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功德:眛于因果的标志

功德,眛于因果的标志

陈义宪


  佛教在现代华人的感受中(特别是在台湾),它像一个欣欣向荣的宗教。特别是近二十年来,由于佛教各团体纷纷设立了「功德会」,借着功德会的运作,募集了很多的资金,在社会上推动救济,医疗,文化,广播,教育——等各项的工作,再加上各佛寺的企划,不但建立了很多的大型的建筑,大规模的企业,给人的感受是:佛教越来越兴旺了!但在骨子里,佛教事实上已渐渐的走投无路了。相信笔者的这种看法,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佛教徒都不会阿们的,但只要对佛教信仰有深入研究的人,都会承认:佛教不只是在渐渐的没落,在实质上,佛教已「走投无路」了。因为佛教已是一个没有「彼岸」的宗教。


  或许,很多的佛教徒会认为,这是笔者在乱讲,因为在他们的感受中,佛教是一个有八万四千法门的宗教,每一个法门就是一条路,怎能说佛教已是一个走投无路的宗教?再看看台湾,看看世界各地的慈济工作,有那一个宗教团体做得比佛教好?再看看台湾各佛教山头,他们的企划经营,有那一个宗教团体能做得比他们好?


  不可否认的,佛教近代由于推动「人间佛教」运动,在外表上的发展,确实给人有「蓬勃风发」的感受。但佛教这种外务的发展,确实给人有了「大错觉」,如果佛教从「企业」来讲,他确实成功了,但佛教是「企业」吗?再说,佛教的真正成功,从表面上来看,它好像是很「成功的企业」,但笔者相信,只要把佛教所募集到的那些钱,和甘愿投入的人力,交给有心发展的人,相信大部份的人,也能作出像佛教的「企业」来。


  佛教今天的成功,最主要的动力,只有两个字,就是「功德」。因为「功德」,很多人愿意把辛苦赚来的钱,几百万,几千万,甚至几亿都肯拿出来;因着「功德」,很多的佛教徒,甘愿出来做苦工,甚至甘愿去做一些他们过去都不愿意去做的事,现在都抢着做;很多过去怕被人抽骨髓的,也为着「功德」缘故,单单在台湾,其人数就超过全世界的总和。很多过去只「传媳不传女」的秘方,也都肯拿出来公开。为什么?因为「功德」!


  功德,带给佛教的最大益处,是让信徒肯把自己的口袋打开,让一些妇女肯把珠宝盒打开,甚至也让小孩子也把扑满打破,让一些收藏家肯把历代珍藏的古玩字画也都拿出来捐献。像过去,寺中的柱子,谁捐献的,除非庙倒了,或是改建,谁捐献的,就一直是挂谁的名。现在因为想捐的人多了,很多寺庙,多改为一年一换;其至连佛寺中的菩萨像和香炉,也都是年年更换捐献者的名;像那些光明灯,也是年年更换名字。像这样的持续下去,佛教怎会不发?


  正因为「功德会」是佛教的「吸钱大磁铁」,因此,「功德会」在佛教中就像雨后的春笋般的出现。你有你的「功德会」,我也有我的「功德会」;不只佛教有「功德会」,很多的鸾坛,也有样学样的都来一个「功德会」,而后期抄得最成功的,应是「慈济功德会」,也因为有了「一滩血」的故事,使它的「功德事业」大红大紫,也使证严法师变成了「上人」,更得了「世界和平奖」。


  「功德会」真的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吗?它真的好像武侠小说中的「吸星大法」,会使一个原本没有什么的人,没多久,就变成了功力深厚的武林高手。如果不信,我们就来看真佛宗的莲生活佛卢胜彦对功德会的「拒与迎」,他由起初的看不起,到后来的鼓励信徒与慈济争「功德金」。


莲生活佛卢胜彦,在华人世界一直被正统的佛教法师所排拒,但在佛教界中,它的真佛宗和慈济功德会可算是两个最大的山头了。因为都拥有五百万的信徒。所不同的是,真佛宗是一个佛教宗派,其成员都是信徒;而慈济功会则是一个慈善团体,其成员都是会员。不只包括着佛教各宗,也包括着一些有心行善的各宗教信徒。


