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代小乘佛教喊冤

代小乘佛教喊冤

陈义宪


    只要对佛教略为深入研究的人都知道,佛教大略可以分为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小乘佛教在公元前三世纪,在阿育王统一印度后,曾派高僧将小乘佛教由海路传入斯里兰卡、泰国、缅甸、高绵等中南地区。也经由海路传入中国(注一)。虽然传入中国的时间不明确,但大略在第一世纪时应已传入中国(注二)。大乘佛教原先流行的地区,是在印度、大略于第一世时由克什米尔出发,经由中亚丝路传入中国,于第四世纪时由中国传入韩国,于第六世纪时,传入日本(注三)。而现在大乘佛教流行的地区,小乘佛教几乎没有立锥的余地;同样地,小乘流行的地区,大乘也几乎没有立锥的余地。因为这些大乘地区的佛教徒,都觉得自己是「心怀众生」的大乘佛教徒,也觉得小乘佛教都是自私自利的人,觉得他们都是「只知自己死活,不顾别人生死」,而觉得自己像「开着大车,一路请人上车同往彼岸」的人。


注一:颜素慧,《释迦牟尼小百科一一第一本亲近佛陀的书》P.105.橡树林文化,台北巿.2002.3.

注二:鎌田茂雄着,关世谦译,《中国佛教史》P.10-11.新文丰,台北巿,1991.五刷.

注三:同注一。


    在笔者尚未深入佛藏研究时,我也因为只看佛书,在不知不觉中,竟被大乘佛教洗了脑,以为小乘真的是很自私自利,但后来因为深入研究佛经,就发现了以下的几件事实,与大乘佛教所说的完全不相符;原来小乘佛教并不那么自私自利;而大乘佛教也没有那么宽宏不自私!


    第一、如果小乘真的是那么自私,他们应是不会把佛法传给别人的,也不会存留到今天。也不会传扬到世界各地。他们应是天天只顾自己死活,只顾自己修行的人;按理,小乘佛教应该早就不存在了,为什么小乘佛教还能存到现在?像东南亚有很多小乘佛教流行国家中,还信徒旺盛;而且它们也旺盛到连大乘佛教几乎都没有插脚的余地。


    第二、如果小乘真的是那么自私,他们应该不会把佛法传到中国。但从佛教史知道,在早期的中国,「小乘佛教」也曾传到中国,像原先中国佛教共有十三宗,其中最早消失的两个宗,就是「小乘佛教」;他们的消失,是华人不要他们的佛法;因为「小乘佛教」忠于佛说,强调人要成佛,至少必须苦修「三大阿僧祇劫」,也就是要苦修4的后面要加56个0年,比起「大乘佛教」的「念一声佛胜读三藏十二部的说法」当然困难了很多,而佛教徒也在「避难驱易」的心理下,就把「小乘佛教」丢到垃圾筒中了。不可否认的,释迦牟尼的佛法,有很多乱盖的地方,特别是他的宇宙论,真的让人不敢领教;但大乘佛教所强调的「极乐世界」,也只是「龟在笑鳖无尾」而已。因此,不是「小乘的佛教」不要华人;而是华人不要「小乘的佛教」,「小乘的佛教」并没有撤退,他们的消失,是被大乘打败,打到全军覆没。像这样的灭亡,大乘佛教怎能说他们不顾别人的死活呢?


    如果我们看大乘的佛教,它的得胜,最大的助力,除了「念一声佛胜读三藏十二部」的说法外,另一个助力就是天台宗的所谓的「六即佛」。这种六即佛,把人从初信佛法,到真正成佛分为六个阶段,而且每一个阶段都给它加上了佛」,即:「理即佛」、「名字即佛」、「观行即佛」、「相似即佛」、「分证即佛」和「究竟即佛」。【请看圣严法师的解释。(圣严法师,《学佛正信》P.100.圆神,台北巿;1993.1;《正信的佛教》P.91.法鼓文化,台北巿.2006.7.修订四版七刷。)】事实上,它只是在玩文字游戏而已。就像我们把孩子从「入学」到拿真正「博士学位」,分成「六种博士」一样:比如「幼学博士」、「国学博士」、「中学博士」、「高学博士」、「硕学博士」和「博学博士」。而且每一个博士阶段都给他们戴一顶「博士帽」(就像幼儿园毕业生已在戴方帽一样)。若有人为鼓励人向学,而美其名,真的这样做,那真的很好笑的!天台宗为佛教开了一个玩笑,竟然把释迦牟尼的佛法打垮了!


