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写给天道道亲的一封信一

写给天道道亲的一封信一


天道道亲们道鉴﹕


    很冒昧的写这封长信给您们,最主要的目的,乃是要告诉您们,上帝爱您们!因为祂在您们身上有一奇妙的计划,期待你们因着这计划,使你们能够回天家得享真正的永生。可能当您们看到我这么说时,在您们自己的感受上应是﹕上帝(指「老中」,在中内有两撇,下同,不再注释)本来就爱我们,何必要你来告诉我们!事实上我所说的这位上帝,乃是基督信仰所敬拜的上帝,祂才是真正创造天地万物真神;这位真正的上帝,并不是一贯道的「无生老中」。基督信仰的上帝是自亘古从无中创造天地和人类的真神;﹝现代的宇宙论也承认宇宙是在一百多亿年前,自一浦朗克大小(即一公分的负43次方)在瞬间大爆炸膨胀,在未及一分钟,就暴胀到比我们的太阳系还大很多倍的宇宙。﹞(请参Astronomy May 07 P.32-33)


    这位上帝才是宇宙万有的真正创造者,是人类灵性的真正父亲。而天道的「老中」却是自明朝才出现的,是由罗教的教主「罗以」在默想中所思想出来的「无生父母」;后来到「葫芦歌」中,才出现的「老母」信仰;最后才成为天道信仰中的「老中」。或许,当您们初次看到我这样说,可能会无法接受。但我所讲的,却是真实。因此,我才会写这封信给您们。相信从这封信中,您们会发现我所写的,和您们所信的虽不一样,但我所写的却很真实。


    天道的道亲,相信当您们看完了这封信时,您们应该知道自己当走的道路和方向。人生苦短,想回头要趁早,失去了机会,想回头,不见得就有机会!当然,您们当中有人在天道中,有的地位很高,若因看了这封信,而决定离开原先的组织,会受到很大的损失;但这种损失若比起自己的永生,那就算不了什么!因为所失去的,只是一生在世的所得,而且所失去的,也只是今生的名与利;但所得的却是永生的生命和福祉。更何况在天道的信仰里,既使真的能在本元上理天享福的,但在下一元,除了廿三位古老金仙外,其余的,都要被下放东土(甚至连当过玉皇上帝的,也要下凡重新来过),再度成为地上的人种,又是要经历苦痛(这是按天道的说法来说的)。事实上,天道是没有真正永生的宗教!天道的永生(上理天享福),在所有的宗教中,是最短的小轮回宗教,(在天道的轮回中,一大劫只是十二万九千六百年而巳;而佛教是大轮回的宗教,按佛教的说法,一轮回是十三亿四千三百八十四万年。但这两种轮回,若比起基督信仰的永生,都几乎等于零)。


    或许您们会觉得,我这个人实在很不自量力,竟然敢向我们说这种话,敢向我们传教。确实的,我自己也觉得很不配,但我相信:「在人不能,但在上帝凡事都能」,我想试试看,我所信的上帝是一位怎样的上帝?当然,我自己为天道信仰,也曾付出了四十年的研究代价。因为在四十年前的十月十日,那是我结婚的次日;那天下午,我带着妻子归宁,和父母及亲友一起坐车到台南,参加岳父母为我们举办的宴席;在宴会前,我被妻子的姑丈拉到喜宴的角落,他画了一幅五行图给我看,从天时的运转,由五色讲到五教,简单的解释后,他就告诉我:「基督教已过时了,希望你要改信一贯道。」那时,我刚从神学院毕业不久,在八月时才到教会牧会。虽然我对天道一无所知,但我对基督信仰却相当有把握!因此,我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地,会被姑丈三言两语的就唬过去!我要求他先把天道的书借给我看,等我看完了再和他讨论。但他不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在那时的天道,还处在「法不传六耳」的阶段中。所以姑丈才不肯把天道的书借给我看。那晚,也因着我们各有自己的坚持,因此,也就不了了之的,各人走各人的路!


    那晚回家后,我就问妻子:「一贯道是什么教?」她回说:「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姑丈和姑母都是一贯道的点传师。」当时,我就决心要弄明白一贯道是一个怎样的宗教!因此,我就先到附近的庙里去寻找善书,以后又约了几位同工,开始到各地庙中去寻找善书(那时善书到处都是)从善书中,我找到了和姑丈说法相类似的书,从那些书后,我找到了印书的书局。一问:竟然是天道的书局!自那天起,天道的门就为我大开!在那段期间,我陆陆续续的大略收集到大约五百多本天道的书,和一些杂志;也收集到三千多本鸾坛所出版的书。到1984年11月,我离开台湾,到美国休士顿牧会。那些鸾坛的书和杂志,因为一时带不走就都留在教会三楼的书架上,后来这些鸾坛的书和杂志,竟被白蚂蚁全部啃坏;所幸,有关天道的书及杂志,在二十多年前移民时,我都带到美国直到今天。


    本来我在十多年前,就想写信给您们,但觉得需要增加一些新的资料,我就想到苏鸣东先生,那时苏鸣东先生已由二盘转到三盘,并且也担任了三盘的副枢机道长,因此,我曾经寄了一封信给苏副枢机道长,向他索取天道的书,我也在电话中告诉他,我所拥有的天道的书籍和杂志,那时苏副枢机道长认为我已有那么多的书及杂志,已足够了!因此,就不送给我所缺的书及杂志。后来我也曾写了一封信给他,也没有下文,最后打听的结果,才知道他已搬离了高雄,所以就没有得到回音。而我也无法和您们一一连络,和您们直接恳谈。因此,就想找寻一位在天道中比较有影向力的人,想先带领他信主,再借着他来影向您们。我就想到了长荣的张荣发董事长。


    今年四月底,我又回高雄,大约有三个月的时间,我在教会当代理牧师。有一天,我和会友偶然从高雄苓雅四路经过,看到长荣公司的招牌,因此,我就写了一封长信给张荣发董事长,想把我对天道的认识,以及所知有关天道的缺失告诉他,希望他能再走一段信仰的路,来接受耶稣基督的救赎,并获得真正的永生!但很可惜的,不知道为什么原因,竟没有下文!