  在早年,卢胜彦莲生活佛由于自信满满,以为单凭着自己的神算,就可以把自己的真佛宗发展得很好。因此,当他的门徒向他建议要发展功德会时,他把它这建议看成垃圾,正眼也不看他一眼。他自诩,自己是有佛眼的人,能前看五百年,后看五百年那时,甚至他连看报纸,也都是预看十年后的报纸。他在一九九三年时曾吹嘘,十年后的《中国时报》会改名,但这也只是在吹牛而已。因为今日的《中国时报》乃旧是《中国时报》;如果他真的有这种能耐,他也不会把其门徒在早年劝他成立功德会的「万言建议书」,看为没有价值的建议。他那时可能认为这个徒弟简直是把他看扁了,想想我卢胜彦是谁?怎么可能去学「慈济功德会」?因此,就拿起了笔,刷刷的写了一篇长文,一面责备他这位有远见的门徒,也顺便的把慈济功德会扁损了一下。这篇文章这样:


    「最近有弟子呈上万言建议书,是组织『济众功德会」的建言。这位弟子认为『济众功德会』益处多矣!可获『大善名』,可建『无数慈善事业』,可『随心所欲』,可得天下『好名声』,可除『种种谤言』,可发展『千万万信众』。」(莲生活佛,《活佛的方块》P.24)


    以下的话,是莲生活佛更详尽的说明﹕


    「一位从台湾来的弟子(姑隐其名),交给我长达万言的建议书,要我出面组织一个世界性的『济众功德会』,真佛宗的百五十万众,是基本会员。这位弟子,认为『济众功德会』,会长大,会共鸣,他提出五大益处﹕


第一、         师尊不必出一毛钱,马上可以获得世间最大的善名。(如金字塔一般,万众推您上高峰)。

第二、真佛宗要盖『雷藏寺』、『医院』、『大学』、『养老院』、『孤儿院』、『救急救难中心』、 真佛小区』、『救灾会』等等,马上可以拨款进行,一点也不必迟疑。

第三、邀天下善士,慷慨解囊,做天下的大善行,真正可以随心所欲。有了钱,你想做什么再大的国际救济,均可为之。(如老鼠繁殖,钱愈来愈多)。

第四、世界各国总统一定会召见莲生活佛卢胜彦,好人、好事非师尊莫属。(有大影响力时)。

第五、『济众功德会』的大善名,可以破除现在外界种种的造谣诽谤。可以使真佛宗发展到千万、万万的信徒。」(同上注。P.26-27)


    这位被「姑隐其名」的门徒之善意,终被莲生活佛所拒绝,莲生活佛拒绝的理由如下﹕


    「但是,我想起梁武帝建三千六百寺,在达摩祖师眼中『实无功德言』可言。」(同上注,P.24)


    「我读了『济众功德会』的建议书,一点也不怀疑它的可行性。是可为而非不可为。但是,我想起了梁武帝建了三千六百寺,在达摩祖师的眼中『实无功德』可言。人间善功如弹『一沙』归于『一山』。我思之久久,欲问大家,如何才是千万心灵的共识﹖如何才是真正的解脱之道﹖」(同上注。P.27


    或许,大部份的人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莲生活佛会有这种轻视「功德」的看法呢﹖如果你读过他的「蛙鸣」这篇文章,也就不会感到奇怪了。莲生活佛在「蛙鸣」的这篇文章中,他这么说﹕


    「青蛙为什么叫﹖我暗问。

    牠们不像是争吵﹖

    而是,愉快的吶喊﹖

    吶喊些什么﹖

    「功德吗﹖」

    我突然间,想起梁武帝问达摩﹕

    『我自即位以来,供养佛僧,建诸多寺,印经弘佛

,这究竟有多大功德﹖』

    『没有功德。』达摩回答。

    『为什么没有功德﹖』梁武帝大惊。

    达摩说﹕『所有这些,是一点人天小果,是世俗的

,看来是真实,其实是虚空。至于真正的功德,应

该是妙慧。』

    最近我常常想到『功德』两字。

    因为最近的宗教界,兴起了太多的『功德会』。

    达摩祖师为什么讲没有功德呢﹖明明是功德,为什

么说没有功德呢﹖

    当我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走到彩虹山庄的后院,

我看到那松树底下的蚂蚁窝。

    又盖了许多蚂蚁住宅。

    有很大很大的医院。(蚂蚁医院)

    有很大很大的大学。(蚂蚁大学)

    很多蚂蚁很勤奋的搬运粮食药品。(正在慈济)

    蚂蚁王国正在颁发『世界和平奖』呢!