    第三、现在的佛教,大大小小,上上下下,都很卑视「小乘佛教」,都说:「释迦牟尼原先所选的门徒,就因为自私自利的,他们都像开小车的人,只顾自己的生死,不顾别人的死活;所以释迦牟尼佛,就暗中又召选了一些人,把大乘的佛法暗暗传给他们。因此大乘的法师,都像开大车的人,他们沿路请人上车,要同往彼岸。」但佛经却明明的写着:


    「世间凡九十六种道皆不及佛道。佛教天上天下人民,如父母教子。能使去恶就善。佛为天上天下人民作师,佛所教授诸天人民,皆得阿罗汉泥洹道。」(大正一P.869上)


    看了以上的话,即然释迦牟尼所教授的人皆得「阿罗汉泥洹道」,没有「大乘佛教的【菩萨道】」。请读者理智的想一想:你真的相信「大乘佛教」是释迦牟尼暗中所召的「另一批门徒」吗?


    第四、当笔者在研读佛经时突然想到,如果大乘的法师真的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有爱心,一路开大车接人,这些事应该发生在释迦牟尼未死前,但我查考了佛教史和佛经,并未发现这些所谓的「大乘法师」,曾在释迦牟尼出生前或在世时存在过,他们没有讲过一经一偈;也没有看见他们出来度过一人,做过一件好事;他们好像又哑又瘸的人,竟然也未行过一善,未救过一人!


    如果不信,笔者想请问法师;「自释迦牟尼生前,应有很多的菩萨已存在,比如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等,在释迦牟尼出现前,有那一位『大乘的菩萨』曾讲过一经一偈?曾救过一人?」按笔者的研究和认知,应是没有半个!既是如此,当佛在世之前,这些菩萨是开着小车,还是开着大车?他们是开着小车!


    再请问法师:「从佛教的说法,大乘法师是在释迦牟尼还活着的时候,因为释迦牟尼看到原先所召的门徒都很自私,所以他又暗中召了一批门徒,也暗把大乘的佛法偷偷的告诉他们。笔者想请问大乘的法师们:从释迦牟尼死后,到大乘佛教出现前,有那一位『大乘法师』曾讲过一经一偈?曾救过一人?」按笔者的研究和认知,应是没有半个!既是如此,若当时佛在世时,这些菩萨他们是开着小车,还是开着大车?他们应是开着小车!既是这样,这些大乘的法师更自私!因为小乘会是小乘,是因为他们本来就开着小车,无法在半路上接人,这是情有可原!但大乘的菩萨却是开着大车,却也一路上都石请人上车,他们自私吗?太自私了!



第五、当笔者在读《大正读修大藏经》第一册时,发现在以下这段话中明确的显示,释迦牟尼早期所召的门徒,虽有一部份是自私的,他们的确只顾自己死活;但也有一部份是不自私的,他们也怀有「度脱天下」的心。这段佛经是这样的记载:


    「罗汉有二辈,一辈为灭,一辈为护,所谓灭者,自忧得道,即取泥洹;护者忧人,度脱天下。」(大正一P.263.)