    或许您们会好奇的想知道,为什么我要做这些事?那是因为我在神学院读书时,我的老师曾告诉我们:「在人走到上帝面前的道路上,有很多的绊脚石,这些绊脚石若不拿走,人就很难来到上帝的面前!」那时我心中有一个感动,就向上帝许愿说:「主啊,我来做!」后来当我安静思想这事时,我发现这是一个很困难的工作!但因为我已发了愿,不能收回,我就求上帝加给我智慧,让我能勉力的完成!在这四十年中,我也看到上帝在不断的施恩,使我能不断的认识很多的异教。相信从我对天道的认识中。您们也可看到上帝对我的带领。


    在我对天道的研究与感受中,发现天道的道亲们会相信天道,这是出于耶和华上帝对您们的爱,让您们由原先的「不相信有一位上帝」,因为改信了天道,就变成「不但相信有一位上帝,也相信人类是祂所创造的。祂是人类的灵性父亲;也相信耶稣是圣人」。但因为你们受了一些假冒的神圣仙佛的误导,以致一直的停留在半路上;在天道的信仰上,你们也处在战战惊惊的信仰中。因此,我就决定把原先写给张荣发董事长的那封信,加以修改,并加上更多的材料,写成这封信印成书,使更多的天道信徒能直接研读,而相信真神。


    因此笔者希望藉此书和您们谈一谈:「天道是否真的是道真、理真,天命真的宗教﹖」有可能在您们的感受中,您们会觉得我在批评、论断您们的信仰!但在我内心的感受中,我真的是存着爱您们的心,想和您们一起来思想真信仰!虽然我在信中,为着使您们知道天道的信仰错失在那里,所以就很坦白的说出,我在这四十年对天道的研究中,所发现有关天道的信仰错失!如果您们觉得我所说的有不妥的地方,或是您们对我所写的信,觉得有什么不足的地方,或还想知道什么?请来信示知。我会在修正版中,尽可能的回答您们。我在美国的地址是:Rev. David Chen 2535 Coopers post Ln, Sugar Land, TX 77478 )


    虽然我们无法当面恳谈,但相信您们从我所写的书中,也可以发现我对天道的了解,应该已很深入。而您们也可以从这封信中知道,天道并不是真如一般天道各级导师所说的:是「道真、理真、天命真」的宗教!或许您们会觉得我做这种事很无聊,但我一直的相信,那是上帝的爱在激励我,因为有一句主耶稣所讲的话,常在我的思想中;这句话是这样﹕


    「我另外有羊,不是这圈里的。我必须领他们来,他们也要听我的声音,合成一群,归一个牧人了。」(约翰福音十16)


    主耶稣在这段经文中所说的「另外的羊」,就是包括着你们;而主耶稣来世,为世人预备救恩的道路,这救恩也是为你们预备的!上帝曾把带领您们信主的感动放我的心中,把这使命交给我,但我因为能力的不足,所以耽误了很多年;然而我很感谢主,让我今天还有机会做这种事。我今天写这封长信给您们,只是尽我的力量去做。可能您会觉得我很不自量力,确实的我的能力也只有这样!但我相信上帝的能力是无限的!祂自己会向您说话!虽然我的能力有限,但我也只能尽其在我,做我所受的感动!所以我就做了。我是因信而说这样的话。希望您能体谅我的不足,如果你觉得我信中所写的有错,敬请来信指正,我会重新思考;如果我说错了话,我会很快的更正!


    笔者写了这么长,噜嗦了一大堆,相信您们心中一定很想知道,这位牧师写这封信的目的是什么?我很坦白的告诉您们,我写这封信的目的有二﹕


第一,我很想带领您们和您们的家人信主耶稣,因为您们都是主所爱的;而且您们又都是有心、又有勇气在追求真理的人。其中有些人是我的亲人和朋友,我真的不忍让您们走向迷途,失去得救的机会!


第二、若可以,我想向您们索取一些我所缺少的天道二、三盘的书籍和杂志,使我能更认识您们的信仰!若您们肯割爱送给我,烦请寄来给我。或许你会觉得很疑惑,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那是有以下的几个原因:


第一 因为我觉得您们在信仰追求中,只走了一半路,我希望您们在追求信仰的道路上,能走完全程。在我的感受中,一贯道的出现,是上帝对华人的爱心与赐福。其目的是,要使有些原本「不信有上帝的人」,由「不接受上帝是创造者,是天父」的,借着「信仰天道」承认上帝是「宇宙万有的创造者」,使天道的信徒,「在信仰的路程上,向前走了一大半的路程」,只要能确知,「老中」并不是那位创造宇宙万有的上帝,并且知道所有天道的祖师实际上并没有金线(耶稣基督纔是真正的金线,因为祂本身就是上帝,为救赎世人而道成肉身,代人死在十字架上,成为人的赎价),更知道人的善行实际上无法使人得救(因为一般的宗教,只解决了人与人之间的纠葛),但耶稣基督的救赎,乃是在解决人和上帝之间的罪债。人只要肯接受耶稣基督的救赎,就可以轻易的成为基督徒而得真正的永生。但很遗憾的,因为笔者在美国这二十多年的期间中,在无法接触到多少天道信徒的环境中,一直忙于教会的工作,又因为专心于佛学的研究,又因天道的祖师还在争论中,因此没有专心去研究天道,所以就把带领您们信主的事延误了!现在我想试试看,若把天道信仰的缺点印成书,是不是可以接触到一些天道的信徒,看看这种的做法是不是可行!


