人死后是下地狱道或饿鬼道,随便超度,对死者来说,是一大侮辱。第四、因果是佛教的根基,超度是反因果的。


    笔者很好奇的想知道,当华航飞机在大园失事时,佛光山的道场到处皆有,不知道有没有派人去超度﹖去了多少人﹖他们单单为陈诚先生移一下灵骨,就需要三千人去诵经,他们为着大园失事的众生,(包括死人及当地因飞机失事而死的生物)不知出动了多少人﹖笔者从报纸上,只看见一位法师孤孤单单的拿着「招魂幡」,在华航失事现场招魂,(注九一)也听说第一个去华航失事现场诵经的,是星云法师口中的「佛教社会慈善团体」,不知道佛光山「佛教宗教团体」是否也去诵经「超度」,笔者不知道那位单身的和尚,是不是佛光山的法师﹖他的超度无效吗﹖如果他不是佛光山的法师,而佛光山也的确曾派了一群法师去超度,这些法师的超度无效吗﹖真的需要星云法师再度的捧着「佛牙」,在过了「中阴期」,再带了一大群人到华航失事现场去超度才有效。请问﹕「佛光山以前所做的超度有效吗﹖」请问星云法师﹕「这次的超度是为了什么﹖,又能做什么﹖」


    佛光山,在这一次的「迎佛牙」活动中,不但借着这颗真假未分的「佛牙」,去「超荐」华航失事的冤灵,也想借着这颗「佛牙」,来提高台湾的国际地位,更想借此,成为「镇山护国之宝」,也想借此,促进世界的和平,更想借着这一颗佛牙在北部获得三十到四十公顷的建地,也想建立它的「大道场」,建造「佛牙寺」。一颗「假佛牙」,竟能造成那么大的果效,看来美国幽默大师马克吐温所说﹕


    「科学实在有趣,它是一本万利的玩意儿,只需一点点

    的数据作本钱,居然可以换来那么长篇大论的利润。」


    笔者要略略的修改一下﹕


    「佛教实在有趣,它是一本万利的玩意儿,只需一小小

    的假牙本钱,居然可以换来那么长篇大论的利润。」


    笔者写文至此,不只是为台湾的政要及小老百姓悲哀,也为佛教界悲哀!


    「佛牙啊,佛牙!真的是佛牙吗﹖」

    「佛经啊!佛经!真的是佛经吗﹖」

    「超度啊!超度!真的在超度吗﹖」


    笔者就把上述的三个问题,留给读者自己去思考吧!