    我看到这些。﹍﹍

    我知道,蚂蚁医院与蚂蚁大学,对蚂蚁王国的功

德,是很大的!但我也明白达摩祖师为什么说﹕

『没有功德!』

    这地球不是一粒沙吗﹖

    宇宙不是一朵花吗﹖

    我在想──

    假如由这人世间的功德,以慈悲喜舍的心,再进

一步进入『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

无寿者相』,得到真正的『涅盘妙心』,那该是多

好啊!原来,『功德』是在外的,『妙慧』是在内

的啊!」(卢胜彦,《小舟任浮漂》P.43-45)


    从以上的话,我们都知道莲生活佛在批评什么,他想讲什么﹖他把「蚂蚁窝」比喻为「功德会」,把「蚂蚁」比喻为「功德会的成员」,这窝蚂蚁很勤奋的在做「慈济」工作,他们盖了「住宅」,盖了「医院」,也盖了「大学」,也得到「世界和平奖」。


    莲生活佛自诩是「佛学第一」,是「佛王之王」,相信他的见解应是很有深度的。就因为莲生活佛有这种领悟,所以他把「功德会」弃之如敝履。他对那位建议的门徒,也「姑隐其名」。


    但由于一般人已受教导,认为「功德可以补过」,所以大家依旧迷信于「功德」的魅力,一听见有可做「功德」的机会,就尽力的把钱往「功德会」送。他们不但把多年保存的古联、古画捐出;把珍藏宝库的珠宝、古玩送出;甚至几代「传媳不传女」的秘方也公开;以及最怕人「抽骨髓」的,也个个愿意「被抽」。这种功德的魅力,真比魔术师的「魔术棒」更厉害。它的功,是使很多本来不愿做善事的人,肯拿出钱来做善事。但它的过,是使很多人花了冤枉钱,使很多人血本无归。这就好像有人去劝人合伙做生益,告诉他只要你肯拿出钱来投资,就会有怎样怎样的利益,但其实并不是那样。


    正因为华人长期受教,使他们相信「功德」的益处,也使他们肯为功德不惜一切的付上代价。害得原本「如如不动」的莲生活佛也动了心。莲生活佛写《小舟任浮漂》这书时,是1995年5月。说得多洒脱,但不到七个月,不但已成立了「华光功德会」,也学「慈济功德会」本的「四大志业」,制定了社会救济、医疗、教育和文化四大方针。(1995.12.1-14. 真佛报P.11)更大力的鼓励其信徒,要和「慈济功德会」争那些「功德钱」。莲生活佛指示其信徒。他的观念也未免改变得太快了!笔者不知道莲生活佛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转变?但笔者猜想,他也大略是看见钱的份上。因此,经过七个月的沉思,突然醒悟,觉得自己真傻,把这么好的机会放弃了,无形中就把这样大把的钱,让「慈济功德会」去大红大紫,未免可惜。因此就成立「华光功德会」,决定和慈济分享这杯糕。以下是他指示其信徒应怎样做的话:


    「另外『华光功德会』我也谈到时效,像这一次贺伯台风,几乎每一次重大灾情发生出来的时候,另外一个功德会,就是台湾的慈济功德会,他一定是第一步,脚踏的是第一步,只要有重大的灾情产生,他一定是站在最前方,让人家看得最清楚,文宣做得又够好。文宣、宣传这一次全部集中在他们身上,而我们呢﹖等台风过去差不多半个月以后啊!才一张FAX 过来﹕『师尊,我们华光功德会要怎么做﹖』半个月了,纔问要怎么做,应该实时行动。因为世界上只要有新的重大灾难,就是你们功德会要实时行动的时刻,不要人家讲。﹍﹍地方分权制功德会方面就这样,你那个地方有灾难,就立刻行动,这是争取时效,即刻行动。他山之石,可以攻错,也就是别人的做法可以参考。像慈济功德会怎么做,你看『贺伯』台风一产生,菜巿场门口、银行门口、餐馆门口,都有他们的人,全都是慈济功德会的,都拿着赈灾的盒子站在路边。有人上菜巿场,捐五块钱、十块钱、一百块钱,就是这样,一盒子满满了,再收一盒子。这只是出力,你没有钱,我们可以用这个方法出力,你找一个时间站菜巿场,反正我们是丐帮啊,对不对。」(1996.9.15-30.真佛报P.8)