第二、因为您们的决定会影响你们的亲友,若您们继续留在现在的位置上,就会延误很多人的得救;因为别人会误以为您们所信的是真实的。(很对不起﹕我这样率直的说法!)


第三、因为天道二盘及三盘之争﹐现在大略已告一段落。在我的认知中,每当有一位天道的新祖师出现,他为着使天道的信徒知道,他是拥有金线者,几乎都会把过去天道的根本信仰大量推翻。由于每个出来争祖位的人,都是有两把刷子的人,又有一大串上自「老中」,下到土地公的神圣仙佛在支持他,而且他们所强调的,又各个不同!因之,我自己也因此就停止研究天道多年,因为我不知道下一个祖师会是谁﹖因此,笔者只能等待!比如,从《九莲经》第一册至第三册,以及《九莲》杂志中,就会发现陈火国祖师就有了以下的更改与修正(比较大的事)﹕


    第一个修正:他推翻了「无字真经」(改「五字」为「十字」)。


第二个修正:他把宇宙分为六十四期,包括十二万九仟六百元,也就是一六七亿九仟六百十六万年。改成「一大元混沌」;他也推翻了由长生大帝南极仙翁降鸾「混沌七次」的说法(苏鸣东,《天道概论》「仙佛指示训」P.89.)。认为宇宙已经过六万四仟八百廿五元;以后五元人类退化;再以后十元,洪水复作;再以后廿六元,人灭;再以后一百廿四元,草木枯,天地无光;再以后一仟元,天地溺,水陆不分;再以后三千六百元地灭;再以后六万元,混沌气天粉粹。(《九莲》第四期,P.31.)。


第三个修正:他把原先「白阳三祖,二十八宿、十星护法」(《九莲圣经》第一卷P.7)的说法,改为「十八日月,以后为星,诸子不悟祖师出自十星之一」。这样的更改,是因为他原先说错了话,他会这样的更改,原来他自己竟是十星之一。(《九莲圣经》第二卷P.85-86;请看:高雄巿祖师堂养性堂所出的《道伞》P.282.陈火国祖师在过去曾和其他九个人结拜,他排行第十。这是早年陈火国在该庙当校正生时,自己亲校的书,P.363.)应是不假!若不修正原先的说法,他最多也只能当「十星护法」,不能成为「祖师」!


第四个修正:他主张「白阳期的祖师代代有师母」。但事实上路中一没有「师母」,她只是师姑。按天道的说法,当路中一自「路大姑」接回天命时,「路大姑」已没有天命!


第五个修正:他强调「地藏入狱而成佛」。事实上在佛教的佛理中,地藏菩萨不能成佛的。因为他曾发愿,要等到六道皆空纔成佛(注一)。过去是因为佛教的法师没有好好的读经,误解了《地藏菩萨本愿经》;而这本《地藏菩萨本愿经》也不是释迦牟尼所讲的经典,而且实叉难陀也没有翻译过这本经。它原是明朝时的华人法师所伪造的经典。这位法师不知道「佛有三不能」,其中之「一不能」,就是「佛不能尽众生界」。他也不知道「摩诃萨」就是「大」。而佛教的法师们竟然也随这位不知佛法的作者起舞,大家都在喊:「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其实,地藏菩萨从未讲过这句话。


第六个修正:「老子为道祖,中原化广成度轩辕,下传孔子;化燃灯授释尊」。但这种说法是错的,如果我们查考这些天道祖师的生平就会发现:按天道的说法,释迦牟尼实际上比孔子早得道,释迦牟尼和老子是同期得道。他们两人应是双运。在下文中笔者会详解。


第七个修正:以十二万九千六百元作天地一大劫。这是误解佛教的「一大劫」所作成的理论;或是参考佛教的「一大劫」所修正的理论。佛教的「一大劫」是:十二亿九千六百万年。这种修正排成的图,确实很壮观,但在实际上是无法解释各大劫都有「成住坏空」(虽然天道的轮回小,但也有「成住坏空」。而且每一大劫都是独立的,都有成住坏空,在每一「住中劫」时,理天都要大清仓,把所有的众生除了廿三位古老金仙外都差下凡间,为下一劫的人种。)但陈火国祖师竟把很多的大劫联合成一单位的作业,这是很反常的,这是无法配合每一大劫的「成住坏空」的。


第四、因为您们原是上帝所爱的,因为在您们每个人身中都有一个上帝看为宝贵的灵魂。您们的家人也是。我希望这封信若可能,也可转给您们的家人看。看看他们的意见。


第五、我们的生命都无常。我的妻子在六年多前突然发现有了乳癌。教会让我半休假,使我能专心照顾妻子。我因此比较有空研究其他的宗教,也把天道的信仰重新思考。因此我就决定写这封信给您们。很不幸的,我的妻子在五年多以前去世。四年前,我也检查出身上有肿瘤,也不知道自己会活多久,因为人生是无常的,因此,想把自己要做而未做的事,趁机做完。