附注﹕


注一﹕1998.4.9.《世界日报》P.A3。

注二﹕1998.4.2.《侨报》P.4。

注三﹕1998.4.9.《世界日报》P.A3。

注四﹕莲生活佛卢胜彦,「佛牙舍利的传说」,1998.4.16.《真佛报》P.1。

注五﹕1998.4.23.《真佛报》第一版。

注六﹕1998.4.16.《世界日报》P.A12。

注七﹕1998.4.9.《世界日报》P.A3。

注八﹕1998.4.9.《世界日报》P.A3。

注九﹕1998.4.9. 《世界日报》P.A3。

注十﹕1998.4.8.《国际日报》P.A8。

注十一﹕1998.4.2.《世界日报》P.A8。

注十二﹕1998.4.10.《世界日报》P.A3。

注十三﹕1998.4.11.《国际日报》P.A8。

注十四﹕《大正新修大藏经》第一册P.191。以下只简略为「大正」,其后的中文数字表第几册。

注十五﹕大正十二P.365-603。

注十六﹕大正十二P.605-853。

注十七﹕大正十二P.853-899。

注十八﹕大正十二P.900-921。

注十九﹕大正十二P.910。

注二十﹕大正十二P.910。

注廿一﹕大正十三P.677-680。

注廿二﹕莲生活佛卢胜彦,「佛牙舍利的传说」,1998.4.16.《真佛报》P.1。

注廿三﹕大正十三P.679。

注廿四﹕同注廿二。

注廿五﹕《金刚怒目》P.5。

注廿六﹕1998.3.31.《联合报》P.11。

注廿七﹕1998.4.2. 《世界日报》P.A8。

注廿八﹕仁仁,「中国佛牙记趣」,1994.7.9.《侨报》P.45。

注廿九﹕「山东发现罕见佛教圣物佛牙舍利」1994.5.19.《侨报》P.5。

注三十﹕1994.7.9.侨报P.45。

注卅一﹕冯杰,「佛牙的幽默」,1992.10.28.《世界日报》P.B10。

注卅二﹕冯杰,「佛牙的幽默」,1992.10.28.《世界日报》P.B10。

注卅三﹕1998.5.3. 《世界周刊》P.46-47。

注卅四﹕迟宝伦,「佛牙舍利突然多了一颗」1993.4.23.《侨报》P.27。

注卅五﹕1998.4.11.《美南新闻》P.5A。

注卅六﹕大正一P.207。

注卅七﹕大正十二P.910。

注卅八﹕高阳,「韩愈谏佛骨」1987.6.25.《世界日报》P.28。

注卅九﹕1998.4.9.《民生报》P.1。

注四十﹕Frank H. Netter, ” Atlas Of Human Anatomy ” P.51,Pharmaceuticals Division, CIBA-GEIGY Corporation.New Jersey, 1989。

注四一﹕大正一P.5。

注四二﹕陈柏达居士,《佛陀的人格与教育》P.42-43。

注四三﹕1997.4.9. 《联合晚报》P.﹖。

注四四﹕刘国威,「从史料看佛利牙舍利」,1998.5.3.《世界周刊》P.46。

注四五﹕以上数据皆从大正十二P.365-368。

注四六﹕以上数据皆从大正P.369。

注四七﹕大正一P.191-207。

注四八﹕大正一P.206。

注四九﹕大正十二P.902。

注五十﹕大正十二P.902。

注五一﹕大正一P.206。

注五二﹕大正十二P.902。

注五三﹕大正十二P.902。

注五四﹕大正一P.206。

注五五﹕大正十二p.902。

注五六﹕大正一P.206。

注五七﹕大正十二P.907。

注五八﹕大正一﹕207。

注五九﹕大正十二P.910。

注六十﹕大正一P.207。

注六一﹕大正一﹕207。

注六二﹕大正十二p.910。

注六三﹕大正一P.207。

注六四﹕大正一P.30。

注六五﹕大正十二P.911。

注六六﹕大正十二P.906-907。

注六七﹕大正二P.690-692。

注六八﹕大正十二P.911。

注六九﹕大正十二P.911。

注七十﹕大正一P.344,399。

注七一﹕南怀瑾,《金刚经说什么》P.15-16.古老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台北巿,1992.8. 台湾初版1995.11.台湾十一次印刷。

注七二﹕大正一P.191。

注七三﹕大正一P.309。

注七四﹕大正一P.114。

注七五﹕大正一P.277。

注七六﹕大正一P.195。

注七七﹕大正一P.204。

注七八﹕大正一P.198.205。

注七九﹕大正一P.202。

注八十﹕大正一P.207。

注八一﹕1998.4.2.世界日报p.A8。

注八二﹕《燕子东南飞》P.29。

注八三﹕《真佛报》1993.6.15-30.P.6。

注八四﹕卢胜彦,「西藏活佛满街跑」,《真佛报》 1996.4.15-30.P.12.

注八五﹕1998.4.6.《世界日报》P.A5。

注八六﹕龚天民,《答妙真十问》P.35.少年归主社,台北巿,1971.五版。

注八七﹕秋月珑  ,《铃木大拙的生平与思想》P.153-154 ,天华事业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台北巿,1980.5.1.初版。

注八八﹕1998.2.17.《世界日报》P.A1。

注八九﹕1998.4.11.《国际日报》P.A8。

注九十﹕1993.8.10.《中央日报》P.7。

注九一﹕1998.2.18.《世界日报》P.A1。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佛学究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