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佛学研究 Christian Center for Buddhism Research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请使用Ctrl+D 收藏 佛学研究 吧

1圣严法师懂阿含经吗?

法师 研究员 3年前 (2018-06-28) 300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圣严法师懂阿含经吗?

陈义宪


    在佛教中,最让佛教徒觉得骄傲的,应该是佛经,因为佛经浩瀚,如果把它排在书架上,那真是醒目,就以《大正新修大藏经》为例,整整一百本,而且每一本的篇幅,几乎都有圣经的两倍长。特别的都是以文言文写成的,想把它读完的,并不容易,几乎连法师都没有几个人能把佛经看完。因此,能用几年专心看佛经的,大略都已是大师级的人。凡是阅过经的,都会在的传记上记着:「阅经几年」,若有人能阅经几遍的,那真是凤毛驎角了,也因此,有些法师,在看不完佛经,又没有时间静下来看,就只好求其次的,标榜他是「专弘净土」,或是「专弘法华」等。


    在佛教的法师中,圣严法师是很特别的一位法师。根据《建设人间净土的圣严法师》之著者陈慧剑先生的说法,圣严法师曾读过两部大藏经(注一)。他第一次阅藏,是在他两次闭关期间。他的第一次闭关是在美浓朝元寺,但因为在闭关前,他先在朝元寺「禁足」,所以在第一次闭关时,来参加他的闭关仪式的人寥寥无几(注二)但当他第二次闭关时,就惊动了佛教界前辈印顺法师,白圣长老,东初上人,以及同流道友。(注三)


    据据陈慧剑先生表示,圣严法师在闭关期间,曾选读了全部佛经中重要经论,包括般若、华严、涅盘、楞严、法华、大智度论——。其中尤以「阿含、般若」最为得力,凡是重要的经论都已作了一番浸礼。(注四)而且在日本的六年期间他遍读了《大正、卍字》两藏,在阅藏时,除了重复的经典略过,所有经论一概吸收化为自己的乳血。(注五)


    从上面的这段话中知道,圣严法师应是把阿含经读过了。从作者陈慧剑先生以下的两段话中,我们更可确定的,圣严法师不但知道阿含经的重要性,也明确的表示,圣严法师在读完「四阿含」后才写了这本《正信的佛教》。他说:


    「在关房里,他排定了功课,仍以拜忏为主,下午三时以后,以两小时来看经。但是『怎么看,先看那一部经』,却茫无头绪。他便决定由『阿含』入手。他排定了阅读阿含的程序──从『杂含、增一含、中含到长含』。每天以三个小时埋首于阿含,一边看一边作笔。其他时间仍旧拜忏、打坐。这位初步埋首于经藏的法师,非常欢喜打坐。」(注六)


    「正式写书.是从闭关后半年才算开始——圣严法师读完『四阿含』,写成《正信的佛教》,接着是埋首于『律藏』。」(注七)


从以上的话,我们不但知道,圣严法师在闭关半年中,他是专读「四阿含」,先由杂阿含,再读增一阿含,三读中阿含,最后才读长阿含,读完了这四阿含后,才开始写《正信的佛教》。而且在读四阿含时,还一边看一边作笔记。从上述的描写,显出圣严法师在写这本《正信的佛教》时,是有充分的准备。


  但如果我们打开圣严法师的《学佛正信》,或是《正信的佛教》,就会发现这两本书的内容,都很不阿含的,也就是它的内容处处都和;阿含经相反。为什么会这样?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他不相信释迦牟尼的说法;第二,他没有把阿含经读通。如果说是第一个可能,那他就不够资格当佛教的「僧宝」。因为「僧宝」是在维护并传扬释迦牟尼所传的「佛法」,如果他不相信释迦牟尼的所说的「佛法」,则「佛法」在圣严法师的眼中,就不「法宝」了,很自然的他也就不是「僧宝」了。


  正因着这缘故,如果我们发现他在《正信的佛教》或《学佛正信》中,写了很多的观点和《阿含经》的说法不一样,笔者就只能认为他没有仔细的研读《阿含经》,若真的是这样,他是否还可算是「僧宝」?