    像这一段话,连我这个业余的佛学研究者,不祇看得懂,我也会背诵,难道天天在研究佛经的法师们会看不懂吗?他们会看不到吗?那些会「忧人,想度脱天下」的法师,会是「小乘」?而那些「一声不吭,一人未救」的菩萨,会是「大乘」?笔者想请问「大乘」的法师们:「所有的『大乘法师』,真的都有『度脱天下』之心吗?」笔者想知道,有那位大乘法师在念「喃呒阿弥陀佛」?再请问「大乘的法师们」:「那些标榜自己是『大乘』的法师,天天在『喃呒阿弥陀佛』,想死后赶快往生『极乐世界的』;和那些『自忧得道,即取泥洹』的小乘法师,又有什么两样?」


    当笔者在读圣严法师的名著《学佛正信》,也看到以下的这二段话:


  「北传中国佛教(笔者按:即大乘佛教),除了素食而外,没有什么可比南传佛教(笔者按:即小乘佛教)更出色——所以近代有一位日本学者木村泰贤,批评中国的佛教是属于学问的佛教,而非实践的佛教,实亦不无理由。」(注四.)


    「中国真正的大乘精神,从未普及到民间,更说不上成为中国民间生活信仰的依归。所以也有人说:中国的佛教乃是大乘的思想,小乘的行为。」(注五)


注四:圣严法师,《学佛正信》P.26-27.

注五:同上注。P.27.


    从以上的话,让我们看到,大乘佛教并没有好到那里去,如果「大乘佛教」敢嘲笑「小乘佛教」,他们在本质上也是在嘲笑自己!


    像很多的法师都天天在研究佛经,很多大法师都表示自己阅经多少年;像圣严法师的传记《建设人间净土的──圣严法师》就明确的表示,他曾读完《大正新修大藏经》和《卍字大藏经》:


    「在日本六年,则遍读《大正、卍字》两藏,除了重复的典藉略过,所有的经论一概吸收化为自己的乳血。」(注六)


注六:陈慧剑,《建设人间净土的──圣严法师》。法鼓山文教基金会。台北巿。1996.7.十二版)


笔者相信,如果上的这些话是真,按理,圣严法师应该读过这段话:


    「罗汉有二辈,一辈为灭,一辈为护,所谓灭者,自忧得道,即取泥洹;护者忧人,度脱天下。」(大正一P.263.)


    笔者真的很好奇,想知道圣严法师以及一些自言阅经多少年的「大法师们」,为何知而不讲?需要我这个退休牧师来狗捉耗子,代「小乘佛教」喊冤!


    第六、法师们也常说:释迦牟尼原先所选的门徒,都是自私自利的所以释迦牟尼佛,就暗中又选召了一些人,把大乘的佛法暗中传给他们,这些后来又选召的人,就是大乘的菩萨。笔者相信很多的佛教徒也听过一些略似的话。但这是真的吗?当笔者在研究佛经时,也偶然的想到了这个佛学问题,也就顺手的查了一下,除了《大方广佛华严经》表示是释迦牟尼刚成佛尚未起座时所说的经外,从他召了小乘门徒开始。所有的《大正藏》中,笔者查看了以下比较出名的「大乘经典」,这些大乘经典却都显示处处都有「小乘法师」在场。这表示「大乘法师」的说法「不真」。为使读者易查,笔者把有「小乘法师」在场的页数也记在下面:


《六度集经》(大正三册,P.11.)

《悲华经》(大正三册,P.167.)

《佛本行集经》(大正三册,P.655.)

《大庄严论经》(大正四册,P.269)

《贤愚经》(大正四册,P.360.)

《大般若罗密经》(大正五-七册,五册P.1.)

《放光般若经》(大正八册,P.1)

《摩诃般若波罗密经》(大正八册,P.217.)

《小品般若波罗密经》(大正八册,P.537.)

《妙法莲华经》(大正九册,P.1.)

《金刚三味经》(大正九册,P.365.)

《最胜问菩萨十住除垢断结经》(大正十册,P.966.)

《大宝积经》(大正十一册,P.3.)

《父子合集经》(大正十一册,P.919.)

《佛说无量经》(大正十二册,P.265.)

《佛说无量清净平等觉经》(大正十二册,P.279.)

《佛说阿弥陀三耶三佛萨楼佛檀过度人道经》(大正十二册,P.300.)