第六、救人的事,乃是上帝的工作,我尽力而为,成就这事的﹐乃在于上帝自己。我不想因自己的不行,拦阻上帝将要在您们和亲友的身上,所要成就的工作。


第七、我在很多年前,曾向苏枢杻道长索取《九莲圣经》,但他不肯给我,(我已有《九莲圣经》第一卷、第二卷、第三卷)和《九莲杂志》(我已有2、3、4、7、9、10、11、15、18、22期)这些都是一位经理送给我的;我自己也找到一些有关三盘的书(我已有《天命》、《南屏仙踪》、《开泰真理》、《道统圣脉》、《千里访师记》、《天道的辩正与真理》以及一些三盘庙宇所出的鸾书,这些书都是我在过去向鸾坛索取的)。但那时苏枢杻道长认为:有这样书已足够了,不肯再送给我。但对于一个宗教比较的研究者来说,我希望有更完整的资料,不知道你们是否有近二十年中天道所出版的书,可以送给我吗﹖相信你们可以从我这封信中,看出我对天道的认识,应已很深入,但我一直没有出书(我所写的书很杂,大大小小,已写了一些,但都还放在抽屉中,我就是因为怕写错,出版了会误导人。)我至今只出版了一本书:《始祖鸟,进化史上最大的骗局》。今年又去印了《驳圣严法师「论佛教与基督教的同异」》。


第八、大约在二十年前左右,我曾前往福山,想去找韩雨霖道长谈谈天道的问题。但那天他很忙,只派了一位点传师来回应,我问了一些有关天道的问题,他都不会回答。我问他﹕「你是不愿回答,还是真的不知道﹖」他回说﹕「我真的不知道!」我只好离开。这二十多年中,我在休士顿也见过两位点传师(一位是别教会的信徒之岳母,另一位是一贯道道亲介绍来和我谈的),他们也都被我问到哑口。因此,我就想到您们,或许您们能回答。


    我先来介绍我自己,我是浸信会的牧师,曾在台湾当过浸信会联会的总干事,也曾在台湾牧养过两个教会,在美国牧养过一个教会,现在已退休五年多。我研究天道,前前后后,大略有四十年。我发现天道有一个很大的致命伤:就是要挂金线的问题。像每一个祖师一死,都会有很多人出来争祖位,就像人间在争当皇帝一样。争到大略可判定时,这个祖师又要死了。原先归在旧祖师名下的信徒,若不归顺在新祖师的名下(若新祖师早死,就必须重挂在师母名下的,如二盘的张天然祖师一死,就要重挂在孙师母的金线下,不重挂的,就被定罪,就如「师兄组」被二盘天道定罪一样),就会被定罪!


    按理,天道的祖师,若夫妻两人都是同领天命的人,祖师死,是不必再重挂金线的;若需要重挂金线,就表示原先的师母,本来就未同领天命,不应算是祖师;她就像古时的帝制一样;皇帝在,皇帝娘才是皇帝娘,皇帝死了,这位皇帝娘,就不再是皇帝娘;若他不甘被打入冷宫,就会像武则天一样,自己在支持她的大臣支持下而奋战,把反对她当皇帝的人全部除去,自己当上皇帝,也改了自己的名号,并接受百官和万民「吾主万岁」的跪拜。


    按天道的道理,祖师夫妻应是同领天命的,两人应是同为祖师。但很奇怪的是:堂男祖师死了,天道徒就必需再重挂金线在师母的名下;若是女祖师死了,男祖师不必重挂金线。这就表示,原先的「同领天命」的说法有错;因此才必须需要重挂在师母的金线下;也显示师母原先并不是祖师。也因此,师母若在夫死又当祖师,应算是新一代的祖师。


    这就和夫妻本来去银行同开户头的一样,夫死,最多去银行把丈夫的名去掉,妻子是不必重新开户头的;而原先的支票簿也可继续的持用,最多就把丈夫的名划掉就可以了。若支票簿用完了,下一次再申请支票簿时,就只印妻子的名字就可以了,而支票簿的号码也不必更换。若需要重新更换支示簿,就表示在原先的支票簿只属于丈夫的。按理,当丈夫死后,妻子是不能用自己的名再开丈夫的支票的;若能开,就显示这支票簿是属于两人所共有。


    因此,当张天然一死了,孙慧名应该还是祖师,则师兄祖是不必重挂金线的,只有新加入的人才要挂在孙慧明师母的金线下,却不能再挂在张天然的名下。因此,当张天然祖师死了,而孙慧明师母尚在,因此,师兄祖的坚持是对的,则孙慧明师母的强调要重挂金线,是错的;而天道的神圣仙佛们的随声附和,就显出这些神圣仙佛是假的。


    若天然死亡,天道的信徒需要重挂金线,就显示路中一和孙慧明并未同领天命,是前后各领天命。因此,路大姑应算为第十七代祖师;路中一应是第十八代祖师,张天然应是十九代祖师,孙慧明应是二十代祖师,若陈火国若真的是祖师,他应是第廿一代祖师。(这是按天道的说法,若按笔者的说法,应再扣除七个代的双运,因此,路大姑应算第十代;路中一应是第十一代祖师,张天然应是十二代祖师,孙慧明应是十三代祖师,若陈火国应是第十四代祖师。)


    若路大姑和孙慧明二人不算,则路中一应是十七代祖师,张天然应是十八代祖师,陈火国应是第十九代祖师。若笔者的说法没有错,则天道「后东方十八代」的历代道统皆错得太离谱了。这也显示:不只天道的祖师天命不真;也显示历代自「无生老中」到土地公,他们所降的那些鸾文也是假的;而那些降鸾的各级神圣仙佛以及「无生老中」都不真。若是这样,则天道的道统和金线,就完全崩溃了!


