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平心看道转火宅

平心看道转火宅

牧仁


  一贯道在民国三十五年,从大陆陆续的来台,在三十多年中由几百人增长到大约有四百多万人,这些原本是佛教和道教的信徒,一下子被挖去了那么多,对道教来说,他们觉得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他们觉得一贯道依旧是道教,而这期间,台湾的道教也纷纷的改为鸾坛,以儒宗正教的面目出现出版善书,美其名的是助道,暗中在帮助一贯道。


  但对于佛教来说,他们却受不了一贯道(或称天道)的快速增长,因为一贯道的出现,给人的感受是,他们比佛教更佛教。就在天道进入台湾七年后,中华民国内政部突然于民国四十二年二月十日引用「查禁民间不良习俗」的法令,把天道定为「邪教」加以取缔;到民国四十七年四月十九日,内政部再度下令加强取缔一贯道;到民国五十二年,治安单位大力的取缔一贯道。同年六月十日,一贯道宝光、基础、法一、文化、师兄等各组的领导人宣布解散其组织。(注一)


    从那时起,一贯道就转明为暗继续活动,有的则加入道教会。从表面上来看,一贯道从此消失。但在实际上,因着这些逼迫,使他们更加的坚信,认为这是上天在「考」他们,反而使他们更加热心传道,因而发展得更快。


    天道在表面上虽然停止了传教的工作,但暗地里却在更努力的进行。在大家都以为他们已消声匿迹时,突然台湾高等法院的推事苏鸣东先生,在民国六十七年十月出版了《天道概论》,为一贯道辩护。不久他就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勇敢的站出来表态,承认自己就是一贯道的信徒。(注二).民国七十年十月十一日《时报杂志》九十七期也发表了,一位暑名为「宁维翰」所写<一贯道真的被误会了>的文章,为一贯道辩解。(注三)这时孔学会的郑灿化名「东方白」撰写了「致宁维翰的公开信」,这封信是以一贯道破坏中华道统为主要理由,但他因为一稿两投而遭搁置,因此,佛教的释广定法师就出资将该文付印,改名为《天道玄旨》出版(注四);不久,佛教又出版了《正谊呼声》和《天道参同契》。并向中央社工会和内政部发函要求查禁<一贯道真的被误解了>一文。并于同年十二月廿四日下午三时在中国佛教会召开会议,商讨要成立「破邪显正护国卫教行动委员会」来应付一贯道的反击。佛教也拟定政击战略准备向一贯道口诛笔伐。但却被中央党部社工会告知,今日一贯道已非法律上的非法教派,只是一个尚未向内政部立案的民间宗教而已。因此佛教的各种计划只好打消。(注五)后来佛教的法师也和一贯道的前人上电视台辩论,结果却不相上下。


    相信很多人会觉得奇怪,为何这两个宗教会争战得这么利害。宋光宇先生在其大作《天道钩沉》中认为,种因在「争夺信徒」(注六).但从笔者的研究中,发现那是表面现象,它应有更重要的原因,那是因为一贯道宣告:「道转火宅」,认为佛教已无菁华,只剩糟粕」。一贯道的这种宣告,无异是把佛教判了死刑。难怪佛教的法师会不断的向政府打小报告,希望藉政治力量把一贯道消灭掉。


    除了上述的理由,另有一个理由,也使佛教的法师很忿怒。像民国九年,在云南洱源几个鸾坛所出的善书《洞冥宝记》(注七),在这书中记着很多贬损佛教法师不守清规的文章,这本书竟然也流传到台湾(此书后来为万有善书出版社印出);而台湾的鸾坛也相继的出版了《地狱游记》,《畜道轮回记》,也效法《洞冥宝记》的作法,对佛教的僧侣有所批评。这些鸾坛虽然都是「儒宗正教」的寺庙,但其中的鸾生,却有很多是一贯道的鸾生,他们虽然美其名的是在「助道」。但实际上却在暗中发展一贯道。


    《蟠桃宴记》和《洞冥宝记》这两本书,原是甲戌年洱源从善四坛全一、抱一、定一、妙一和特一诸子所扶出的鸾书,但因为天道没有自己的天堂与地狱的书,就接受了这两本书为一贯道天堂和地狱的见解(注八)无形就剌痛了佛教。加强了佛教反对一贯道的决心。


    什么是「道转火宅」?所谓「火宅」,就是失火的屋子。这是出于佛经《妙法莲华经》的故事,原来的故事是一个有钱人,他的家很大,有一天突然失火,他有很多的孩子在屋子里玩。他知道如果告诉他们房子失火了,这些孩子一定会因为慌乱而受伤,所以他就告诉他的孩子们,他有很多很好的礼物要送给他们,赶快出来拿。孩子一听,都一一的跑出失火的房子,他们都得救了。(注九)


    佛教用「火宅」来表示「世界」,也表示「民间」。佛教的法师也强调佛教有「三宝」──「佛宝」,即释迦牟尼,祂已涅盘;「法宝」,即释迦牟尼死前所留下的佛法;「僧宝」,即是佛教的法师们,他们在释迦牟尼死后,负责在世维护佛法,推广佛法,解释佛法的人。因为一贯道的「道转火宅」的说法,在无形中使佛教从高空中下跌,使法师们由拥有佛法的法宝,变成糟粕。佛教深怕在台湾的佛教,又会像在印度的佛教一样,又遭灭顶。(注十)如果这样的话,那真是佛教的梦魇。


    真的「道转火宅」了吗?如果这话是真,在一贯道的眼中,佛教失去什么「道」?一贯道又得着什么「道」?笔者读了很多这方面的书,从未看见有一贯道前人或点传师说他们向佛教拿到什么「道」!也未看见佛教的法师曾向一贯道前人质疑过,他们所失去的又是什么「道」?只看见两教在台湾打了几十年的糊涂仗。本文的写出,是要来探讨佛教曾失去了什么?而一贯道又得到什么?