《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经》(大正十二册,P.318.)

《佛说大阿弥陀经》(大正十二册,P.327.)

《佛说观无量寿经》(大正十二册,P. 341.)

《佛说阿弥陀经》(大正十二册,P.346.)

《称赞净土佛最受经》(大正十二册,P.348.)

《观音菩萨授记经》(大正十二册,P.353.)

《佛说如幻三摩地无量印法门经》(大正十二册,P.357)

《佛说大般涅盘经》(大正十二册,P.365.605.853.)

《方等般涅盘经》(大正十二册,P.913.)

《大悲经》(大正十二册,P.951.)

《大方等大集经》(大正十三册,P.1.)

《佛说般舟三味经》(大正十三册,P.897.)

《贤劫经》(大正十四册,P.1.)

《药师如来本愿功德经》(大正十四册,P.401.)

《佛说观弥勒菩萨上升兜率天经》(大正十四册,P.418.)

《佛说弥勒下生经》(大正十四册,P.421.)

《佛说弥勒下生成佛经》(大正十四册,P.423.)

《佛说弥勒大成佛经》(大正十四册,P.428.)


    就以大正藏第十五册为例,除了少数特殊经典,因其讲经的地点特殊,有的没有讲菩萨,也没讲比丘,其他的大略都有比丘在场。比如:


《菩萨璎珞经》(大正十五册,P.1.)

《佛说华手经》(大正十五册,P.127.)

《宝云经》(大正十五册,P.209.)

《大乘宝云经》(大正十五册,P.241.)

《佛说宝雨经》(大正十五册,P.283.)

《大乘百福相经》(大正十五册,P.328.)

《金光明经》(大正十五册,P.341.)

《合部金光明经》(大正十五册,P.387.)

《金光明最胜王经》(大正十五册,P.403.)

《大方等如来藏经》(大正十五册,P.457.)

《大方广如来藏经》(大正十五册,P.460.)

《佛说不增不减经》(大正十五册,P.466.)

《佛说无上依经》(大正十五册,P.468.)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大正十五册,P.480.)

《入楞伽经》(大正十五册,P.514.)

《大乘入伽经》(大正十五册,P.587.)

《大乘同性经》(大正十五册,P.640.)

《证契大乘经》(大正十五册,P.653.)

《佛说诸德 田经》(大正十五册,P.777.)

《佛说父母恩难报经》(大正十五册,P.778.)

《佛说盂兰盆经》(大正十五册,P.779.)

《佛说报恩奉盆经》(大正十五册,P.780.)

《佛说孝子经》(大正十五册,P.780.)

《佛说未曾有经》(大正十五册,P.781.)

《甚希有经》(大正十五册,P.782.)

《剑说希有挍量功德经》(大正十五册,P.783 .)

《佛说大乘造像功德经》(大正十五册,P.790.)

《佛说浴像功德经》(大正十五册,P.798.)

《浴佛功德经》(大正十五册,P.799.)

《佛说造塔功德经》(大正十五册,P.801.)

《右绕佛塔功德经》(大正十五册,P.801.)

《佛说施灯功德经》(大正十五册,P.803.)

《佛说楼阁正法甘露鼓经》(大正十五册,P.811.)

《佛说布施经》(大正十五册,P.812 .)

《佛说五大施经》(大正十五册,P.813.)

《佛说出家功德经》(大正十五册,P.813.)

《了本生死经》(大正十五册,P.813.)

《佛说稻某经》(大正十五册,P.816.)

《慈氏菩萨所说大乘缘生稻<廿干>经》(大正十五册,P.819.)


    以上笔者共引出卅五本「大乘佛教」的重要经典,,可以看出本本都有小乘法师在场。因此大乘法师所说释迦牟尼因小乘法师自私自利,所以又暗中呼召了大乘法师偷偷的把大乘佛经告诉他们。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说法,希望法师们在说这话时,也顺便摸摸自己的良心!