    正因为「功德」思想深植在华人的心中,有些平时很节俭的,一听到「功德」都愿意慷慨解囊。因此,每有「天灾」、「人祸」有是有特殊的「病症」,不管在那里﹐许多「功德会的会」员就立刻出动募捐。因为文宣作得好,事先有报纸的报导,事后有杂志图文并茂的重点描写,让人普遍的看到慈济做了什么好事。因此每有灾变,就能激起大众的爱心,而使财源广进。给人有灾灾都是他们募捐的机会。那些功德会的会员也为大发热心﹐此他们以为自己是在「做功德」。甚至有很多的佛教徒、一贯道徒或其他宗教的人也愿慷慨解囊﹐最主要的也是因为「功德」。


很多的机构也知道「功德」二字的力量﹐所以取名的时候﹐也把「功德」两字放在其名字中﹐而一些捐款的人﹐也不去追究﹐这些钱是真的拿去救济人﹐或是去盖庙﹐或盖「纪念堂」﹐反正是「功德」。所以也没有人去追究他们总共募了多少钱﹐也没有人去追究他们是怎么用的?更没有任何政党敢去查账,得罪这些大的「选票苍」。因之,社会的大部份善款都跑到几个大「功德会」里。许多的孤儿院及其他的老人机构﹐却因为不是「功德」,而募不到善款,几乎陷在关门的边缘中。


    以莲生活佛的「华光功德会」为例,他劝他们要把每次有大灾难时,所收到的善款,要留一部份做「基金」。他指示﹕


    「我们也可以想办法,帮助人自己要有一笔基金,

每一次收进来的款,有一定的比例进入基金,要计

划怎么做,共同来管理,不给私人,大家共同出力

量,怎么支配要研讨,不是全部花光,每次寿款很

辛苦,有一笔基金的话,像诺贝尔奖金,它本身有

诺贝尔基金,把利息拿出来做为奖金。」(同上注)


    再以「慈济功德会」为例,他们给人的感受是「用钱很节省」,以为他们比其他的机构节省,会善用这些「功德金」,但事实上也不见得。单以慈济为建造其花莲的「纪念堂」为例。起初的用意,根据中央日报的报导,是用来容纳一尊「卅多公尺木雕观音像」﹐它可以把全世界最大的那尊「八公尺木雕观音像」比下去,「慈济功德会」就想动用了「新台币七亿」去建造这个「纪念馆」﹐(1989.6.27.世界日报P.7 )这费用几等于「慈济功德会」前面十年所募捐到的「功德金」总数。后来因故而取消了那卅多公尺木雕观像。


    虽然他们也把「纪念堂」辟了一些地方做其他的用途,但不可否认的﹐如果证严法师不是为要着容纳那尊「卅多公尺的木雕观音像」﹐她是不必去盖这么大的「纪念堂」的。这些省下来的钱,可去做更多的慈善事业。再说「纪念堂」是在「纪念」什么﹖有必要「盖那么大」﹖花那么多钱吗﹖慈济虽然强调他们不盖庙,但事实上,个个「纪念堂」都是「变相的庙」。只是把菩萨像变小了,把木头的换成玻璃的,把香换成了腊蠋,但其意义是不变的。


    很多人受教导,以为人若要赎罪,就必须要自己去做功德。但实际是没有用的,像梁武帝一生自以为做了很多的功德,但实际一点也没有,他活活的被饿死,所做的那么多的功德,也无法化解他和人之间的恩恩怨怨,最后身体生了虫,又以身供养了数以千计苍蝇。