    如果按天道的作法,那些在历代中在更换金线时挂错金线的天道信徒,他们原本在理天享福的九玄七祖,就会因子孙挂错金线,或不肯重挂金线而全体下堕!因此一贯道的信徒一直是处在害怕中,一直的在重挂金线,就一直像是长不大的孩子;也一直生活在不安稳中。这几十年来,我经过陆陆续续的找寻和购买,我大略已拥有五百多本确定是天道的善书(大部份都是二十年前的),还有很多杂志。一贯道的书籍,比较重要的,我大略的都已看过,而且也都写下了纲要。


注一:若按《地藏菩萨本愿经》(事实上这是明朝佛教的法师为堵住道教的攻击,所编的伪经。按该经藏的发愿,地藏菩萨永远不会成佛。因为按《地藏菩萨本愿经》的说法,地藏菩萨永远不会成佛。因为佛有三不能,其中之一就是「不能尽众生界」。若是佛都不能尽众生界,地藏菩萨的愿也永远不能达成,怎能把地藏菩萨说成古佛?


    当我读完了这些天道的书籍后,我的感受是,如果读的人,只少量的读了几本,而且又没有受过「系统神学」的训练,可能会觉得这些天道的书,实在写得很好,会觉得天道真的是「道真、理真、天命真」的宗教。但在我个人的感受是,我所发现的天道,却是「道不真、理不真,天命不真」的宗教,每一件事情,都有很多种不同的说法,像人类是怎么来的,我就找到了以下的说法﹕


1.由金母和木公合炼婴<女宅>而成的。

2.由五老合炼而成的。

3.由五老加上「老中」合炼而成的。

4.由「老中」身上的一粒细胞,一化二,二化四,最后化成九六亿,再飘散落地而化成的。

<1>.九六﹕是指九十六亿。

<2>.九六﹕是指天九地六。

<3>.九六﹕是指阳九阴六。

<4>.九六﹕是指所有的生物。

<5>.所有的生命都是老中的原灵。

<6>.原先的东土已先有各种不同的动物,原灵只是人种。

<7>.初期的人类是「老中」的原灵,但动物是金母、木公炼婴<女宅>的余气所化成的。

<8>.早期的人类也有魔所化成的。

5.由「老中」带十八罗汉,十二观音在三山坡喝仙酒,让他们喝醉,再下池洗澡,老母乘机取去仙衣、仙鞋,差下东土结为夫妻,传下人种。但以上的说法,也只是「初元」时理天的人种说法而巳。以后的各元,应是由理天天众被释放出来,成为下元的人种。(笔者按:应是连天牢的天众,连被压阴山的众生也要放出来成为人种,否则天地轮不了几回就没有人种了。)


    请问天道的道亲,如果天道是「道真、理真」的宗教,人类是怎么来的问题,应是只有一个答案,怎会有那么多的答案。或许您会说﹕「从扶鸾和仙佛的借窍,我们确实可以看到,天道的鸾文明显的可以看出是神、圣、仙、佛所扶出,如果不是,则其鸾文怎会有『训中训』的妙文﹖又在各种班中,明显的常会看到有各种自称是仙佛的来借窍。从他们的回答、仙训,明显的可以看出,那绝对不是出于人。」


    其实,这些鸾文和借窍,也只能证明有「灵界」而已。这些灵界的灵体,常常假冒仙佛来降鸾、借窍。或许您会问﹕「我们怎能判知,这些「神圣仙佛」,只是灵界假冒的﹖」其实道理很简单,如果这些「神圣仙佛」都是真的,那么他们所降鸾的「训文」或「训中训」,一定会「合一」,不会显得那么杂乱。会显出杂乱,这就证明,这些灵体,不都是高级的灵。因之,他们所知有限,虽然也会降鸾,但所扶出的鸾训,也会扶错。相信您也听过「基础组」在多年前就曾发现过这事,因而产生「信仰危机」,他们也从此不再扶鸾。其实这种信仰危机,何止是基础组才有,可以说整个的天道和各处的鸾坛,都处在这种「信仰的危机」中。因此,现在的基础组决定只以天道的见解来解释过去的经典。


    但基础组的这种做法。也只是权宜之计,像更换祖师(含盖是否重新接线、新的三宝、如何点放点传师?是否应该再有新祖师等问题——,甚至怎样解释过去的经典,怎样去接受一贯道的历史、祖师要更换,或不更换的问题,都需要这些神圣仙佛的训文来指示。不能因为发现它不真,就只有停止扶鸾了事。正确的作法是,应该认真去判断何者为真,如果全不真,就应该丢弃那宗教。)的大事,有谁能判知﹖有谁能决定?像二盘的「不更换金线,可继续点放点传师的决定,又是谁主张的﹖还是要靠鸾训。请问天道的道亲﹕「在天道中,只有基础组才有这种「鸾训不真」的信仰危机吗﹖还是它是普遍性的存在于天道中﹖」事实上,按笔者的研究,它是普遍的存在于天道中的!