    从佛教来看,佛教比较重要的道理有以下的几样:释迦牟尼的成佛,阿弥陀佛的成佛,弥勒菩萨预定下生,三世因果,三界,三灾,三宝,三毒,大中小三劫,四圣谛,五蕴,五戒,六道轮回,七佛,七佛,八正道,十戒,十善,十二因缘,中道,教团,涅盘,净土,超渡,地狱,法师,活佛,菩萨,吃斋——。


     从一贯道来看,一贯道比较重要的道理有以下的几样,三世因果,三界,三宝,大中小三劫,三清五老,七佛,十条大愿,祖师,古佛,师尊,金线,师母,地狱,理天,天佛院,天牢,轮回,活佛,菩萨,超度,吃斋,成佛,接线,阴山,原灵,神圣仙佛,无生老中<中内有两撇>。


    当我比对两教的重要道理,一贯道所有的特殊道理如下:师尊,金线,十条大愿,师母。理天,天佛院,天牢,接线,阴山,原灵,三清五老,无生老中<中内有两撇>。这以上的十二样,是一贯道特有的,并不是佛教失去的。


以下是两教名词相同,但意义不相同的:


三劫:佛教的小劫为16,798,000年,佛教是以二十小劫为一中劫,四中劫为一大劫。但一贯道一小劫是10,800年,三劫为一中劫,四中劫为一大劫。三界:佛教为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和无色界四天,一贯道分为像天,气天,(中间插入天佛院)理天。

三宝:佛教的三宝是佛宝,法宝和僧宝。而一贯道的三宝是合同手,无字真经和点玄关。

七佛:两教各有不同的七个佛。

轮回:佛教的一轮回是1,343,840,000年,而一贯道的一轮回是129,600年.


    唯一名称相同,意义也相同的名词是三世因果。其他连佛及菩萨虽然名相同,但定义也略有不同。


    从以上的对照,我们可以看到,佛教并没有被一贯道拿去什么,一贯道也没有从佛教拿到什么。一贯道的「道转佛宅」是在吓唬佛教的法师和佛教徒而已。


    但如果我们看佛教,自从释迦牟尼以来,他们却真的有所失,但这些有所失,是佛教自己丢掉的。他们丢了什么?第一,他们丢了「三世因果」和一部份的「卅二相和八十种好」。


    像在早期,佛教强调「没有因果就没有佛法」,但今日的佛教,禅宗强调「顿悟成佛」,密宗强调「即身成佛」净土宗强调「闻佛名消几十亿劫罪」。按理佛教徒做好事,应是还债,因人人都欠众生债,但今天的佛教已不再还债,而是在建立自己的功德。把功德回向给阿弥陀,希望缩短在极乐世界修道的年曰,早日成佛。因之,功德会林立。


    第二个佛教失去的是,他们不敢把真正的「佛相」显现出来。按佛经的说法,佛佛都有卅二相,这种卅二相应是自出生就有。他是高人一倍,肩宽与身高相同,两手过膝,手指脚趾细长,手指问,脚趾间皆有蹼,阴马藏(性器官内缩入肚子中),眼如牛王。这佛相,按佛经的说法,这是佛经长期布施的成就,(注十一)是大悲观心的表现(注十二)。但竟没有一个庙敢把它显示出来?为什么连一间也没有。那是因为法师本身就不信。这也是佛教自己丢弃的。


    由于佛教失去了三世因果,失去了对释迦牟尼成佛的确认,因此,佛教已走到死巷中,剩下的唯一的希望,就是往生净土,但因阿弥陀佛又未能成愿,所以佛教走到现在,真的已失去其「道」。不是因为「道转火宅」,被一贯道拿走了,而是佛教自己发现「其道本非道」,是自己丢弃的。


    佛教的精华应是,能使那些跟随释迦牟尼脚步走的人,人人都能成佛,脱离人生的苦海。如果连法师自己都不相信释迦牟尼已成佛,大家都转眼望「极乐世界」,则佛教的佛法就真的已剩下了糟粕。既然释迦牟尼不是佛,而佛教本身又丢弃了因果,请问佛教还有什么菁华?佛教还能剩下什么?


    如果要勉强的说,佛教失去了什么菁华?唯一的可能是三世因果。因为这是一贯道所强调的,也是佛教自己丢弃的。这是道转火宅吗?这不转火宅吗?


注一:宋光宇,《天道钩沉》p.9.台北巿,1984.3.1.再版.

注二:同上注.附录p.1-8.

注三:同上注p.32..附录p.29.

注四:同上注.p.32.

注五:同上注。P.32-34.

注六:同上注.p.35.

注七:洱源鸾坛,上下甲子。

注八:苏鸣东,《天道概论》p.110-111.高雄巿,1979.3再版.

注九:大正九p.13.

注十:圣严法师,《印度佛教史》p.277.法鼓文化,台北巿,2002.11初版三刷.

          庄春江,《印度佛教思想史概说》p.37.圆明出版社.新店巿.1993.9.第一版.

注十一:大正二十五,p.141.

注十二:大正九p.346.


1平心看道转火宅  佛学究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