    卢胜彦活佛自诩「佛法第一」,他起初也说没有「功德」。但后来却大力的推展。他是怎么开窍的?笔者手头上没有这份资料。但从笔者的领受中,他淌了这一池的混水,对他的佛学,是相当不利的。


    因为佛教的说法,众生会下生,除了有共业之外,也都有异业。又经过了这么长的恩恩怨怨,彼此都是互相欠债的。可以说人人都是债主。佛教的最要紧的事,是要教导信徒怎样去行善,还众生债,赶快还完,赶快脱离轮回。那能欠债不还,反而去做功德,为着来生的富贵去做功德,把所做的功德回向给某某佛,以现阶段的佛教来说,也只能回向给阿弥陀佛,讨他的欢心,希望以后往生极乐,可以除几十亿劫生死之罪。(大正十二P.345-346)这种想法洽如俗语所说的,是「用小鱼在钓大鱼」。


    佛教本是强调因果的宗教,他们过去曾喊出:「没有因果就没有佛教」的口号,但如今的佛教,已是完全不注重因果的佛教。按佛教的道理,众生不只是和地球的众生有因果,有恩恩怨怨,也和其他的星球的众生有恩恩怨怨,在解决了这娑婆世界的恩恩怨怨后还要到别的星球去解决。就因着这缘故,纔要用三大阿僧祇劫的时间去修行。但现在的佛教,禅宗强调「顿悟成佛」,而密宗强调「即生成佛」,而净土宗则强调一念一声佛,就可以往生极乐世界当寓公,在那里修到成佛,把过去的恩恩怨怨丢下不管了。


    佛教徒既然承认欠了众生债,就要努力的去还,不是拼命的去积善本,希望来生过得好一点,因此,佛教徒的给人金钱或物质,在本质上是还债,是没有功德可言的,因此,行善的佛教徒,其存心应是「感谢你让我欠了这么多年的债」,而不是给人一些东西就要照相留念或夸耀的,也不应该自以为「我是好人」的。


    但另一方面来看功德会,他们真的能给人功德吗?即使假设人可以回向给佛,但如果释迦牟尼并没有成佛,阿弥陀佛也没有成佛,而且弥勒菩萨也下生不了,这些功德要回向那里?本纲页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证明释迦牟尼并未实际成佛,而阿弥陀佛也成不了成,弥勒菩萨也下不了生。则这些功德会的作业,就会变成虚假,它们都会像人间很多设的投资公司一样。


    在台湾刚光复时,就有人从大陆来设立七洋和八洋两家投资公司。他们初期给所有投资者很钕好的红利,很人为着受红利的引诱,甚至卖田卖屋来投资,结果倒了,很多人因此方知受骗。


    在过去一、二十年前,台湾又出现了鸿源投资公司,它的作法也和七洋、八洋一样,很多人贪其利也纷纷投入了大量金钱,在初期确实也赚了不少钱,但因为贪其利,不只未抽手,反而放入更多,结果和七泣洋和八洋一样,全部「融了了」(台语,和「洋了了」同音,是泡汤之意)。


    佛教的功德会,其性质就像这些投资一样,说是会给人功德,但谁给功德?这是每一个从事功德会工作者应好好思想的。如果你看了下文,觉得上述的三位,其中有一个真的可以成佛,本人建议你继续参与功德会的工作,但如果当你读完后发现他们没有一个人真的成佛,而你却继续的工作,那就很不应该了。如果你要参与爱心帮助人的工作,可以用其他的名义,但不能再用功德会的名议去向人募捐金钱。


    以下我们再来思想将功补罪的问题。我们可以来思想几个例子。假如有人向你借了一百万元,他拿去盖庙或做善事,他还欠你钱吗﹖答案是﹕「当然还欠!」如果有人向你借一百万,他也借给甲、乙、丙、丁各两百万,他是否还欠你钱﹖答案也是﹕「他还是欠我!」如果有人杀了你的儿子,但他又在河边救了一人,他有没有罪﹖答案也是「还是有罪!」但如果他所救的不是一人,而是十人,或百人,甚至更多,他是否还有罪﹖当然是还有罪。他杀你儿子之罪,是否就此抵消﹖答案是「不能」。既是这样,你想「功德」能抵消你的罪吗﹖