    从以下的事实,我们就会发现,所谓的神、圣、仙、佛,其实都是灵界的邪灵所假冒的,如果不相信,就请看以下的事实。比方﹕在没有人写《西游记》前,这世界跟本就从未出现过「孙悟空」;但《西游记》一出,不但有人会被孙悟空附身,会打猴拳;在鸾坛中,也有孙悟空降鸾写诗;在鸾坛的训文中,也变成由孙悟空在把守「南天门」。


    像在《封神榜》未写前,世界上也没有那些神仙,但《封神榜》一出,这些神仙也一一出现,不但会降鸾,也会借窍;像在释迦牟尼未出现前,这世上也是苦难满满,却从未听过观世音以及众多的菩萨,说过一经一偈;也未曾听过这些大乘的菩萨救过一人,做过一件好事,讲过一经一偈;甚至在释迦牟尼成佛后,到大乘佛经出现前,他们仍旧没有做过一件好事,讲过一经一偈。直到《大乘佛经》一出,这些菩萨就一窝蜂出现了。讲经的讲经,做好事的也都做了。为什么?那是因为在早期,世上还没有他们的名。因为他们只是灵界的演员,他们尚未拿到演出的剧本,所以无法出场演戏。


    像地藏菩萨,按佛经所记,他要等到众生度尽方成佛,因佛有三不能,其中之一就是「不能尽众生界」,意即地藏菩萨以后永远不能成佛,按佛经来说,这是他的慈悲与决心,(笔者按﹕地藏菩萨本愿经,其实际的作者是华人,是为堵住华人道教徒说佛教是不孝的宗教,因而由华人的法师伪造出来的一本经。从以下的事件可以知道:


1、如果自己不肯或不要成佛,别人是不能勉强的。就如有人虽有博士的实力,甚至高过很多,但如果他不愿有这学位,别人再怎么勉强也没有用。但如果他自己表示不肯拿博士学位,等到别人一称他是某某博士,他也就从此自称是某某博士,那就更说不过去了。地藏菩萨不能因为有人说他下地狱后就成了佛,他从此以后就真的成了古佛。而且在降鸾时,也都自称是古佛,那就太说不过去了。这就显出他以前所发的愿是「假愿」。


2、事实上他也只是假佛,因为按佛经的记载,在贤劫千佛说中的千佛,其成佛的时间都早已排定,是谁会成佛也早排定,怎么可能有插班生?而且照佛经的说法,在未来的四百八十四个大劫中,能成佛的,若不是定光佛过去的千子、八万大臣和过去的后妃及婇女,想在「贤大劫」成佛,连门都没有!也正因为人想成佛也都要靠关系;为这缘故,许多知道佛法的佛学大师,才会想到死后往生兜率天,去投靠弥勒菩萨,虽然明知按佛经的说法,当弥勒菩萨下生人间成佛时,他所讲的佛法,也都是「小乘佛法」,但他们却也肯与弥勒菩萨一起下生。目的是要和他拉上关系。以下是佛经在未来的四百四十八大劫中预定在娑婆世界(即我们的世界)成佛的人选:


贤劫,定光佛在转轮圣王时的千子成佛。

六十五个大劫,空过无佛

大名称劫,定光佛在转轮圣王时的八万大臣复学。

八十大劫,空过无佛。

星宿大劫,定光佛在转轮圣王时的八万大臣成佛。

三百大劫,空过无佛。

重清大劫,转轮圣王的后妃婇女八万四千成佛。(大

正十四。P.64上)


    再如弥勒菩萨,他是在释迦死后十二年才上兜率天内院的,(释迦牟尼是在几乎等于该小劫后半小劫时,在人寿100时成佛的。他在世活了80岁。按佛经的说法,在他死后12年,弥勒菩萨就要死亡上升兜率天,他要在那里住满「兜率天的四千年」。也就等于在人寿大约99岁上升兜率天的。因为「兜率天的一天」等于「地球的四百年」,也就是大约还要经过五亿七千六百万年,他才会下生人间而成佛,即:4,000 x 400 x 360 = 576,000,000年,等于娑婆世界的34.289796小劫。请天道的道亲算算看,34.29-10.5-20 = 3.79。这就显出:按佛经的说法,弥勒若想下生人间而成佛,他必须经过「住中劫」的十个半小劫,「坏中劫」的二十小劫,再进入「空中劫」大约第3.79小劫时下生。那时第四禅天以下,除了兜率天内院外,已全变空,弥勒要下生在那里?他又怎能在空无一物的世界中下生人间而成佛?因他无父母可生他,也无地可站!更无树可让他成佛;也无听众可听他说法。


    而且按佛经的记载:弥勒菩萨又铁定必定要下生在印度,生于婆罗门,其父亲名叫「须凡」,母亲名叫摩诃越题。而且还要等到印度东西长四十万里,南北卅二万里时他才会下生。(大正十四P.434.)。请天道的道亲想一想,我们所住地球的直径,现在也只有一万六千多公里,既使它会长大,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长到让印度东西长四十万里,南北长卅二万里?但因为先天道不了解佛经,认为弥勒菩萨已下生人间(若真的是这样,他在兜率天上,会因没有住满该天的四千年,应算是「夭折」的人)。弥勒菩萨既是夭寿者,他又怎能下生人间而成佛?