  第七、当笔者在读佛经时,也曾读到当初释迦牟尼在选阿难当侍者时,阿难曾要求过释迦牟尼,要把过去释迦牟尼所讲过,而他没有听过的佛经,再重新讲给他听。既使以后他因故不在,释迦牟尼也要再补讲给他听,释迦牟尼也都答应了。阿难大约在释迦牟尼成佛六年后回国时,从其国中刮走了一大群菁英;阿难就在那时跟随释迦牟尼出家,以后被选作释迦牟尼的侍者,侍佛廿五年,直到释迦牟尼病死。阿难在答应成为释迦牟尼的侍者前。而且释迦牟尼在佛经上也曾明记:


  「佛告阿难:『我般泥洹后,阿难从佛口受经戒师

法。阿难当道言:我从佛口闻是法,当为后比丘僧

说之。阿难若不得藏匿佛经,极可列露。经中无所

碍。我般泥洹已后,诸比丘当共持法,其有他比丘

,妄增减佛经戒者,阿难若当言,我不从佛闻是经

法。若何以妄增减?比丘有不解佛经者,当问尊老

比丘说之,勿增减。其有欲增减,阿难若当正处,

非法者弃勿用。阿难当言,佛不出是语。』」(大正

一 p.167上.)


另外在他处也说:


「我从昔来,所说法藏,阿难皆悉忆持不忘。」(大正一,p.200中)


    从以上的两段话可见,释迦在生时并没有偷偷召了大乘的法师,暗暗的再把另一些佛经告诉他们。 


    第八、在佛学上,我们也学到了,在佛教的历史上,有所谓的「四次结集」。释迦牟尼是于公元前四七七年二月十五日死亡,而其中的第一次召集是在当年六月二十七日由迦叶主持开始结集。所谓结集,有集合、会诵的意思。按佛教的说法,因为古代印度没有文字记录,佛经的传授只凭口头传诵。光凭记忆,容易产生误差,因此过一段时间,需要大家集合起来,由一位博闻多见的佛弟子诵佛所说经,由其他一些上座比丘加以印证。这样就成了佛经的「结集」。后来有了文字,结集的的主要任务,就是将各种不同的本子的佛经,加以审定校勘,以宣明佛法,统一诸说。(注七)另一说,南传在公元前543年,北传在480年结集。(注八)佛经结集的地点是在摩揭陀国的首都王舍城附近的毕波罗窟内或灵鹫山(注九)。结集的本意就是会诵,教法由释迦牟尼称他是「多闻第一」,侍佛廿五年阿难诵出经藏,上座对他诵出的文句发出种种的问难,由阿难陀一一回答,公认没有错误,然后定为佛说,后来成为经藏(注十);结集的内容,大约是「修多罗」,义译为「契经」,是简短而明确的散文体,为当时的记述文体。法的部份是将佛陀所说的法,分为缊、处、缘起、谛、界、菩提分等类,称为「相应修多罗」,相当于说一切有部的《杂阿含经》。这是「结集的一藏说」(注十一)


注七:业露华,《佛教历史百问》P.26.佛光,台北巿,1991.

注八:颜素慧,《释迦牟尼小百科一一第一本亲近佛陀的书》P.31.橡树林文化,台北巿.2002.3.

注九:周绍贤,《佛学概论》p.11,台湾商务,台北巿,2001.5.增订版第四次印刷.方广锠着《佛教典藉百问》P.2.佛光.台北巿.1997.

注十:全佛编辑组,《佛教的重要经典》p.35.佛教文化事业,台北巿.2004.

注十一:力定法师等着,《四阿含经的研究》p.10.世界佛教出版社,台北县,1986.4.


四阿含说:只结四阿含经:即《长阿含》、《中阿含》、《杂阿含》、《增一阿含》(注十二)


另一说法,「律」是由理解戒律很深的优波离诵出。戒律的条文亦即「罗提本叉」这是「结集的二藏说」(注十三)。


另一说,结集的是「三藏」,是「结集的三藏说」(注十四);论藏是说法第一的富楼那诵出,前后历时七月,这次的结集,总共有五百位阿罗汉参加。后人称此为「窟内结集」,或「上座部结集」(注十五)


注十二:力定法师等着,《四阿含经的研究》p.10.世界佛教出版社,台北县,1986.4.