    如果你给我一笔巨金,要我去救济人,但因为我有大理想,大抱负,所以我把其中一部份,甚至大部份,挪去用在我的大抱负上,你认为合理吗﹖可以吗﹖你想若把「个人」改成「功德会」,是否就可以吗﹖


    我们应该了解﹐「功德」是解决不了人与人之间的「恩恩怨怨」﹐这些人间的「恩恩怨怨」﹐并不能因为你捐了多少「功德费」,就可以化解的。


    虽然「功德」这个名词,可以用来混水摸鱼,可以使人得到很多钱,可以得到的大名与大利﹐可以被推至人生的高峰,可以使人创出一些大事业,大局面来。但清夜扪心自问﹐于心可安﹖


8功德:眛于因果的标志 佛学究竟

    很多的佛教徒都以为佛教是一个可信的宗教,是有希望的宗教,但如果我们从宗教的本质来看,佛教真的有路吗?他们真的能指引佛教徒走向「彼岸」吗?佛教真的是大爱的宗教吗?他们自诩是开着大车,沿路叫人上车,要开往「彼岸」,是要载人到那里呢?释迦牟尼佛真的是「佛宝」吗?释迦牟尼所讲的佛法,真的是「法宝」吗?那些整天穿着袈裟的男女法师们,他们真的是「僧宝」吗?


  或许有很多的佛教徒都会认为,我这所讲的话都是在胡说八道,但事实上,我是因为很认识佛教,所以纔会说这种话。相信在一般佛教徒的感受中,佛教是一个很伟大的宗教,不但佛经浩瀚,佛理深奥,既使让人穷一生的精力去研究,也只能深入其佛海中,挖掘出一点点的精华。想想笔者也不过是一位业余的佛学研究者,竟敢说这些大话,胡乱批评佛教入的佛法。


 笔者曾读到一个故事,这故事是这样:曾有一位作家,他喜欢写作,也喜欢投稿,但每次都被退稿。所以有一次。他在投稿前就故意把两稿纸黏在一起。当他又被退稿时,他把那稿件看了一下,竟然发现他黏住地方并没有打开,于是他就写了一封信给老编,大意是责问他,并没有把他的文章看完,怎能知道判断其文章的好坏?他把信寄出,不久就接到老编的回信,老编在信中用了一个比喻来说明,何以他没有把他的文章看完,就能判断其文章的好坏。这老编说:读文章就像人在吃蛋,当你把蛋打破了一个小洞,如果它是一颗不好的蛋,你不必把它全部吃光,才知道它是一颗坏蛋,只要打破小洞闻一下就知道了。


 笔者对佛学的研究,虽然没有完全读完,但那些重要的经典都已读完。有关于释迦牟尼佛有没有成佛,我读完了《大正新修大经》第一册和第二册,不只是读完一遍,我读了很多遍,而且也把它类归,我相信对这二本经的了解,应是已很深入。这不是笔者的自诩,因为我看到了很多法师看不到的。我也想到了很多法师未想通的。


 关于阿弥陀佛,我不但读了《大正新修大藏经》第十二册,我也看了第十一册的《大宝积经》,和第三册的《悲华经》。不只整理出阿弥陀佛成佛前所发的愿,总共有一百廿六愿,并把它分为九大类;也判定出那一愿是阿弥陀佛未能完成的愿,也看出阿弥陀佛所发的这些愿,都必须在成佛后方能成就的愿,无法在成佛前完成他的任何一愿;笔者甚至从《悲华经》中找到阿弥陀佛的寿命有多长?又从第十二册的《观世音菩萨授记经》和《如幻三摩地无量印法门经》中,找到阿弥陀佛被「金光师子如来」贬为「毛端水」的事;并从第十一册和第十二册,五个记有弥陀愿的经典,从经与经的发愿比对;从成佛的时间,从距离我们有多远;从在谁前发愿,是由这佛上数或下推等,发现它应是由不同的作者所写的。笔者发现它并不是像一般法师所说的,是由原本的一本经典,因译文的不同所以纔有所不同。像这些研究,有那位法师作过?