    从佛教的观念中知道,在三千大千世界中,共有1,000,000,000个兜率天,但从佛经中可以看到,在我们所住的三千大千世界中,因为地球只有一个「一生补处」,因此,在三千大千世界中每一天的「一生补处佛」都由弥勒菩萨占缺。因此,地藏菩萨就被称为「一生补处菩萨」。但因为有人乱写,因而从此鸾檀降鸾的「弥勒菩萨」,就都变成「弥勒古佛」,而掌白阳天盘的,也变成了「弥勒古佛」了。


    但若是从天道的观点来看,天道的一元就比佛教的一小劫小很多。佛教的一元是1,343,840,000年;它的一小劫是16,798,000年,而天道的一元,只有129,600年;则佛教的一大劫,就等于天道的10,369.135大劫。若按二盘天道的说法,若弥勒菩萨真要下生人间而成佛,还要再一万多大劫;若按三盘天道的说法,则我们的地球早已「地灭」,已进入混沌几千大劫了。


    在佛教徒和天道信徒的心目中,都以为这些菩萨或神圣仙佛都很慈悲。但实质上他们都不慈悲!不要以为陈牧师是在汅辱这些菩萨和神圣仙佛!天道的道亲,请您们想一想:如果这些菩萨真的是那么大慈大悲,他们早就该大慈大悲了,不要等到人家说他们大慈大悲,他们才大慈大悲起来,才开始救人;像佛教的菩萨,应是在释迦牟尼成佛之前就已存在。请问天道的道亲,按你们的了解:「在释迦牟尼未出现前,这些菩萨是否曾救过一人?吭过一声?」答案应是没有!再请问:「当释迦牟尼在世时,这些菩萨是否曾救过一人?吭过一声?」答案也是没有!再请问天道的道亲:「在释迦牟尼死后,在大乘佛经出现前,这些菩萨是否曾救过一人?吭过一声?」答案还是:没有!等到大乘佛经一出,说这些菩萨怎样大慈大悲,到那时这些佛菩萨才真正的大慈大悲起来!为什么?那是因为他们并不是真正的佛菩萨,他们只是灵界的演员,由于他们没有剧本,他们就不知道怎么演?所以在那时他们不能大慈大悲!等到他们知道要演什么的时候,他们就「大慈大悲」了!这才真正是「大迟」「大悲」的!


    像原先的神明,也只有「神、仙、佛」。但先天道和儒宗正教一出,由于他们都崇尚儒家,因此,降鸾的神明又多了「圣」字辈的,而儒宗正教和天道,也就出现了众多的「圣」字辈的师尊,鸾坛也纷纷出现了他们的鸾文。


    其实他们的本质和台湾过去所出现过的「水流尸」、「水流公」、「水流妈」、「石头公」、「大石公」、「大树公」、「盛公仔」、「林投姊」﹍﹍的本质是一样的。都是由邪灵伪冒的;他们的本质,只是邪灵界的演员而已。


    像关公的时代,根本就没有人留胡须的,打仗时也没有人拿关刀的,而五关的顺序也被罗贯中先生弄错了;由于罗贯中先生在写书前没有考据清楚,错写了关公。但很奇怪的,出现在鸾坛的关公,竟然都是照罗贯中先生所描述的那位错误的关公一样,表现成有胡须的,也表现是拿大关刀的,也说他「过五关斩六将」。


    像关公有没有当玉皇上帝的问题,也成了人间的闹剧,这个庙承认关公当了玉皇,下圣旨的就是关公;像有些庙说天公是老玉皇,下圣旨的就是玄穹高。大家都说关公是「忠义参天」,关公自己竟然也自吹他自己「忠义参天」。他怎会是「忠义参天」﹖像他在华阳道私放曹操,怎会是「忠」﹖他趁吕布兵败,想谋夺吕布手下的妻子,怎么「色」的人,怎会是「义」﹖比方有一天你因负债而成为「逃债的人」,这时有人就趁着你不能回家,就想「谋夺你的妻子」。像这样的人,怎会是义人?像他们兄弟「桃园三结义」,誓言「有福同享,有难同担」!像关公死后成为「王皇上帝」,而张飞死后也称「大帝」,但刘备呢﹖关公怎能说是「义」﹖请问天道的道亲﹕「这些所谓的『神圣仙佛』,都是『真正的神』吗﹖」


笔者再举四个与天道有关的重要的例子﹕


第一例子﹕谁是玉皇上帝﹖


    谁是玉皇上帝?大略在三十多年前,这问题首先是由台中的「圣贤堂」扶鸾中提出,因为在上元甲子时(也是在一百多年前时),大陆的「珥源鸾坛」早已扶出,玉皇上帝已更换(这本书就是《洞冥宝记》,这事是记在该书「卷十」第卅七回),但在台湾竟没有人知道。等到「圣贤堂」的善书一扶出。一时之间,台湾的鸾坛就引起了大地震!从此,在他们所扶出的善书中,大约有一半的鸾坛,下圣旨的「玉皇上帝」,仍旧是由十七代的老玉皇「玄穹高上帝」,盖印章也是「玄穹高上帝」;但也有大约一半的鸾坛,它的「玉皇上帝」却是「玄灵高上帝」,因此盖印章也是「玄灵高上帝」。


    而这些带圣旨下凡的,若不是「内相」,就是「外相」。不是「左相」,就是「右相」。按理,他们在天上都是最靠近玉皇上帝的人,像「玄穹高玉皇上帝」是白脸的,「玄灵高玉皇上帝」是红脸的,这些内相或外相,或是左相或右相,他们看了一百多年,怎会不知道他们是谁﹖用我们现在的比喻来说,就像行政院长怎会不知道现任的总统是陈水扁,还是李登辉。而总统府发出的公文,若有时是盖李登辉,有时是盖陈水扁。若真的是这样,这些下属机关会有什么反应﹖不只是会闹大笑话,连行政院长也会立刻被炒鱿鱼的。由此我们知道,天上的这些大神仙,竟比人类更糊涂、更颟顸的。