  从以下的事实中,笔者会举出一些圣严法师在上述二书中,不合《阿含经》内容的地方。因为《学佛正信》是圣严法师在一九九三年元月从《正信的佛教》修改而成的作品,所以笔者在本文中就根据这本《学佛正信》来讨论:


第一问题:太阳上有没有生物?


圣法师认为太阳上是没有生物的。他说:


「太阳上不可能有生物,但如没有太阳的话,地球上的生物也将无法生存。」(注八)


  圣严法师这段话说错了,虽然科学是这么说。但佛经并不是这样说的。佛经明记太阳上不但有花,有树,有鸟,有走兽,有部属,有浴池和花园。还有太阳天子的眷属和子孙,而且曰天子和其内眷属,是在其坐辇中敦伦的。在四阿含中至少记了三处,圣严法师怎能说太阳上不可能有生物。以下是释迦牟尼的话:


    「天子(即日天子)有无央数天在前导,快乐无极,前后导从御行。是故为御。日天子其城郭,以七宝作,七重壁,七重栏楯,七重交露,树木园观,浴池有青黄赤白莲花,中有种飞鸟,相和而鸣。日天子寿,天上五百。子孙子孙相袭代。」(注九)


    「日天宫殿,纵广正等五十一由旬,上下亦尔。七重墙壁,七重栏楯,多罗行树,亦有七重——及诸树林池沼园苑,其中皆生种种杂树,其树皆有种种叶,种种花,种种果,种种香,随风遍熏。复有种种诸鸟和鸣。——日宫殿中,阎浮檀金以为妙辇。舆高十六由旬,方八由旬,庄严殊胜。日天子身及其内眷属,在彼辇中,以天五欲功德,和合具足受乐欢喜。」(注十)


    「其彼光明日大宫殿,纵广五十一逾阇那,上下四方,周匝正等。七重墙壁,七重栏楯,七重多罗树,普皆围绕,杂色间错——彼等诸门,各有楼橹却敌台观,诸树林池沼园苑,其中悉生种种树,种种叶,种种华,及种种果,种种香熏,复有种种诸鸟鸣声——其彼日天大宫殿中,有阎浮檀妙辇出生,其辇上高十六由旬广八由旬。而彼辇中,其日天子及内眷属,入彼辇,以天五欲功德和合具足,受乐欢喜而行。诸比丘:其日天子,寿命岁数,满五百年,子孙相承皆于彼治。」(注十一)


第二个问题:超度亡灵有用吗?


圣严法师认为超度亡灵是有用的,他说:


    「不用说,佛教是相信超度作用的。不过,超度的功用,也有一定限度,超度只是一种次要的力量,而不是主要的力量。所以修善的主要时间是在各人的生前,若在死后,由活人超度死人,虽以修善的功德回向给死人,地藏经中说,死人也仅得到七分之一的利益,其余的六分,乃属活人所得。


    同时,正信的佛教,对于超度的方式,跟民间习俗的信仰,也颇有出入。所谓超度,乃是超生乐土而度苦趣的意思,是仗着家属亲友们为其修善业力量的感应,并不是僧尼诵经的本身有着超度的功能,乃是借着超度者的善业及诵经者的修持而起的感应。因此,正信的佛教,超度工作的主体不是僧尼,而是亡者的家属。——若于亡者死后,儿女家属以恳切虔敬之心,斋僧布施,作大善业,以其殷勤的孝心,也可感应亡者的超生,但此已经不如在亡者未死之前所作的受用大了。」(注十二)


但,但以下的话,是释迦牟尼的看法:


    「尔时,阿私罗天有子名伽弥尼,色像巍巍光耀炜晔。夜将向旦往诣佛所。稽首佛足,却往一面。阿私罗天子伽弥尼告曰:世尊,梵志自高事若干天,若众生命终者,彼能令自在往来善处生于天上。世尊为法主,唯愿世尊使众生命终得至善处,生于天中。』世尊告曰:『伽弥尼,我今问汝随所解答。伽弥尼于意云何?若村邑中或有男女懈不精进,而行恶法,成就不善业道,生不与取邪淫妄言乃至邪见。彼命终时,若众人来各叉手向称求索,作如是语:汝等男女懈不精进,而行恶法,成就十种不善业道,杀生不与取邪淫妄言,乃至邪见。汝等因此缘,此身命终必至善处乃生天上。』如是伽弥尼:『彼男女等,懈不精进而行恶法,成就十不善业道,生不与取邪淫言,乃至邪见。宁为众人各叉手称叹求。因此缘此身坏命终,得至善处生天上耶?』伽弥尼答曰:『不也,世尊。』世尊叹曰:『善哉,伽弥尼,所以者何?彼男女等,懈不精进而行恶法,成就十种不善业道,杀生不与取邪淫妄言乃至邪见,若为众人各叉手向称叹求索,因此,此身坏命终至善处乃生天上者,是处不然。