 像弥勒菩萨的下生,有那一位法师曾说过他不能下生?有那一位法师曾算过,弥勒菩萨的下生,应在空劫。又有那一位法师说过,不只弥勒菩萨下不了生,连其后的贤劫995佛也下生不了?又有那一位法师曾说过,能往生兜率天天佛院的,不一定都能成佛,因为在释迦牟尼的三千大千世界中,总共有1,000,000,000的菩萨,在各小世界的天佛院等候下生成佛,但都无法成佛。


    像弥勒菩萨何时能下生,笔者至少看过十六个答案,但也发现这些答案都是错的。像圣严法师就说了三个,第一答案:五十六亿年(学佛正信P.104.);第二个答案:五亿六千万年(学佛正信P,109.)第三个答案:五十七亿六百万年。(佛教人生与宗教P.136)以上三个答案却没有一个是对的。


  笔者个人认为,要断定佛教是不是一个好的宗教,最重要的是看释牟尼是否成佛了?要看阿弥陀佛是否已成佛了?也要看弥勒菩萨是否可以下生成佛。如果他们三位佛都是不能成佛的佛,佛经再说得多玄,都是「干屎橛」,都像一贯道所说的,都是没有酒的「糟粕」。


  在此,笔者不只要向佛教徒表明一件事。笔者虽然没有把佛经整个吃完;但笔者不只是把蛋打破了闻一下而已,笔者已把佛经中的蛋黄也都吃了,笔者不只是能告诉你们,它是一颗坏的蛋,甚至能告诉你们,它是一个什么味道的蛋。而且能说得比一般法师更细,说得更深入。


  不可否认的,佛教的佛经有很多,也有很多套的《大藏经》,一般较被人提及的,有《碛砂藏》、《龙藏》、《频伽藏》、《大正藏》——(注一)。像《乾隆大藏经》就有163册,像《卍续经藏》就有150册,像《龙藏》就有165册,像较短的《大正新修大藏经》就有一百册,它的一册,几乎是基督教《圣经》的两倍长。看了这些一套比一套长的《大藏经》,怎能不叫人感受佛经的浩瀚;看了那些艰涩的古文,怎不叫人感受佛经深奥。


  在华人的认知中,都以为佛教在世界宗教中是排列第二大信仰,但这种观念的形成,是受一些有心或无心的法师所误导。这种误导,在华人世界中,其始作俑者可能是《狮子吼》(注一),经过圣严法师的误用,把其资料刊登在其最畅销的《正信的佛教》中(注二),而广为流传;该书在1993年更正后,改名为《学佛正信》,但该错误的统计却仍然流存在其书中(注三)。但在佛教界中,却一直认为,佛教是世界第二大宗教:


  「据世界性的统计,今日世界的各大宗教的人数比例:基督(包括新旧)教占第一位,共九亿信徒;佛教占第二位,共六亿信徒;回教占第三位,共四亿信徒;印度教占第四位,共有三亿八千万信徒,犹太教占第五位,共有五千万信徒(狮子吼三卷十期四页)。」(《正信的佛教》P.162;《学佛正信》P.232.)


    笔者很讶异,圣严法师在1993年元月更正这本《正信的佛教》,改名为《学佛正信》时,他竟然不知道世界宗教的真相,因而保留了过去的错误。一个得过立正大学文学博士的佛学者,应知道怎样找寻正确的数据,但他竟然没有做,而维持那些假资料。


    但若按1992年的Encyclopedia Britannica Book ofThe Year的统计(P.269),佛教在世界宗教中的排名,只是第五位。它们的信徒人数和所占人口比如下:


天主教 1,010,352,000人  占人口比的18.8%

回教     950,726,000 人  占人口比的17.7%

印度教   719,269,000 人  占人口比的13.4%

更正教   368,209,000 人  占人口比的 6.8%

佛教     309,127,000 人  占人口比的 5.7%


    比对两个数目,就可以发现,圣严法师所列的佛教人数,基督教的人数包括新旧教,已有十七亿八千多万,是圣严法师所列的两倍;而佛教是三亿一千万,是圣严法师所列的一半;而回教是九亿五千万人,是圣严法师所列的两倍多;而印度教是七亿二千万人,也几乎是圣严法师所列的两倍。笔者认为这是圣严法师的败笔,期待他能更正过来。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佛学究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