注十三:庄春江,《印度佛教思想史概说》p.45.圆明,新店巿,1993.

屈大成。《佛学概论》P.20.文津,台北巿,2002.4.

蒋维乔,《佛学纲要》p.53-54.天华,台北巿,1998.5.二版一

刷.

平川彰,《印度佛教史》p.78.商周出版,台北巿.2001.

三枝充<直心>,刘欣如译,《印度佛教思想史》p.40.

大展,台北巿,1998.

全佛编辑组,《佛教的重要经典》p.35.佛教文化事业,台北巿.

2004.

周绍贤,《佛学概论》p.11,台湾商务,台北巿,2001.5.增订版第四次印刷

注十四:方广锠着《佛教典藉百问》P.2.佛光.台北巿.1997.

注十五:于凌波,《向知识分子介绍佛教》P.48.德州佛教会玉佛寺.美国休斯敦,2002.2.


从以下的佛书,我们尚可以看到,有关第一次结集佛经时,除了结集二藏和三藏之外,尚有以下的「五藏说」和「五阿含说」的说法:


    五藏说::当时有数万比丘后至(另一说在第一次的结集由于有很多的阿罗汉都无法参加,所以他们又另外又结集了一万位法师),欲参加窟内听法,迦叶不许,由是乃在窟西北二十余里处各诵三藏,另行结集。以婆师婆为上首。计分经藏、律藏、论藏、杂集藏、禁咒五类,是所谓「大众部结集」。(注十六)。


注十六:马来西亚佛教总会,《佛学入门手册》P.139.倡印者:王森源,台南巿永康路。

于凌波,《向知识分子介绍佛教》P.48.德州佛教会玉佛寺.

美国休斯敦,2002.2.


五阿含说:根据善见律,除了四阿含外,尚有《屈陀迦阿含》,今在钖兰岛所传的巴利文阿含确有五部,其第五部正名《屈陀迦》。(注十七)


注十七:力定法师等着,《四阿含经的研究》p.11.世界佛教出版社,台北县,1986.4.


    按一般佛教的说法,因为阿难和大迦叶不和,所以大迦叶就以阿难不是阿罗汉而反对。后来阿难就努力,在最后一天终于成了阿罗汉,所以大迦叶纔准他进入会场当诵经人。然后又经过了两次结集。但这三次结集,都是口头修正一下就完了,直到「第四次结集」时,也就是公元前后,纔用笔记下来。


9代小乘佛教喊冤

    事实上,以上的说法都是错的,因为最早期的佛经结集时,并不是结集二藏、三藏、五藏,也不是五阿含,只是一藏,也就是只包括「四阿含」的《阿含藏》而已。而且参与结集的阿罗汉,除了大迦叶外,总共也只有四十人而已,不是五百人,结集的时间是在佛死后三个月,而且是当场就写在「疋素」上,并每一「阿含」各写在「六十疋素」,写经未竟。也就是每一阿含大约都写得一样长。笔者不知道为什么佛教的法师,要遗弃这段明记于《大正大藏经》第一册上的事实,而编造出以上的种种说法。为着取信于读者,笔者把该段佛经引出于下:


「大迦叶、阿那律、迦旃共议。阿难随佛最久,于

佛最亲,佛所教化,施为弘摸。阿难贯心无微不照

。可受阿难法律,委典载之竹帛。比丘僧议:『阿

难白衣,恐有贪心,隐藏妙语,不肯尽宣。』比丘

僧曰:『当诡取之,设一高处诸圣上会,以比丘僧,

以慈诘问三上下。因问经要,可得诚实。』鸠夷国

王,立佛宗庙,精房禅室,凡有三千,诸比丘处其

中。诵经坐禅,王谴大臣名摩南,将兵三千,宿卫

佛庙。大迦叶和阿那律,共报比丘僧:『佛经结律,

名四阿含,阿难从佛,独为亲密,佛以众生淫佚无

度,作一阿含;凶怒悖逆,作一阿含;愚冥远正,

作一阿含;不孝二亲,远贤不宗受佛恩,不惟上报

,作一阿含』。沙门众曰:『唯阿难知夫四阿含,当

由阿难出。』大迦叶曰:『阿

难白衣,恐有贪意,不尽出经。』众比丘曰:『可以

前事结责阿难,当上阿难着于高床,诸贤者众目下

问经。』佥曰:『善哉!诚合大宜直事沙门。』即会

圣众,逐阿难出,圣众皆坐,复命阿难令疾进。进

为圣众稽首作礼。得应真者,皆坐如旧。未得者皆

起,直事沙门,令之升坐中央高座。阿难辞曰:『非

吾座也。』圣众佥曰:『以佛经故尊尔于彼,从受佛

之上法。』阿难乃坐。贤众问之——大迦叶贤圣众

选罗汉四十人,从阿难得四阿含,一阿含者六十疋

素,写经未竟。佛宗庙中,自然生出四名树,一树

字迦栴,一树宇迦比延,一树字阿货,一树字尼拘

类。比丘僧言:『吾等慈心写四阿含,自然生四神妙

之树,四阿含佛之道树也。』因相约束,受比丘僧

,二百五十清净明戒。比丘尼戒五百事,优婆塞戒

有五,优婆夷戒有十。写经竟,诸比丘僧各行经戒

,转相教化千岁。」(注十八)


注十八:《大正大藏经》第一册P.175.上中下《佛般泥洹经》卷下。                                                                                                                                                                                                                                    


    像以下的说法虽类似,但却更精彩。阿难二下三上高座。也明说为何会分别写四阿含之原因。以下是佛经的说法:


「至九十日,大迦叶、阿那律、众比丘,会共议,

佛十二部经,有四阿含,独阿难侍佛久,佛之所说

,阿难志讽当从书受,恐其未得道,尚有贪心。欲

持旧事诘责阿难,与设高座,三上三下,如是者,

可得诚实。皆言大善!众会座定,直事比丘,逐阿

难出,须臾又请。阿难入礼众僧。未得道者。皆为

之起。直事比丘,处着中央高座。于是让言,此非

阿难座。众比丘言:『用佛经故,汝处高座,欲有所

问。』阿难就座。众僧问:汝有大过,宁自知不?

昔者佛言:阎浮提乐,汝不对?直事比丘<束力>阿

难下。即下对言:『佛为不得自在,当须我言耶。』

众僧默然。直事比丘又令阿难上,众复问曰:『佛为

汝说:得四禅足者,可止一劫有余,汝何以嘿?』

阿难下言:『佛说弥勒,当下作佛,始入法者,应从

彼成。设自留者如弥勒何?』又嘿煞。阿难心怖,

众比丘言:『贤者当如法意具说佛经。』对曰:『唯

然!』如是三上。阿难最后上言:『闻如是:一时。

』座中未得道者,皆垂泣言:『佛适说经。今何以疾

?』大迦叶即选众中四十应真,从阿难受得四阿含

:一中阿含,二长阿含,三僧一阿含,四杂阿含,

此四文者,一为贪淫作。二为喜怒作,三为愚痴作

,四为不孝作,不师作。四阿含文各六十疋素。众

比丘言:『用写四分别书佛十二部经。戒律法具,其

在千岁中,持佛经戒者,后皆会生弥勒佛所。当从

彼解度生死履。」(注十九)


注十九:《大正大藏经》第一册P190下-191上《大般涅盘经》卷上。


    请问读者:「当你看了以上的记载,都是「念一声佛胜读三藏十二部的说法」笔者从大乘佛教的墙角所挖出来的材料,你想在释迦牟尼活着的时候,真的有大乘法师存在吗?」笔者也想请问读者:「大乘法师真的是大乘吗?」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佛学究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