    伽弥尼:『犹去村不远,有深水渊,于彼有人以大石掷着水中,若众人各叉手向称求索。作如是语:愿石浮出!伽弥尼,于意云何?此大石宁为众人各叉手向称求索,因此缘此而当出耶?』弥尼答曰:不也,世尊。』如是伽弥尼:『彼男女等懈不精进,而行恶法,成就十种不善业道杀不与取邪淫言乃至邪见,若为众人各叉手向称求索,因此缘,此身命终得至善处生天上者,是处不然。所以者何?谓此十种不善业道,黑有黑报,自然趣下,必至恶处。伽弥尼于意云何?


    若村邑中或有男女,精进勤修而行妙法,成十善业道,离杀断杀,不与取邪淫妄言乃至离邪见,断邪见,得正见。彼命终时,若众人来各叉手向称叹求索,作如是语:汝男女等精进勤修而行妙法,成十善业道,离杀断杀,不不与取邪淫言,乃至离邪见断邪见,得正见,汝等因此缘,此身命终当至恶处,生地狱中。伽弥尼,于意云何?彼男女等,精进勤修而行妙法,成十善业道,离杀断杀,不与取邪淫言乃至离邪见断邪见,得正见,宁为众人叉手向称叹求索,因此缘,此身坏命终得至恶处,生地狱中耶?』


    伽弥尼答曰:『不也世尊。』世尊叹曰:『善哉伽弥尼,彼男女等,精进勤修而行妙法成十善业道,离杀断杀,不与取邪淫妄言乃至离见断邪见,得正见。若为众人各叉手向称叹求,因此缘,此身坏命终得生恶处,生地狱中者,是处不然。所以者何?伽弥尼,谓此十善业道白有白报。自然升上必至善处。伽弥尼,犹去村不远有深水渊,以彼有人以酥油瓶投水而破,滓瓦沈下,酥油浮上。如是伽弥尼,彼男女等,精进勤修而行妙法成十善道,离杀断杀,不与取邪淫妄言乃至离邪见断邪见,得正见。——』(注十三)


    从以上的话,可以看到释迦牟尼并不认为,在人死后超度对他有什么用。虽然圣严法师曾在其文中举出地藏经中曾说,若在人死后,由活人度死人,死人也仅得七分之一的利益,其余的六分乃属活人所得。(注十四)相信以圣严法师的佛学常识,他应知道,《地藏王本愿经》是一本由中国人所写的伪经。圣严法师举伪经来支持自己的观点,那是很不恰当的。更何况在同书第六七页,他又表示:「虽把功德回向给他人,自己的功德仍丝毫不损」相冲突。


第三问题:有想无想天寿命有多长?


圣严法师说:


    「佛经上所称的劫,如不标明中劫或小劫,通常是指大劫而言。在三界的众生,未了生死之前,最短的寿命短到即生即死,最长的寿命是修四空定的无色界众生。最长的有想无想天寿命长到八万四千大劫。他们的生命,相当于地球的八万四千次生灭的过程,所以在他们自以为已经是不生不死,其实,八万四千大劫终了,仍然要接受生死。在佛眼看来,八万四千大劫,也仅剎那之间的时光而已。唯有修持解脱道,空去了『我』,才入涅盘──不生不死的境界。」(注十五)


    圣严法师这段话又说错了,他会有这种说法,是忽略了按「佛理」的说法,天上的一天,并不等于地上的一天。按佛理的说法,天上的天人,其寿命还要乘上其寿命的十分之一,才是地上的年数。比方,以「有想无想天」的天人为例,他在天上活一天,就等于地上的八千四百大劫。因此「有想无想天」的天人,他们在天上的寿命是「八万四千大劫」,但若换算成地上的时间,恰是地上的:


84,000大劫 X 360 X 8,400大劫=254,016,000,000大劫大劫=206,956,700,800,000,000,000大劫


    这个数目比圣严法师所说的数目多了「12,096,000大劫」倍。为使读者确信上述的说法不虚,就请看以下的经文:


    「当今人间五十岁,为第一天上一日一夜,第一四天上寿五百岁,彼当人间九百万岁;佛法斋者,得生此天上。人间百岁为忉利天上一日一夜,忉利天寿千岁,当人间三千六百万岁。人间二百岁为盐天上一日一夜,盐天寿二千岁,当人间一亿五千二百万岁(*1)。人间四百岁为兜术天上一日一夜,兜术天寿四千岁,当人间六亿八百万岁(*2)。人间八百岁,为不骄乐天上一日一夜,不骄乐天寿八千岁,当人间二十三亿四千万岁(*3)。人间千六百万岁,为化应声天上一日一夜,化应声天寿万六千岁,当人间九十二亿一千六百万岁。」(注十六)


    从以上的几个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圣严法师,虽在现今的佛教中,被看为佛学的权威,但他对佛经并未真正的贯通,他对佛理还是不明。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在讲述年代时,常常会在那里拿捏不定之因。就以弥勒佛何时下生为例。他在《学佛正信》中认为「大约是在五十六亿年之后」(注十七);但在同书P.109又加注了(以千万为亿年计)。他这样的一加,就成为五亿六千万年了。在其另一著作《佛教人生与宗教》P.136.,又说是「五十七亿六百万年」(注十八)。从这些例子,很清楚的可以看到,在圣严法师的著作中,留了有很多「错误的小尾巴」可让人抓住的地方,如果他不赶快处理,修正旧作,他书写越多,所留下的「错误的小尾巴」就越来越多。


    在过去佛教的法师常会嘲笑基督教的牧师,认为基督教的牧师只能引用某某法师所说的话,无法直接引用佛经经文。但牧师们经过十多年的努力,以读圣经的态度去研读佛经,今日不只已能很熟练的处处引用佛经,而且在「佛理」上,也有很多人比法师更深入了。虽然法师们在「佛学」和「佛法」上,可以向佛教徒说得头头是道,但在「宗教比较」上,是要建基在「佛理」上的。佛教的法师们在这将近二千年中,轻看「佛理」,把早该讨论的问题,丢在墙脚,却单单以「念一声佛,胜读三藏十二部」来安抚佛教徒;也以「佛经浩瀚」和「文言文」来做为路障,使一些有心研究佛学的人知难而退;更以「佛学是结论后的研究,不是研究后的结论」为借口,来做为挡箭牌。但佛经的浩瀚,虽可以充场面摆摆样子,但也在无形中显出它的杂乱,也会成为法师研经的阻碍,更会成为佛学上的弱点。


    希望法师们知道,但那时代已过去了。在宗教比较上,人所问的不只是要问:「佛经怎么说?」大家更要问是:「佛经说得对吗?」希望法师们努力净化自己的大作,也努力净化佛经!能努力深研佛理!


注一:陈慧剑,《建设人间净土的圣严法师》P.36.法鼓山文教基金会,台北巿,1996.10.初版)。

注二:同上注。P.24.

注三:同上注。P.28.

注四: 同上注。P.30.

注五:同上注。P.36.若陈慧剑先生的话属实,则圣严法师在实际上也只读了一次大藏经而已。

注六:同上注。P.24.

注七:同上注。P26-27.

注八:《学佛正信》p.21.

注九:《大正新修大藏经》第一册P.359.

注十:同上注。P.359.

注十一:同上注。P.413-414.

注十二:《学佛正信》P.62-63.

注十三:大正一P.439-440.

注十四:《学佛正信》P.63.

注十五:《学佛正信》P.108.

注十六:大正一P.911-912.其*1其正确数字应为144,000,000岁;*2的正确数字应是576,000,000;*3的正确数字应是2,304,000,000岁。

注十七:《学佛正信》P.104.

注十八:圣严法师,《佛教人生与宗教》P.136.138.觉世旬刊社,三重巿,1963.5.1.初版.

1圣严法师懂阿含经吗? 佛学究竟





佛学研究 版权所有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