    请问天道的道亲﹕「如果这些仙佛真的是仙佛,他们会这样糊涂吗﹖会这么颟顸吗﹖」按理应是不会的,但事实上,他们确是那么糊涂!也那么颟顸!这就显出他们都是假冒的(这些鸾坛,有一部份是支持陈火国先生登上三祖祖师的庙宇)。


    苏枢杻道长鸣东先生在《天道概论》中曾这样说过﹕


    「《蟠桃宴记》一书系甲戌年从善四坛全一、抱一、定一、妙一、特一诸子,经由仙佛引导,游历天堂所记录之书;《洞冥宝记》系上述五子,由仙佛引领,游历地狱所记之书。甚为翔实,可代表有关天堂、地狱之见解。」(苏鸣东,《天道概论》P.110-111)


    但如果我们看《洞冥宝记》,就会看到玄穹高的确已退位,而玄灵高也确定已就位的记载。我把它抄出二段于下﹕


「原来是上皇为穹苍圣主,已历七千余年,今三会

收圆,三会龙华,三次封神,将要到期。事故繁冗

,上皇髦期倦勤,向老母上表辞位。老母准旨,下

议万仙,宜择贤良,登庸受禅。三教圣人,推举关

帝,众仙额首称庆,共同赞成,议定于二年后中元

之上元甲子元旦,作为登极之期。目前暂依尧老舜

摄之义,将来上皇退位,上升西天古佛,共任收圆

义务。」(《洞冥宝记》卷十,第卅七回,P.45)


「又奉老母懿旨,要赶办三次龙华收圆大会,事故

繁冗责成上皇。乃上皇以多年御宇,备极勤劳,兹

值此重大事件,万端待理,恐误事机,因向老母上

表辞职,蒙慈恩鉴其苦衷,俞允所请,立命三教圣

人会议,拟以关圣居摄,议定于甲子年元旦受禅登

。此事于前回中早经露明。当时诸生,以此事乃古

今绝大关键,旷代难逢,理应开一庆祝大会,以作

纪念﹍﹍」(《洞冥宝记》卷十,第卅八回,P.47)


    从下面二段话,也可明确的知道,按《洞冥宝记》的说法,玄穹高确实已经退位,玄灵高确实已经就位玉皇上帝。


「瑶池诏命,轸念勤劳,应予佛国长生,安享极乐

,特上尊号曰『苍穹十七太上圣主无上妙有玄尊』,

仍统治三教圣神﹍﹍上皇退政之暇,长悯我下界苍

生;告休之余,仍无忘尘寰赤子﹍﹍」(同上注。

P.50)


「老母慈命,升调上皇,召回西天,同享极乐。即

以我圣帝缵承大统,正位凌霄,特上尊号曰『苍穹

第十八圣主武哲天皇上帝』﹍﹍」(同上注。P.52)


    在《开泰真理》上p.7-10也曾详细记载了「老中」参与更换玉皇大帝的故事﹕


    「在于一百二十年前,第十七代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因功满道备,理合上证上清真境,自在无为。五教教尊奉老中诰命,召集群仙,荐举新任十八代玉皇上帝,以期日月重开新运,配合白阳普度,乃经五教尊暨群仙共议,如此最高职位,必先除十禁,不论各天高真上圣,有犯禁格者,不得奉荐为十八代玉皇上帝。


一、凡道根深重,清净无为者不举。

二、凡上古金仙,世人不知其根茎者不举。

三、凡三山五岳,抱元守一者不举。

四、凡维凭修炼,不按治法者不举。

五、凡制作圣人,享祀不忒者不举。

六、凡四府八部,赏善罚恶者不举。

七、凡西方极乐,色相皆空者不举。

八、凡天神地祇,不列忠孝者不举。

九、凡列忠孝,不受人间官职者不举。

十、凡救劫保民,功德不满亿万者不举。


于是儒道释耶回五教,同声而言曰﹕『惟此季世,

受禅十八代玉皇上帝,非通明首相关圣帝君,其余

不膺此重任。﹍﹍五教教尊乃奉诰命,经群仙选举

通明首相关圣帝为『十八代玉皇大天尊玄灵高上帝

』。通明首相虽再三推辞不敢受命,但诰命难违,乃

自甲子年元旦,受禅登九五之尊,至今有一百二十

年矣。于是承天应运,统掌诸天,地,管辖八部三

曹,抚緌万灵,择乃人间幽冥,是故现任之玉皇尊

号为『玉皇大天尊玄灵高上帝』。并举荐白阳天盘祖

师,弥勒古佛掌天盘一万八百年,道盘祖师万八圣

道代代均由火精古佛与水精古佛化身同掌道脉。火

精古佛乃无极大赤天宫火精古老屯真,凡其化身之

祖师其颜必赤,以为古佛之象征。水精古佛乃无极

大黑天宫水精古老仙真,于洪蒙未判已证无上古老

仙真,经亿千万劫,上证无上仙真,不坏真宗,自

洪蒙以致今日屡屡分身,下降人间,救劫救苦也,

泽及三天幽冥。』(《开泰真理》p.7-10)


    从以上的话,我们很清楚的看到,按照扶鸾的说法,玉皇大天尊是已经更换了,第十七代的玉皇上帝已退位,第十八代的玉皇,已就位一百多年以上,是先由五教的教主先立下十个不能当的条件,再从能担任的神圣仙佛中,选出通明首相来。这整个的过程,都是「老中」一手导演的。


待续……


2写给天道道亲的一封信一  佛学究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